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言情小说﹕剪爱(6)

蓝狐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15日讯】车过员林,下一站是斗六,再下一站,就是嘉义了。

我看了一眼身旁睡得皱起眉头的老爸,似乎因为车厢里过强的冷气在微微发抖,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他睡得极沉,并没发现。

老爸其实早已经将小鸡鸡当作自己的儿子看待了,因此在某层意义上来讲,我跟小鸡鸡就像是兄弟一样。

我看着老爸斑白的头发,想着想着就出了神。

╳╳╳

在学校里,自从我跟小鸡鸡混熟了之后,再也没什么人敢去找他的麻烦,每天中午,我都拿了便当,去十一班的教室跟他一边哈啦一边吃饭,也因此我差不多每天都会见到那个女孩。

“她叫小夏,”小鸡鸡说:“是我前一所国中的同班同学,没想到我转学后,她也转了过来。”

小鸡鸡跟小夏几乎从不交谈,但每天都会交换一封信,夹带在小夏每天送来的便当和小鸡鸡还给她的前一天的空便当盒上面,两人用的,似乎是同一种白色的信纸。

虽然小鸡鸡不曾跟我说起小夏的事,但他也从不避违在我面前读小夏的信和写回信。通当是在晚上他下工回顶楼的小房间后,趁我吃铁路便当时,他专心的读信,和回信。

他不说起,我自然也不问,唯一一次问起他关于信的事,是最初看到他用剪刀很小心翼翼的在写到一半的信纸上剪下一个小洞来时。

“你干什么?”看见他专心剪纸,我不禁问道。

“没什么,”小鸡鸡笑答:“常常不小心写了错字,不然就是不通顺的句子,直接划掉看起来很脏,所以我把它剪下来。”他说着,将剪下的纸片丢进书桌上一个蓝色夹子里,那夹子里似乎已有不少纸片。

我不禁失笑:“你有病啊?信纸破一个洞看起来不是更奇怪?不然的话,用立可白涂掉也行啊!”小鸡鸡摇摇头:“立可白那么贵,太浪费了。”

听他这么说,我也不好再问了,小鸡鸡一向很节俭,这我是知道的。可以确定的是,他写文章的功力一定不好,因为我几乎每天都看到他剪纸。

至于他们往来的信里写些什么内容,我自然不会去猜测过问,在我当时的观念里,只有娘娘腔的家伙才会去管这些三姑六婆的闲事。

老妈知道小鸡鸡独自辛苦生活的事,曾经提过要他搬到我们家来住,小鸡鸡却婉拒了,理由是,他想要靠自己。老爸欣赏他的志气,就吩咐老妈不要再提起。而我反正在家里也是闲着,于是仍然每天载他上下学。

跟班上那一票狐群狗党也比较疏远了,也许,我是渐渐明白了什么叫朋友吧。这样的日子过的倒也平静,直到有一天,小夏红着眼睛来找我。

那天小鸡鸡请病假没有到学校来,说是病假,其实是工地那边在赶一个工程,他为了比平时多一倍的薪水请了假跑去加班的。当然,这件事只有我知道。

中午我在自己教室吃便当,突然听见阿诺他们起了一阵骚动,抬头一看,原来小夏捧着便当,就站在门口,难怪这群家伙大惊小怪。

小夏向坐在窗户旁边一个女生说了些话,那女生是副班长,她犹豫了一下,转头向我喊道:“蓝……蓝坡同学,有人找你。”

不是我自夸,这可是第一次有女生到教室来找我,以前虽也常有人来三班指名要找蓝坡,不过都是来找我打架的,也难怪副班长不敢置信了。

我走到门口,小夏显然跟我一样不知所措,我们虽然天天见到面,却从不说半句话的。

“呃……蓝坡同学,”一会儿,她终于开口了:“请问……克基他怎么了?”

克基?我愣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那是小鸡鸡的名字,以前从没听过有人这么叫他,一时自然想不起来,我到这时才发现,他的名字跟姓分开念的话,其实也还蛮好听的。

正想得有趣,小夏眼见我发着呆不回答,似乎急了:“他……他是不是又转学了?”

“转学?”我奇道:“怎么可能?他只不过是去工……不不,是请了病假在家休息罢了。”差点说溜了嘴。

小夏听完,整个人放下了心似的吐了一口气,然后豆大的两颗眼泪突然流了下来。

看她就这么哭了起来,我可慌了手脚,要我一拳把人打哭这我倒是很拿手,但要我安慰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在哭的女生,那可真要了我的命。

一时不知怎么办,只好手忙脚乱的想找条手帕或面纸什么的给她擦眼泪,然而身为硬汉,哪会带那种东西在身上?

情急之间,看到身后那些狐群狗党都渐渐围拢了在看好戏,我脱口大吼:“看什么看?马上给我生一包面纸出来!”他们吓了一跳,连忙都在身上掏摸,说来挺丢脸,那么多人掏了半天,连包鬼影都没有。

就在这时,副班长悄悄递过来一条手帕,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正要拿给小夏,却见她也不哭了,反而已经破涕为笑。

女人真是奇怪,我在心里嘀咕著。

“那……他生什么病?严不严重?”小夏看来又有点担心的问。

“呃……是……是感冒,”我随口撒谎:“没什么大不了的,大概明天就可以来上课了吧。”

小夏放心了,笑道:“谢谢你,蓝坡同学,”她说着拿起便当盒上的信纸:“这封信,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交给他?”

开什么玩笑,我堂堂一个男子汉,要是真的帮女生转交情书,那声名可就毁于一旦了,更何况阿诺和阿龙他们都在后面看着呢!

“我不做这种事,你明天自己交给他吧。”我丢下这一句,不理会她脸上讶异的表情,就转过了身。

正准备走回去继续吃便当时,她在身后又小声说道:“蓝坡同学,你……你该不会真的……是在吃醋吧?”

吃醋?我唬一下弹回她面前:“你说什么?”

“没……没有,”她吓了一跳,嗫嚅著答道:“只是……学校里很多人都说……说你和克基两个人……是一对……”

一对?那是什么意思?我头脑一时转不过来,迟迟说不出话。

“如……如果……”小夏一咬牙,继续说着:“如果是真的,那也没关系,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不对,希望你能准许我和克基做普通朋友,我……我也会祝福你们的……”

哇拷!还祝福我咧?

小夏说完那些话,大概用完了所有的勇气,红著脸跑掉了。我呆在门口,几乎感觉得到自己额角上的青筋在跳动。

一转头,看见阿诺在那边窃笑,只觉一把无名火烧起来,立刻冲过去抓住他的衣领:“妈的,你笑什么?”

“没有没有,”看到我握紧了拳头,阿诺死命摇著头:“大仔,我没有在笑,真的没有……哇哇,不要扁我……”我怒不可抑,一记正拳挥出,总算知道不关他的事,这拳擦过阿诺的脸,打在他身后的墙壁上,发出碰一声大响。

“我操!”放开脚已经软掉的阿诺,我真的很火大:“你们这群家伙,一定早就知道学校里有这些流言,为什么不告诉我?”

那边全都不敢讲话,好一会儿,阿龙才说了:“蓝仔,不是我们不告诉你,你想想嘛,谁有那个胆子在你面前问你是不是同性恋?”

这话倒有几分道理,若非小夏是女生,很难保证她不会成为我泄怒的牺牲品。我稍稍平息了怒火,说道:“马的,不准在背后给我说一些五四三的,知不知道?”

众人连忙点头,阿龙又说:“蓝仔,你总得想个办法,不然只封住我们的口是没有用的。”我点点头:“真他妈的,说也奇怪,怎么会有这种莫名奇妙的流言传出来?”

阿龙说道:“我听到的说法是,那个麦克鸡块连九班那样的美女都不甩,却情愿每天跟你混在一起,你们两个人一定有问题……”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所有的谜底都解开了。难怪最近在学校里跟小鸡鸡走在路上时,总会觉得四周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们身上,原本还以为那是对校园英雄仰慕的表现,没想到竟然是……

下午放学,我骑了车立刻冲到工地去,小鸡鸡正用砖块在砌一面墙,听我说完事情经过,居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屁啊?”这小子果然又是一副漫不在乎的样子:“再不想想办法的话,老子以后不敢跟你走在一起了。”

小鸡鸡手里一面工作,一面仍是笑个不停:“有什么办法?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爱怎么说是他们的自由啊。”我道:“让小夏当你的女朋友,这些流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吗?”

他停下手里的工作,脸上表情难得正经起来:“不行。”我还待再问时,工头却走过来了,小鸡鸡在工作,不能多说,我只好先回家。

直到晚上下工,我载他回家,他一下摊在床上:“呼!累死我了。”

我把铁路便当放在桌上,瞪着他道:“喂!你真的不打算让小夏当你的女朋友?她那样每天送便当给你,应该是很喜欢你吧?”小鸡鸡撑起身子笑道:“你今天是怎样?男子汉大丈夫问这种婆婆妈妈的问题,不好看喔!”

“去你的,”我在他腿上捶了一拳:“要不是事关我的清白,我才懒得问咧!你倒底交不交这个女朋友?”

小鸡鸡摇摇头:“不行。”

我瞪着他:“为什么?难道……妈的,你真的有那种癖好?”小鸡鸡正要伸手拿便当,看到我脸上认真的表情,差点没从床上摔下来:“混蛋,我看起来像会对男人有兴趣吗?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对你毛手毛脚过没有?”

那倒是没有,如果有,只怕我们早已真的决斗了。

我并不是啰嗦的人,小鸡鸡不肯,我也就不再提起。谁知他吃了一会儿便当,突然抬头说道:“如果那种谣言真的让你受不了,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叫她不要再送便当、写信给我就好了。”

经他这么一说,这好像也是可行的办法,可是一想起中午小夏的样子,实在无论如何狠不下心要小鸡鸡这么做。

“算了,”我叹了口气:“都国三了,妈的,那些三姑六婆爱怎么说都随便他们,反正也快毕业了。”

小鸡鸡笑着点点头,我们吃完便当,他就扒在桌上开始写信给小夏。我推门离去时,他正从信纸上又剪下一小块来。

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我们两个终究还是无法一起毕业。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扩音器开始广播,我才发现已经到了台中,连忙起身离了座位,走出车厢在月台上四处张望,没多久就看到了老爸的身影在人群中。我向他挥挥手,他上了我这节车厢。
  •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等学校里的人差不多走光,便来到后门的自行车停车场,小鸡鸡正背对着我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三个穿着制服的国中生。三个人上衣都拉了出来,胸口钮扣也没扣好,跟我讲话的那个还用很大的动作咀嚼著嘴里的口香糖,一脸的飞扬跋扈,活脱是阿诺国中时的模样。
  • 我顿时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于当时围观的人极多,有数十名目击者指出,我确实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赚到。
  • 这篇小说原名为《小鸡鸡》,本来在很早之前就已发表,不过那时由于工作忙碌,只写了开头就停住了。
  • 近年流行的64开本“口袋书”因携带方便颇受欢迎。但近期不少家长反映:目前许多宣传色情、暴力内容的漫画书、言情小说都以“口袋书”面貌出现,中学生阅读不易被家长发现。
  • 针对言情小说变成色情小说,新学友连锁书局发行人廖苏西姿上午宣布今天起将该类言情小说全部下架,不再贩售。她表示,书局采购人员并不了解言情小说竟是如此内容,为了重视下一代正确观念,她认为书局并非一定得卖言情小说,决定干脆下架今后不再进书,相信其他连锁书局也会愿意采取同样做法。
  • 出版法废止后,小说分级出现管理盲点。中华民国出版品评议基金会(原图书评议委员会)上月抽查各连锁书店、一般书局公开陈列贩售的“言情小说”合计120本,发现其中约有110本内容充斥上述分耸动、露骨的性爱描述,逾九成言情小说实为“色情小说”。
  • 坊间言情小说文字煽情露骨,已成为色情小说,出版界表示,这是社会风气使然,新新人类性行为开放,而年轻人的眼睛可从网路看到直接、大尺度的感官刺激,罗曼史小说跟着时代脉动一路发展下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