中篇言情小说﹕剪爱(3)

蓝狐
    人气: 7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14日讯】火车停在新竹站,我正想得出神,突然一个声音打断我的思绪:“喂!这是林北的座位啦!”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三个穿着制服的国中生。三个人上衣都拉了出来,胸口钮扣也没扣好,跟我讲话的那个还用很大的动作咀嚼著嘴里的口香糖,一脸的飞扬跋扈,活脱是阿诺国中时的模样。

我愣了一会儿,他歪著嘴,威胁著又说道:“看三小?再看就揍你!”

真是想不到,他竟连口头譂都和阿诺一模一样。我微微一笑,便起身让座,要是换成国中时的我,真不敢想像他会有什么下场。

那三个显然翘了课的国中生很快就对我失去兴趣,径自在车厢里旁若无人的大声交谈起来。我换了个仍是靠窗的座位,听到他们正值青春期的低沉嗓音,记忆中那遥远的国中时代更加鲜明起来。

╳╳╳

一般说来,在学校里打架是很严重的事,尤其是当场被逮到的话,通常最少会记支大过以示惩戒。然而那一次的事件却没有让我被记上第三支大过,现在回想起来,还真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认识小鸡鸡的隔天中午,我正要开始吃饭,扩音器里传出:‘三年三班蓝坡同学、三年十一班麦克基同学,请到训导处报到!’

我一听皱起了眉头:“马的,又有什么鸟事?”

阿龙说道:“大概是为了你昨天打架的事吧?蓝仔,你已经被记两支大过了,要是因为昨天的事又被记一支,恐怕……”

“啐!”我站起身:“退学吗?那又怎样?”说着把便当盒盖上,慢慢往训导处晃去。

才到门口,就听到教官的声音:“没得商量的,两个人一定最少要各记一支大过的,蓝坡记满三支大过,叫他回家吃自己的……”

我晃进门,直直走到训导主任面前,一旁的教官拄著拐杖,右边脸颊高高肿起,贴了一片纱布,瞪着我的眼神满是怨恨。这时门口又有人喊:“报告!”原来小鸡鸡也到了,他一走进来看到我,招了招手:“唷!蓝波兄,你也来啦?”

我点点头,他走到我旁边搭着我的肩膀笑道:“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们真是难兄难弟啊……”我用力拨开他的手:“妈的吟什么诗,娘娘腔的有够恶心。”

小鸡鸡随即转向训导主任:“请问,找我们来有什么事?”

训导主任还没回答,教官抢著道:“还有什么事?依照校规,打架要记大过的啦,叫你们来就是要记过的啦!”

“打架?”小鸡鸡看到教官脸上和脚上的惨状,噗嗤一声笑道:“报告教官,我跟蓝波是在切蹉武艺耶,哪里是在打架了?”

教官恨恨的道:“你不用再狡辩的,你们竟然还敢殴打教官,这笔账还要另外算的。”

“报告教官,这又是误会一场,”小鸡鸡振振有词:“我们专心在练跆拳,怎么料得到你在旁边呢?请教官下次千万要小心……”

教官只气得双眼发直,训导主任这时开口了:“嗯……俺看你们两个也不像有仇的样子,话虽如此,你们也不该在教官室里切蹉武艺,这样吧,两个人各记一支警告,下次不可以这样子了。”

我倒是有点意外,没想到这样就没事了,小鸡鸡笑道:“是是,下次我们会挑个没人的地方练功,记一支警告我们都没有意见,对吧?蓝波兄?”我点点头,训导主任一挥手:“好吧,你们可以回去吃饭了。”

一旁的教官急道:“等等,怎么能这样就算了?”训导主任摇摇头,一摊手表示无可奈何,教官眼睛一转,又道:“等等,那麦克基昨天在教室把九个人打伤的事呢?难道那也是在切蹉武艺吗?”

小鸡鸡嘻嘻一笑道:“不是不是,那是在打架。”教官得意的说道:“打架要记大过,这下你逃不掉了吧?”

“报告教官,”小鸡鸡道:“他们先动手的,而且九个打我一个耶!我要是不还手的话,你是要叫我去死喔?这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

教官还待再说,训导主任打断他道:“那是正当防卫没错,史教官你就别再说了。”

我们在教官忿忿不平的视线下走出训导处,出了门口对望一眼,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之下,彼此间的隔阂似乎也减少了许多。

我们一起回教室,一路上小鸡鸡都有话说。这小子真他妈的爱讲话,我心里想,不过还不讨人厌就是了。至少,我那时隐隐约约觉得,跟他聊天,比跟那群狐群狗党在一起时好像有意思的多。

不一会儿走到小鸡鸡的教室门口,我注意到他变安静了,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我看到了那个女孩。

不用想得太多,就知道她一定是阿诺说的那个每天给小鸡鸡送便当的九班美女,不是因为她手中捧着便当盒,而是因为,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有生以来第一次,我的脑海中浮现了‘美丽’这个形容词。

她并不是属于明艳照人的那种美,而是非常非常的清秀、脱俗。她的眼神看起来极温柔,整个人静静站在那儿,就构成一幅宁静优美、一尘不染的图画。只是,优美中似乎带着一些些寂寞,宁静中仿佛夹杂着一丝丝哀伤。

我发了好一会儿呆,立刻想起身为硬汉不能一直盯着女孩子看,于是转移了视线。

小鸡鸡走上前,女孩默默的把手中的便当盒递上,我注意到便当盒上还放着一张折起来的白色信纸。小鸡鸡伸手接了,走进教室在自己抽屉拿出一个空的便当盒交还给她,上面也有一张一模一样,折起来的白色信纸。

两人都没说话,交换了一个注视后,她转身下楼离开了。

小鸡鸡进教室前向我眨了眨眼:“蓝波兄,下午见了。”

这才想到,我还跟他约好了放学时在后门单挑。

╳╳╳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版权作品﹐请勿转载(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顿时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于当时围观的人极多,有数十名目击者指出,我确实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赚到。
  • 这篇小说原名为《小鸡鸡》,本来在很早之前就已发表,不过那时由于工作忙碌,只写了开头就停住了。
  • 近年流行的64开本“口袋书”因携带方便颇受欢迎。但近期不少家长反映:目前许多宣传色情、暴力内容的漫画书、言情小说都以“口袋书”面貌出现,中学生阅读不易被家长发现。
  • 针对言情小说变成色情小说,新学友连锁书局发行人廖苏西姿上午宣布今天起将该类言情小说全部下架,不再贩售。她表示,书局采购人员并不了解言情小说竟是如此内容,为了重视下一代正确观念,她认为书局并非一定得卖言情小说,决定干脆下架今后不再进书,相信其他连锁书局也会愿意采取同样做法。
  • 出版法废止后,小说分级出现管理盲点。中华民国出版品评议基金会(原图书评议委员会)上月抽查各连锁书店、一般书局公开陈列贩售的“言情小说”合计120本,发现其中约有110本内容充斥上述分耸动、露骨的性爱描述,逾九成言情小说实为“色情小说”。
  • 坊间言情小说文字煽情露骨,已成为色情小说,出版界表示,这是社会风气使然,新新人类性行为开放,而年轻人的眼睛可从网路看到直接、大尺度的感官刺激,罗曼史小说跟着时代脉动一路发展下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