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言情小说﹕剪爱(8)

蓝狐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16日讯】想着往事出了神,我凭著直觉,很慢很慢的骑着车,不知不觉间,目的地也已经到了。我停好车,望着眼前那座白色拱形大门上面的字发了一会儿呆,才举步往里面走去。

嘉义县第七公墓,小鸡鸡长眠的地方。

今天,是他去世十周年的忌日。

XXX

走进墓园里,一列列洁白的十字架排得非常整齐,这座墓园是有人管理的,草皮非常干净。还有,它离我们家非常近,当初老爸选了这个地方安葬小鸡鸡,说是方便来扫墓。

当年的葬礼还历历在目,参加的人不多,也没有电子花车的五子哭墓来参一脚,但却有一种像天要塌下来般的阴沉沉压在人的胸口。

还好,悲伤是会随着时间被淡忘的,否则人生漫漫数十年,要怎么过?

我在十字架间穿梭,小鸡鸡睡在最里面,一个安静的角落。

还没到达,就看到他的墓前站了一个人,她的长发在风中飞扬,我迟疑了,这里,除了我跟老爸老妈会来,从来没有别人来过的。

再走近些,我认出了那张侧脸,是小夏。她静静站在那儿,就像今早才出现在我回忆中的那幅优美的图画,宁静的气氛之中,似乎多了更多的哀伤。

她也惊觉到我的接近,眯起眼睛看了我一会儿,脸上现出惊讶的表情:“蓝……蓝坡同学?”

“可不是吗?”我微笑着走近:“十年不见了。”

“天,”她上下打量着我:“你变好多,气质全不同了。”

“你倒是没什么变。”语毕,我们都笑了,然而这一笑之中,又都包含了许多说不出来的情绪。

“现在在做什么?”一阵沉默后,她开口问。

“在台北工作,”我答:“当丛书编辑。”

她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这不能怪她,要是十年前有人跟我说,我将来会跑去出版社做书,可能还会挨我的揍。

寒喧过后,她又回复成我来之前的姿势,定定的望着前方,不知是看着小鸡鸡墓前十字架上的名字,还是一望无际的远方。十年了,她仍是我印象中那个怯生生的女孩模样。

“你果然来了,”小夏幽幽的道:“我就知道一定会遇见你。毕竟,你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来,”我也学她望向前方:“倒是你,怎么现在才来?这些年都在忙些什么?”

“在国外,加拿大,”她缓缓说起,仿佛在自言自语:“当年出去后,就没再回来过。”

我点点头,十年前,小鸡鸡出葬时,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她。

小夏往前跨了一步,将手中的花放在十字架旁,我注意到那是向日葵。

“你没带花来?”她看了一眼我两手空空,只带了一个蓝色夹子,笑问:“这样不行喔,克基会很伤心的。”

“开什么玩笑,”我也笑了:“我要是真买了花来,他会吐血的,花并不适合我们两个人。”

日光这时在厚厚的云层后面探出头来,洒落在整座墓园上,数不清的十字架反射出一片纵横交错的白光,有些耀眼。

一阵沉默过后,小夏突然说道:“我要结婚了,今天,是来跟他道别的。”

我点点头,她在背包里拿出一叠纸,那些纸我再熟悉不过,是她跟小鸡鸡通信用的那种白色信纸。

“仔细想想,自己还真是傻,”她把信纸摊放在地上:“通了这么久的信,他从来不曾在信里说过喜欢我之类的话,连一次都没有。我想我一定是自作多情吧……”

她说这话时的眼底仍有着一抹哀愁。

“你呢?告诉过他吗?”我看着地上那叠信纸,上面依稀有一个个剪出来的破洞。

“当然了,”小夏红著脸:“我说不出口,只好写在信里告诉他,没想到这变成我们后来的主要沟通方式。”

“说也奇怪,”我指著那厚厚一大叠纸:“那么多信,他都写些什么呢?”

“那可多著了,”小夏微微一笑:“比方说他读过的书、他打工的事、学校里的事跟功课的事等等,有时候他也会写到你……”

“什么?”我瞪大了眼:“这小子在信里写我?他写了什么?”

“我找出来给你看看……”她说着在信纸中翻找片刻,笑吟吟的递了一张给我,我接过来一看,只见他在开头就写着:

【小夏:

你最近中午拿便当来给我时,有没有被我旁边那个家伙吓一跳呢?不要被他穷凶恶极的外表骗了,蓝波兄其实是好人一个,唯一的缺点就是,讲话稍嫌粗俗了点。不过嘛,托我的福,最近好像有些改善了的样子……】

这小子,我看得忍不住发笑,却又鼻头微酸。

【你说的那套《神雕侠侣》,我熬了好几天的夜,终于看完了,虽然等了十六年,男女主角还是重逢了,真有教人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其实,他们虽然分开了那么久,可是至少他们已经向彼此表白,那已经是一种幸福了,不是吗?】

接着是一小块被剪下来了的洞,然后信就结束了。

【今天先聊到这,工作累死人,我要去睡了。】

小夏掏出一盒火柴,想要点火烧信却又迟疑了。我有点明白,她是想借着烧掉这些信,来跟小鸡鸡道别,并且忘记自己心中的那段情愫吧?只是,这样做就真的能忘记吗?

我走上前,扬了扬手中的蓝色夹子:“把这些也一起烧了吧。”小夏奇道:“这是什么?”

“他从信纸上剪下来的纸片啊,都保存得好好的。”我说道。

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挑一样小鸡鸡的遗物,在他墓前烧了,希望他在天堂可以收得到,这就是我凭吊的方式。

“原来……”小夏笑道:“当初我看到信纸上的破洞,也问过他,他说是错别字,没想到竟还保存下来?”

“这小子真是怪胎。”我笑道。

“对啊,真是怪人一个……”小夏却没有笑。就在这时候,一张小纸片从我手中的夹子里掉了出来,轻飘飘的落在小鸡鸡的十字架上。

小夏将那张长方形纸片捡起,放在眼前一看。突然,她整个人呆住了,脸上现出惊讶的神情,那惊讶很快转成一种莫名的悸动,然后她的眼神逐渐变得很温柔,就像是十年前,她凝视着小鸡鸡时的那种温柔。

我凑过去一看,纸片上小鸡鸡笔划飞扬的字迹写着:

【我当然也很喜欢你】

小夏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把抢过我手里的蓝色夹子,将里面的纸片一张一张掏了出来:

【我喜欢你】

【我知道不该说出来,我喜欢你】

【我这样的人,怎么值得你喜欢?】

【我喜欢你。】

【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很喜欢你,可是不能告诉你……】

【当我知道你也转到这所学校来时,真的很高兴】

【其实我也喜欢你】

“为什么……”小夏喃諵自语着,一张一张看过去,她的眼角逐渐湿润了。

我想,小夏猜不到为什么,因为她并不知道小鸡鸡的身世和那些流氓的事,大概,她也不十分了解他不愿给别人带来麻烦的个性。

【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知道自己喜欢你了】

【我现在好想你】

【跟你成为同班同学,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我喜欢你】

【我真的很喜欢你】

【但愿有一天,我可以坦诚的这么告诉你,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PS:其实我也很喜欢你】………………

纸片非常多,小夏看着看着,倚在小鸡鸡的十字架旁,哭了。

我回想起那个顶楼加盖的小房间里,小鸡鸡专注剪纸的身影,原来他每每从信纸上剪下的既不是错别字,也不是不通顺的句子,而是他对小夏不能说、不敢说,却又忍不住想说的爱。

那些信纸和纸片,终究没有烧掉。

~全文完~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出了车站搭上计程车直奔家里,路上,我发现老爸不停咳嗽,看来是火车上的冷气太强,他着凉了,到了家里,老爸还是坚持不肯躺下来休息。
  • 我看了一眼身旁睡得皱起眉头的老爸,似乎因为车厢里过强的冷气在微微发抖,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他睡得极沉,并没发现。
  • 扩音器开始广播,我才发现已经到了台中,连忙起身离了座位,走出车厢在月台上四处张望,没多久就看到了老爸的身影在人群中。我向他挥挥手,他上了我这节车厢。
  •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等学校里的人差不多走光,便来到后门的自行车停车场,小鸡鸡正背对着我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三个穿着制服的国中生。三个人上衣都拉了出来,胸口钮扣也没扣好,跟我讲话的那个还用很大的动作咀嚼著嘴里的口香糖,一脸的飞扬跋扈,活脱是阿诺国中时的模样。
  • 我顿时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于当时围观的人极多,有数十名目击者指出,我确实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赚到。
  • 这篇小说原名为《小鸡鸡》,本来在很早之前就已发表,不过那时由于工作忙碌,只写了开头就停住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