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4)

弱水三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0日讯】我等不下去了,掏出手机,找到学长寝室的电话号码,按了下去。

铃了半天都没有人接,我挂断电话,不死心地再拨了一次。

“喂~”是学长慵懒的嗓音。

“学长,我是若宁,你怎么还没过来?”我强压住不快,尽可能有礼貌地问。

“啊!啊!啊!”话筒的那端传来惨叫:“我睡过头了,对不起!”

呀…我真是忍无可忍!

“那你不用过来了,我跟着晋霖学长就行了。”我赌气地说。

“ㄟ,也对!”学长竟然如释重负似地:“有他带也是一样嘛,那我就继续睡啦!”

这家伙…我连再见也没说就把电话哔一声挂断。忍无可忍就毋需再忍啦!

“怎样?”苏琳和晋霖学长直盯着我。

“他说他要睡觉,看来你们只好收留我了。”我勉强挤出一丝苦笑。

“叫他不要每天弄到那么晚就是不听!”晋霖学长小声地碎碎念著,不过还是被我听到了。

“什么意思?”我好奇地问。

“嗯,他没跟你说吗?他晚上都在书店打工,打烊后还得负责打扫,每天弄得七晚八晚才回来的,所以他看起来永远都是睡眠不足的样子。”

“蛤~”我不解:“这样他还有时间念书吗?”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天才,”晋霖学长笑着:“他成绩虽然不好,不过倒是从来没被当过就是了。”

经晋霖学长这么一说,我比较不生气了,反而对我的学长增加了一些好奇心。

晋霖学长人真的很好,带着我和苏琳跑来跑去的,也不嫌烦,终于完成了闯关似的繁琐注册程续。

“今天真的该请你们吃饭啦,别再推辞啰。”

于是我们两个乖乖地跟着晋霖学长到学校附近很有名的一家餐厅吃饭。

点完菜后,晋霖学长说:“排球系队的学长们很喜欢来这里吃饭喔,因为便宜又大碗,等一下说不定会看到他们。”

果不其然,几分钟以后涌进一群人高马大,穿着运动服的学长,后面绣著BA﹝Business Administration﹞两个大字。

“嗨,学长,要不要过来一起坐?”晋霖学长对他们挥挥手招呼著。连晋霖学长都叫他们学长,那一定都是大三、大四的老骨头了。

“我不想和他们一起吃,那样好不自在。”我拉拉苏琳的衣角,悄声地说。

“没办法呀,我们总不能叫人家不要过来。换个角度想,能藉这个机会认识一下大三大四的学长也不错啊。”苏琳最大的本领,就是对任何事都能”善解”。

说着说着,那几个学长已经走近,一屁股坐下来了。

“阿霖,这几个是你学妹啊?生面孔,没见过。”一个壮得跟牛似的学长开口说话。

“今天才刚注册,当然还没见过啦。”

“那赶快自我介绍一下啊。”一个高高瘦瘦的学长撇撇嘴说道。

真是讨厌的家伙,我根本不想搭理。

“我叫苏琳,是甲班的。”苏琳见我不吭声,赶忙出来说话。

“这我直属学妹啦。”晋霖学长笑着说。

“不错嘛,蛮可爱的。”高瘦学长眼睛骨碌碌地转,再把眼光移向我:“那你咧?”

苏琳用手肘顶了我一下,示意我不要小孩子气。

“我叫简若宁,和苏琳同班。”我猜想我的脸色大概不会太好看。

“这个学妹的心情好像不太好喔。”一个有着黝黑健康肤色的学长故意取笑我。

“哪有。”

“你直属学长是谁?”我发现大家都很喜欢问这个问题,仿佛这是个拉近彼此关系的最佳途径。不过,或许对方真的只是好奇而已。

“徐世杰。”

也不知怎么,这三个字像魔咒一样,几个学长一听到这名字,忽然噤声,又随即哄堂大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我不解。

“没什么没什么…”高瘦学长止不住笑地说:“只是,像你这样个性的女孩子很适合当他的学妹,有同一个家族的感觉,哈哈哈…”

我虽然不是很懂他的意思,不过看他的表情不会是什么好事儿就是了,于是我气鼓鼓的,再不说话,只低头吃我的菜。

而且,更令我不能理解的是,他们看来并不喜欢我学长,我竟为此替他感到难过,老实说,我自己也并不喜欢他的,不是吗?

饭吃到一半,忽然听到那熟悉的声音。

“学妹你果然在这儿,我就知道阿霖会带你们两个来这里吃饭…哟,学长们也在,多拿点纸巾擦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

“徐世杰,你那张嘴还是一样讨人厌啊。”高瘦学长皮笑肉不笑地说。

“哪比得上学长呢…”世杰学长的视线转向我:“吃完到系图书室来,我有东西要拿给你。”

“噢。”

学长推门离去后,我便低下头猛扒饭,想早吃完早走人。

我拿起纸巾抹抹嘴,跟大家说声先行告退后,便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向系图书室。

跟那些系上的风云人物在一起,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在,反倒是待在我那不受好评的学长身边,我会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平静。

进了系图书室,有三两个系上的人在那儿翻阅书籍查资料。在角落,我看到学长正专注地看着一本破旧的书。

“你在看什么?”我走近他,悄声地问。

“鹿桥的”人子”,看过吗?”

“没有…不过鹿桥这个人好像在哪儿听过似的…”我歪著头思索著。

“是因为”未央歌”这本书吧?”学长莞尔一笑。

“对对对…”我不好意思地笑着:“你说要拿什么给我?”

“噢,那只是个救你的借口罢了。”

“救我?”

“嗯。只是一种感觉,觉得你好像并不喜欢待在那里。”

说我不讶异是骗人的,他才进餐厅不到一分钟,就读出了我的心意?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杰学长说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当然是没什么意见。我们沿着从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长廊走着,学长说:“这是"风雨走廊",让大家上山下山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屏障。”
  • 我跟苏琳找了个阶梯角落的位子坐下来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说:“你知道吗?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学姐告诉我们总图前的阶梯叫"堕落阶"喔。”
  • 】“小宁,你们学校到了耶。”妈慈爱地摸摸我的头。
  • 想着往事出了神,我凭著直觉,很慢很慢的骑着车,不知不觉间,目的地也已经到了。我停好车,望着眼前那座白色拱形大门上面的字发了一会儿呆,才举步往里面走去。
  • 出了车站搭上计程车直奔家里,路上,我发现老爸不停咳嗽,看来是火车上的冷气太强,他着凉了,到了家里,老爸还是坚持不肯躺下来休息。
  • 我看了一眼身旁睡得皱起眉头的老爸,似乎因为车厢里过强的冷气在微微发抖,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他睡得极沉,并没发现。
  • 扩音器开始广播,我才发现已经到了台中,连忙起身离了座位,走出车厢在月台上四处张望,没多久就看到了老爸的身影在人群中。我向他挥挥手,他上了我这节车厢。
  •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等学校里的人差不多走光,便来到后门的自行车停车场,小鸡鸡正背对着我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三个穿着制服的国中生。三个人上衣都拉了出来,胸口钮扣也没扣好,跟我讲话的那个还用很大的动作咀嚼著嘴里的口香糖,一脸的飞扬跋扈,活脱是阿诺国中时的模样。
  • 我顿时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于当时围观的人极多,有数十名目击者指出,我确实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赚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