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3)

弱水三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0日讯】世杰学长说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当然是没什么意见。我们沿着从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长廊走着,学长说:“这是”风雨走廊”,让大家上山下山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屏障。”

“噢。”真是贴心的设计。

大约走了十五分钟,终于看到山上的教室,我的腿也有点酸了。

“这边是文学院、法学院、外语学院、传播学院。”学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懒懒的,大概是还没睡饱。

“咦?那边有河堤公园!”我往山下望去,见到一大片的绿,沿着河堤建造成的长条型公园,有一些人在打棒球,有一些人在打篮球,还有些小朋友在滑直排轮。

“要过去看看吗?”

“好啊。”

学长带着我走上堤岸:“这边是长堤,情侣常来的地方。”

情侣呀…我浪漫地憧憬著,哪一天,我也有了心爱的另一半,会不会也像其他人一样一起来这里散步,而那个他,又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学妹,你在发什么呆呀?”学长双手在我眼前挥来挥去:“干嘛笑得这么恶心?”

我回过神来,看到学长的痞样,马上把我从美好的梦境中拉回现实。现在在我身边的,不是我的阿娜答,是我的痞子学长呀~~~

“嗟,你才恶心!”说来也奇怪,才不过一会儿功夫,我就敢跟他没大没小了。而学长也不介意,似乎这一切很理所当然。

我们在长堤边找了张石椅坐下歇歇脚。学长掏出一根烟,拿起打火机点燃,开始吞云吐雾了起来。

我用仿佛是看着外星人的怪异眼神看着学长。

“干嘛?”学长在我的注视下显得有点不安,放下烟问道。

“学长,吸烟有碍健康,你不知道吗?”我认真地看着他。

“哟…”他轻松一笑:“没想到才刚认识,学妹就这么关心我呀?”

“我是说…”我仍是一本正经:“你在我旁边吸烟,有碍我的健康啦!”

听完我的话,学长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我觉得他的笑声有一种狂放不羁的豪气,我很欣赏,不知不觉地露出微笑。

他用手揉揉我的头发,像大人对小孩那样,再将烟丢到地上,用脚踩熄。

“垃圾桶在那边。”我指指不远处。

“很严苛嘛。”学长哭笑不得地拾起了烟蒂,起身将它丢到垃圾桶。

沿着长堤,迎著温和的秋风,我们慢慢地走下山。

差不多也是集合的时候了,走回总图后,学长说:“待会儿有人送你回去吗?”

“嗯,爸妈会来接我。”

“那就好。”学长停顿了一会儿,想起什么似地掏出了纸笔,写了一些东西,然后递给我:“我宿舍的电话,有什么要帮忙的,就打电话来吧。”

“噢,谢谢。”看来我学长没有想像中那么差劲嘛。

远远地看到晋霖学长和苏琳走了过来,于是学长说:“好像没我的事了,不介意我先回去补眠吧?”

“不介意。”我笑笑。但心里又忍不住开始骂:睡睡睡,你是猪啊!

学长潇洒地摆摆手,走回山上的男生宿舍去了。

苏琳跑到我身边:“你学长去哪儿呀?”

“回去睡觉。”我没好气儿地说。

“别理他,他那个人就是这样。”晋霖学长笑着说。

集合以后,学长姐交待了一些注册当天要注意的事项,大家就做鸟兽散了。

“不如我请你们吃个饭再回去吧?”晋霖学长热心地说。

“不了,我爸妈应该已经在校门口等我了。”看看时间是差不多了。

“对啊,学长下次吧。”苏琳也说:“我们住得远,太晚回去不方便。”

于是晋霖学长也不再坚持,送我们到校门口,便也回宿舍去了。

“一起回去吧,反正顺路。”我对苏琳说。

“谢谢谢谢,感激不尽。”

坐上车,我向爸妈介绍了苏琳,然后我和她又吱吱喳喳地聊起来了。聊著聊着便发现,我和苏琳将住在同一间寝室呢!

忽然开始有点期盼快快开学了。

※※※※※

注册的前两天,我和苏琳相约一同搬进宿舍,先整理整理东西,也多认识认识环境。

刚搬进宿舍的时候,真觉得有点晴天霹雳,这宿舍有够破烂,墙上的漆有些斑驳掉落,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旧旧的,这时候我就特别想念我的粉红色小房间。

六个人住在一间寝室,实在是有点拥挤,可是高中的学姐说,住宿舍是一种难能可贵的体验,放弃了可惜,我也只好打消了自己在外面租房子的念头。再说,学校都安排同系的住在一起,有同学或学姐可以互相照料,也是一件挺好的事。

同寝室的除了我和苏琳,还有隔壁班的两个同学,和两个大二的学姐。我一向不容易和人混熟,所以对她们便客气而生份,但苏琳很快便博得大家的好感,成为寝室的中心人物了。

注册的前一天,我特地打电话给学长约了时间,希望他能带我去跑注册的流程。当然,要跟着苏琳和晋霖学长一起去也是可以啦,但这样我好像弃猫似的,有点可怜,还是有自己的专属学长…噢不,是直属学长,带着会比较好一点。

注册当天,我和苏琳在名为‘四维堂’的活动中心前等著自己的学长。到了约定的时间,只见晋霖学长喘嘘嘘地跑着来。

“抱歉抱歉,久等了!”晋霖学长边说边喘。

“我学长呢?”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咦?他还没来吗?”

晋霖学长露出比我还困惑的神情。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跟苏琳找了个阶梯角落的位子坐下来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说:“你知道吗?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学姐告诉我们总图前的阶梯叫"堕落阶"喔。”
  • 】“小宁,你们学校到了耶。”妈慈爱地摸摸我的头。
  • 想着往事出了神,我凭著直觉,很慢很慢的骑着车,不知不觉间,目的地也已经到了。我停好车,望着眼前那座白色拱形大门上面的字发了一会儿呆,才举步往里面走去。
  • 出了车站搭上计程车直奔家里,路上,我发现老爸不停咳嗽,看来是火车上的冷气太强,他着凉了,到了家里,老爸还是坚持不肯躺下来休息。
  • 我看了一眼身旁睡得皱起眉头的老爸,似乎因为车厢里过强的冷气在微微发抖,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他睡得极沉,并没发现。
  • 扩音器开始广播,我才发现已经到了台中,连忙起身离了座位,走出车厢在月台上四处张望,没多久就看到了老爸的身影在人群中。我向他挥挥手,他上了我这节车厢。
  • 天空中的微光使得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味道,走在略为积水的街道上,我跳跃着行走于水漥与水漥间,心情慢慢跟着愉悦了起来。
  •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等学校里的人差不多走光,便来到后门的自行车停车场,小鸡鸡正背对着我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三个穿着制服的国中生。三个人上衣都拉了出来,胸口钮扣也没扣好,跟我讲话的那个还用很大的动作咀嚼著嘴里的口香糖,一脸的飞扬跋扈,活脱是阿诺国中时的模样。
  • 我顿时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于当时围观的人极多,有数十名目击者指出,我确实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赚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