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 学长(6)

弱水三千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4日讯】

这天,接到了学长的电话,说是要家聚。

“要”家俱”?你要什么家俱?”

“你这个白目的…”学长哭笑不得:“家族聚会啦,要和大三、大四的学长姐吃个饭。”

“喔…那个”家聚”啊,难怪总听到班上同学在说什么家俱家俱的,原来指的是这个。”

“算了算了,只怪我自己教导无方。星期五晚上六点半约在校门口警卫室,别忘了。”

“星期五晚上啊…可是人家想回家。”一个礼拜没回去了,好想家喔。

“那我就取消啰。”没想到学长连慰留都没慰留,就直接说要取消,反倒害我不知如何是好。

“真的可以吗?”

“可以啊,最多就是我被学姐骂到臭头而已。”

好家伙,是要我内疚就对了。

“好啦,那我礼拜六再回去好了。”

“这才乖,有人请吃饭还不好?”

“你们要请客啊?”

“我们家族的惯例是大一的不用出钱…”

“哇,好棒喔!”

“我话还没说完啦,等你当学姐以后就要慢慢吐回来了,知道吗?”

“果然天下没白吃的午餐。”我哎了一声。

“对了,我好像没告诉你,你还有个学伴。”

“真的吗?我还一直以为我们是单支的呢。”

“那是因为,因为…算了,一言难尽。总之,礼拜五你学伴那一家也会来就是了。”

“是谁是谁?甲班乙班?”真令人好奇。

“你们班的吧,叫林什么来着…”

“林…什么…来着…呃…”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脑筋飞快地转了转,班上姓林的据我所知大概有三个,两女一男。

“男生女生?”我问。

“男的。”

不会吧~~~上天真是捉弄人啊!

到了星期五晚上,我无精打彩地坐在镜子前梳头发。

“小宁子,你快迟到啰。”苏琳提醒我。

“我应该还没跟你说过我学伴是谁吧?”我斜靠着椅子,把手枕在头后面,懒懒地看着她。

“你有学伴啊?谁?”

“提示一:我们班的。”我故作神秘。

“喂,我们班有五十几个人耶,跟没提示一样。”

“提示二:姓林。范围缩小很多了吧。”

苏琳脸上唰过一抹红:“林平伟喔?”

“好棒好棒,给你拍拍手哟!”

“真好,哪像我都没学伴。”

“有什么好的,喜欢就送你啰。”

“谁说我喜欢他!”

这小鬼,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呵。

好不容易梳妆整齐到了约定的校门口警卫室,竟然没看到半个人,真是!@#$%^&

我坐在警卫室旁的阶梯上,双手托腮,两眼无神地等著那些没良心的学长姐。大约过了十分钟以后,我的学伴,林平伟先生,终于出现了。

“哇,你好早!”他笑嘻嘻地说。

“早个屁!已经快六点五十分了你知道吗?”反正又不能对学长姐生气,不如就拿他当炮灰吧。

“真的吗?我学姐跟我说是七点耶,我还以为我早到了呢。”

“蛤?你确定?”我眯起眼睛打量他,怀疑地问。

“很确定啊。”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的学长把我当白痴耍!我暗骂着。

林平伟也在阶梯上坐下,东张西望地寻找著学长姐的身影。

“怎么这么慢?”他说。

“就是呀。”

“哎呀,没办法,我们这些小辈的只有等的份儿。”

看到他可怜兮兮的表情,真令我忍俊不禁,忽然发现他其实也蛮有喜感的。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学姐是谁。”

“谢咏恩,听过吗?”

“没有。”我不太八卦,所以听过的学长姐很少。

就这样和林平伟聊著,又过了好一会儿。

“啊!我学长来了。”我指指不远处。

“啊!我学姐也来了。”林平伟指著另一个方向。

世杰学长和咏恩学姐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警卫室,但奇怪的是,他们见了面不但不说话打招呼,连正眼都没瞧过对方一眼。

“学弟,你们这么早?”咏恩学姐笑着对林平伟说。

“是啊,若宁比我到得更早咧,她说学长跟她讲六点半集合。”

“我是这样说的吗?”学长好像很讶异。

“是呀。”我嘟著嘴,一脸委屈。

“白痴。”学姐暗啐了一声,虽然骂得很小声,但还是被我听到了。

不久之后,大三大四的学长姐们陆陆续续地也到了,一行人就前往家聚的地点,斗牛士。

吃饭的时候学长姐们尽是讲一些无聊的话题。大三大四的学长姐一直热络地讨论著考研究所怎样怎样的。对我来说,那是八百年以后的事,我现在根本不关心。

除此之外,空气中弥漫着另一股尴尬异常的气氛,让我觉得好不自在。

世杰学长和咏恩学姐,从头到尾没有跟对方说过半句话。咏恩学姐只顾著和林平伟聊,偶尔也和我说个一两句。学长则是沉默得很,专心吃他的牛排。

啊~受不了了!好无聊的家聚。干脆想个理由先落跑算了。不过,想什么理由好咧?嗯…嗯…

正当我专心思索的时候,林平伟忽然对我使了个眼色说道:“若宁,学长姐说要喝果汁,你跟我一起过去拿好吗?”

怎么回事呀?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杰学长说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当然是没什么意见。我们沿着从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长廊走着,学长说:“这是"风雨走廊",让大家上山下山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屏障。”
  • 我跟苏琳找了个阶梯角落的位子坐下来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说:“你知道吗?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学姐告诉我们总图前的阶梯叫"堕落阶"喔。”
  • 】“小宁,你们学校到了耶。”妈慈爱地摸摸我的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