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1)

弱水三千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19日讯】“小宁,你们学校到了耶。”妈慈爱地摸摸我的头。

我望向车窗外,这是一条小小的街道,街道的两边是各式各样的商店,有自助餐、面包店、简餐店、照相馆、影印店、便利商店、杂货铺、药房…..这是一条为了学生而存在的街道。

车子驶近街底,我见到了雄伟的校门,心里涌起一股很不安的感觉。未来,我要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待四年呢!

太多的未知,让我不由得感到些许恐惧。从今以后,我不能再赖在家里,衣食都让父母来打点了,好多事,都要靠自己来承担。

“乖女儿,祝你今天玩得愉快。”爸从驾驶座回过头来说。

“还是…还是算了吧,反正迎新活动也不是非去不可的,还是回家好了。”我实在很害怕一个人待在那种场合中。

“说什么傻话,都特地从新竹上来了,当然要去啊!”妈阻止我的无理取闹:“先认识认识新同学,开学以后才比较容易进入状况。”

我嘟起嘴不说话,也不下车。

“乖,赶快去吧,不然要迟到了哟!”妈把我推向车外:“别担心,时间到了我们就来接你。”

我无奈地下了车,挥挥手向爸妈说再见,眼泪竟然就在眼眶里打转儿了,我想我是个长不大的小孩。

叹了一口气,我心想可惜清华、交大没有什么适合我念的科系,不然我真想留在新竹,我不喜欢要去适应新环境的那种感觉。

我整整衣衫,做了个深呼吸,但心跳仍然越来越急促,我觉得好紧张好紧张。我从来不是个擅于交际的人,可是待会儿我就要去面对一大群陌生人了!

学校在山脚下,所以空气比市区清新得多,远山绿树环绕着校园,风景如画,偶尔,还能见到不知名的小鸟儿飞过。想到这学校还是有优点的,我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微笑。

正是开学的前一周,学校里已经热闹了起来,大家的脸上都焕发着年轻的光彩,看来热切又积极,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慢慢地散步著到了约定好的总图阶梯前,看到男男女女一大群人在那里,我慑儒著不敢上前询问,双手搓啊搓的,不知如何是好。

“请问你是企管系的新生吗?”一个个子小小,有着灿烂阳光笑容的男生,主动走近问我。

“是的。”紧张之余,我没忘补上一句:“学长好!”

“学妹乖。”小个子男生…噢,不,是小个子学长亲切地笑笑:“学妹是哪里人?”

“新竹。”

“新竹的新生在那一区。”他指指总图右边的空地:“来,我带你过去。”

小个子学长带我到了那儿,把我交给一位学姐。

“这里都是新竹上来的同学喔,不要紧张,介绍一下自己,和大家聊聊啊。”学姐露出亲切的微笑。

十几对眼睛直瞪着我看,我小声地问学姐:“要介绍些什么?”

学姐噗嗤一笑:“学妹你还真可爱,要介绍什么都行呀,你可以告诉大家你的名字,之前就读的学校,兴趣嗜好甚至星座血型什么的。”

“噢。”我点了点头:“我叫简若宁,竹女毕业的,我喜欢看看书听听音乐,呃…还有跟我家的小狗说话。”

新同学们哄笑了起来。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嘛!我就是宁愿对我家的小喜自言自语,也不想和你们多废话!

“还有呢?”学姐显然嫌我讲得不够。

“还有…我是处女座A型的。”

“哇赛,不会吧,处女座A型,全世界最龟毛的组合!”一个讨厌的声音无礼地冒了出来。

“林平伟…呃,你叫林平伟没错吧?”学姐说话了:“怎么这样说人家咧?酱很没礼貌喔!”

我打量著这个叫林平伟的人,长得蛮高大的,T恤牛仔裤,外加一顶鸭舌帽,大概是刚下成功岭,所以才要戴帽子遮丑。

我很不满地看着他,如同学姐说的,真是个没礼貌的人,那我也不需要给他什么好脸色看了。

“本来就是咩,处女座A型是天下第一龟毛的,大家都知道啊。”他还说!而且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

“那你又是什么星座的?”我气鼓鼓地问。

“我是崇尚博爱、爱好自由、充满创意的水瓶座。”他还真敢讲!

旁边的几个女生咯咯地笑了起来,似乎对这个林平伟很感兴趣的样子。

对啦,撇开他那张讨厌的嘴巴不说,他算是长得蛮帅的啦,可是这么讨人厌,帅又有个屁用!

“既然如此,反正我们也不合,我就用不着跟你废话这么多了!”我不客气地回应着。

林平伟有点讶异,好像不能理解为何我会这么不高兴。他看着我,好像看着一个从外星球来的生物,然后欲言又止,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好了好了,”学姐怕他又说些什么惹恼我的话,赶紧出来打圆场:“现在开始分成几个小组,各自带开好好聊一聊吧。”

新同学们你看我我看你的,不晓得要怎么个分法。

“你叫若宁对吗?”一个梳着一头整齐的短发,很有古典美的女孩子走到我身边:“我叫苏琳,也是竹女毕业的喔。”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有时很难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叫苏琳的新同学,有着莫名的好感,我想,我应该会跟她成为好朋友吧。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想着往事出了神,我凭著直觉,很慢很慢的骑着车,不知不觉间,目的地也已经到了。我停好车,望着眼前那座白色拱形大门上面的字发了一会儿呆,才举步往里面走去。
  • 出了车站搭上计程车直奔家里,路上,我发现老爸不停咳嗽,看来是火车上的冷气太强,他着凉了,到了家里,老爸还是坚持不肯躺下来休息。
  • 我看了一眼身旁睡得皱起眉头的老爸,似乎因为车厢里过强的冷气在微微发抖,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他睡得极沉,并没发现。
  • 扩音器开始广播,我才发现已经到了台中,连忙起身离了座位,走出车厢在月台上四处张望,没多久就看到了老爸的身影在人群中。我向他挥挥手,他上了我这节车厢。
  • 天空中的微光使得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味道,走在略为积水的街道上,我跳跃着行走于水漥与水漥间,心情慢慢跟着愉悦了起来。
  •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等学校里的人差不多走光,便来到后门的自行车停车场,小鸡鸡正背对着我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三个穿着制服的国中生。三个人上衣都拉了出来,胸口钮扣也没扣好,跟我讲话的那个还用很大的动作咀嚼著嘴里的口香糖,一脸的飞扬跋扈,活脱是阿诺国中时的模样。
  • 我顿时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于当时围观的人极多,有数十名目击者指出,我确实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赚到。
  • 这篇小说原名为《小鸡鸡》,本来在很早之前就已发表,不过那时由于工作忙碌,只写了开头就停住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