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 : 学长(5)

弱水三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4日讯】

“呃…”我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只好转移话题:“那你怎么会跑到餐厅来找我呢?”
“你今天挂我电话呀,”学长阁上书本:“早上放你鸽子你一定很不爽,来看看你息怒了没?”

“还没。”我故意说。

“那怎么办呢?”学长似乎有点无奈。

“看你的诚意。”

学长沉默了半晌,忽然说:“我知道了,跟我来吧!”

我虽丈二金钢摸不着头脑,仍乖乖地跟学长走出系图,一直到了学校侧门的机车停车场。学长牵出他的车,扔了一顶安全帽给我。

“去哪儿?”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坐上学长的摩托车,他往山上骑去。山上凉冽的空气,感觉起来冰冰的很舒服。

骑到一座寺前,学长把车停了下来。

“这里是樟山寺。”

“就是可以看夜景的那个樟山寺吗?”

“咦?你也知道?”

“我知道的可多了。”我淘气一笑,跑到石护栏旁,往山下看去:“哇!好漂亮喔。”

万家灯火,宛如繁星点点,妆点着这座大城。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学长对我会心一笑。

“嗯!”我对他微笑点点头。

“山上还有座指南宫你知道吗?”

“这个我更知道了!”我笑说:“因为供奉的是吕洞宾,所以情侣们不能一起去,不然会被拆散对不对?”

“不错嘛,果然很清楚,要去看看吗?”

“蛤?”不知为何,我没有办法爽快地答出一个“好”。

“开玩笑的啦。”学长若有所思地望向山下:“今天太晚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回去的路上,我们两个都很沉默,不似刚上山时嘻嘻哈哈笑闹的模样。

到了女生宿舍门口,学长想起什么似地教我在那儿等一下,然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只好傻愣愣地等著。

过了几分钟,学长跑了过来,递给我一罐热可可。

“你…是特别跑去买这个给我吗?”

“嗯。山上风大,看你好像有点冷的样子。”

接过那罐热可可,温热的触感从手掌传递到心里,觉得暖暖的,很舒服。

※※※※※

正式开始上课了,心里有点紧张,不知道大学教的东西难不难,也不晓得教授上课的方式我能不能适应。

开学第一堂课是会计。想当初我知道自己上了企管系,真的一点也不高兴,因为我的数学很烂,偏偏企管系又有一堆必修的会计、统计、微积分,真是让我担心得不得了,深怕一不小心就给二一了。

会计课是星期一早上八点十分开始上课,自从考完大学联考以后,我很久都没那么早起了,要不是苏琳叫我起床,我肯定爬不起来。

到了教室,已经密密麻麻坐了一大堆同学,见过的没见过的,大家面面相觑。

我跟苏琳到得晚,好像只剩第一排的位子可以坐了,第一堂课就得吃粉笔灰,真可怜。

忽然,有个人对我们挥手,叫我和苏琳到中间的位子去坐,我定神一看,不是那个讨厌的林平伟么?嗟!才不想跟他坐在一起。

苏琳却拉着我:“走啦走啦,有人帮我们占位子还不好啊?”

挤啊挤的,好不容易挤到中间去了,我问林平伟:“为什么那么好心帮我们占位子呀?”

“我是看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你们两个又一直还没出现,刚好我旁边没人坐,就顺便占了两个位子啦。”

“没想到你这么好心。”

“嘿嘿,不用太感谢我啦。”一副得意的样子。

“我看你是对我们家小琳子有兴趣吧?”我老实不客气地说。

“谁是小琳子?”林平伟一头雾水。

“若宁!”苏琳红了脸,扯扯我的衣角要我别说了。

“噢,是苏琳啊。”林平伟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那你是小宁子啰?”

“对啊,这是我们两个爱的昵称,你想把小琳子从我手中抢走,还早得很咧!”

“小琳子、小宁子,琳琳宁宁的很容易弄混耶,何不叫小苏子、小简子呢?”

“小梳子、小剪子?神经病,我才不要。”

我忽然发现今天苏琳的话异常地少,就只低着头,也不说话。

我再怎么神经大条,也可以大概猜出是怎么一回事。

下课了之后,我抱起厚重的原文书和苏琳一起走出教室。

“还好,老师讲的我大部分都还听得懂,你呢?”

“嗯,还能理解。”

林平伟在我们身后跟了上来,旁边还有另一个同学,据说叫王安学。

“一起去吃饭嘛。”林平伟说。

正想回绝,我又想起今天苏琳的反常,于是便很干脆地答应:“好啊,我家牛排,你请客。”

“哇咧…好啦好啦,就当是庆祝开学。”开学有什么好庆祝的,去!

吃饭的时候我认真地将林平伟打量了一次,很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苏琳为他倾倒。要不然,凭苏琳的条件和人缘,他就算想追她,也没那么容易咧!

不过感情这种事很难说,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又哪有什么道理可言呢?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天,接到了学长的电话,说是要家聚。
  • 世杰学长说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当然是没什么意见。我们沿着从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长廊走着,学长说:“这是"风雨走廊",让大家上山下山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屏障。”
  • 我跟苏琳找了个阶梯角落的位子坐下来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说:“你知道吗?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学姐告诉我们总图前的阶梯叫"堕落阶"喔。”
  • 】“小宁,你们学校到了耶。”妈慈爱地摸摸我的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