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7)

弱水三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4日讯】

我傻傻地跟在林平伟的身后,却见他快步地走出大门。

“不是要拿果汁吗?你跑出来干嘛?”我不解地问。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们的学长姐好像有仇一样。”

“是啊,是怪怪的。”

“这顿饭我吃不下去了。”没想到林平伟和我有同样的感觉。

“我也是!”我连忙附和。

“落跑吧!”

“呃…”虽然刚才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如果我们小大一都跑掉了,大三大四的学长姐又都自说自话,剩下那两个相敬如”冰”的世杰学长和咏恩学姐,好像稍微残忍了点。

林平伟察觉出我的犹豫,便说:“没关系的,他们要是坐不下去了也会自己走人,别担心那么多了。”

“嗯…”我是很想赶快逃离那种尴尬的场合,于是我点点头:“那好吧。不过,该怎么跟大家说呢?”

“交给我好了。”林平伟拍拍胸脯,要我信任他。

我们走到冷藏柜,抱了几瓶果汁回到坐位上。我的大四学长忽然说:“拿几瓶果汁拿那么久,怎么,这么快就开始自强活动啦?”他故意取笑我们,可是我觉得很难笑,眼光不经意地瞥了一下世杰学长,他的表情比刚才更冰冷了。

“我们是不确定你们想喝什么口味的嘛,讨论了半天,最后决定每种口味各拿一瓶回来。”林平伟镇定地回答:“对了,我们忘了告诉各位学长姐,若宁她今天要回新竹,所以等一下要回去收拾行李,不能待得太晚。那因为我要送她去车站,所以我也要先离开了。”

什么我们我们的,不知道的人说不定以为我和他很亲密咧。

“你要回新竹?”世杰学长露出困惑不解的眼神。

“ㄟ,临时决定的。”我避开了他的目光。

“怎么不先告诉我,我也可以送你回去啊。”

虽然我极度不愿意,可是我还是说了:“没关系,林平伟送我就好了。”

“噢…那就随便你了。”学长冷漠的语气让我想去撞墙。

出了斗牛士,我心里忽然觉得很难过,便对林平伟说:“好了,我要回去了。”

“时间还早啊,我们一起去逛逛吧。”无视于我的苦瓜脸,林平伟仍旧笑着询问。怎么?他是神经太大条还是根本没神经?

“不要。我要回去了。”

“可是我有话跟你说。”林平伟敛起笑容。

“要说就在这里说。”

“你…”林平伟没想到我如此固执:“你不想知道学长和学姐两个人是怎么一回事吗?”

“你知道?”我的眼神忽然发亮。

“想听的话就跟我走吧,看你心情也不很好,散散步吹吹风会舒服一点。”

好奇心战胜了我的执拗,我点了点头。

“不去远的地方,长堤上走走就好了,可以吧?”

“好。”

我们并肩慢慢走着,秋天的晚上,有些许寒意,我瑟缩地拉紧了外套。

“怎么?会冷吗?”林平伟温柔地问。

忽然想起同寝室学姐的告诫,她说最好别在男生面前说你冷,那意味着某种程度的暗示。

“不冷不冷。”我赶紧否认:“快告诉我学长和学姐的事。”

“其实,他们两个不和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同寝室的学长告诉我的。”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你知道吗?”林平伟看了我一眼:“他们以前是班对。”

“啊?”我的眼中写满惊讶之意。

林平伟停下脚步,注视着我:“你真的是因为想知道这件事所以才愿意跟我一起散散步,是吧?”

“废话,那还用说吗?”这家伙真会卖关子:“快啦,然后呢?”

“唉。”林平伟叹了一口气。

我注意到他眼里深沉的落寞,渐渐地了解到他叹息背后的真意,于是心里有些乱乱的,也不忍心再催他。

“这里坐一下吧。”林平伟找了张石椅,示意我坐下。停顿了一会儿,他说:“他们大一上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好像是因为迎新生活营分在同一组,又碰巧是学伴关系,两个人很谈得来,就越走越近,开学没多久就变成班对了。”

我忽然有种复杂难解的情绪,混著一丝丝的醋意,原因不明。

“迎新生活营啊,我没参加。”我淡淡地说。

“我知道呀。不过很好玩,你没来真可惜。”

“然后呢?”

“咏恩学姐因为很外向很活泼,人也漂亮,所以吸引了很多同学和学长。虽然很快就死会了,可是大家都觉得死会可以活标,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追求的攻势仍然排山倒海而来…”

听到这里,我竟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好像说书的…”

“真难得看你笑…”林平伟也笑了笑,继续说道:“可能是太多人把学姐捧在手心上了,比较起来,世杰学长对感情的态度就很含蓄保守,以致学姐认为学长对她不够好,就常常抱怨常常吵,两个人沟通不良,于是渐行渐远。后来,我学姐终于被一个大三学长追走了,听说是排球系队的。”

“喔?”难怪…

“虽然表面上也许看不出来,不过,据说你学长受到的打击很大,因为他真的很喜欢咏恩学姐。”

我沉默不语,仿佛为这件事受到打击的人是我。

“怎么啦?”林平伟关切地看着我。

“没事。”我挤出一丝笑容:“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学姐被追走吗?嗯…好像是暑假之前的事。”

“噢。”

“越来越冷了耶。”林平伟搓搓双手,试探地问:“我们去吃热豆花好不好?”

我看着他,他的笑容温暖而热切,不容我拒绝。

“好啊。”我轻轻地说。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呃…”我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只好转移话题:“那你怎么会跑到餐厅来找我呢?”
    “你今天挂我电话呀,”学长阁上书本:“早上放你鸽子你一定很不爽,来看看你息怒了没?”
  • 这天,接到了学长的电话,说是要家聚。
  • 世杰学长说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当然是没什么意见。我们沿着从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长廊走着,学长说:“这是"风雨走廊",让大家上山下山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屏障。”
  • 我跟苏琳找了个阶梯角落的位子坐下来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说:“你知道吗?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学姐告诉我们总图前的阶梯叫"堕落阶"喔。”
  • 】“小宁,你们学校到了耶。”妈慈爱地摸摸我的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