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10)

弱水三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6日讯】

学长离开后,我把报告放进透明套子里,然后坐下来继续看BBS的文章。

“喂,你在干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奇怪,怎么老有人问我在干嘛?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林平伟。自从上次那件事以后,我开始视他如毒蛇猛兽,一点都不想靠近。

“没干什么,看看文章..呃..你可不可以坐到那边去?”我指指很远的一个位子。

“为什么?”他一脸的不情愿。

“还问我为什么,离我远一点啦!”我不耐地。

“你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好脾气的他,似乎也被我的态度激怒了。

“对,我就是不可爱,怎样?”生气吧,不喜欢我最好。

“你知道吗?和苏琳比起来,她就像温驯的白兔,而你则是任性的猫女。”

“对啊,小白兔又温柔又可爱,你赶快去喜欢她,不要来烦我。”

“你对我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吗?”林平伟的表情看来似乎有些痛苦。

我不忍心再直接针对他,于是委婉地说:“对不起,你很好,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林平伟不能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谁?”

我摇摇头:“It’s personal,我不想说。”

“他的条件比我好吗?”一向自信满满的他,现在声音听来竟有些虚弱。

“不,客观来说,你的条件比他好。你比较帅,个性也比较开朗。”我诚实地说。

“那为什么…”他一脸的不解。

“话不是这么说。平心而论,你觉得我的条件比苏琳好吗?”

林平伟沉默不语,我想他懂了我的意思。

“我想跟你说,请你多去了解苏琳,越了解她你就越能体会她的可爱之处。你一定会喜欢她的。”

说出了这些真心话,我的心里舒服多了。

“我懂了。”他勉强笑笑:“再见。”

林平伟离开后,我呆坐在PC教室,一个人沉思了好久,等我回过神时,已经五点半了。

我突发奇想,想直接去总图找学长,也不过就那几层楼,应该不会很难找才对。

于是我到了总图,一层一层地寻找著学长的身影,终于在外文期刊区,我看到了他。

我正想走过去吓他一下,却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

那个正在和学长悄声说话的女生,不是咏恩学姐吗?

他们不是不和?不是不屑和对方说话吗?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心中充满了问号,目光再也不能离开他们两个,我就站在远处一直看着。

咏恩学姐看起来不像家聚那天那般盛气凌人,相反地,我发现她的眼角泛著泪光。

学长注视她的眼神,是如此关心而怜爱,我的心开始纠结痛苦不能自己,我这才了解刚才林平伟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们讲著讲著,学长伸出手来摸著咏恩学姐的发丝,极轻极温柔的动作,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我冲出图书馆,用跑的回寝室,关上门,喘嘘嘘地抚著胸口,心里真的觉得好痛。

我喜欢学长,不会错了。

放下手提袋,我忽然想起什么,手伸进袋子里翻啊翻的。

天啊,我的报告不见了,这意谓着我要花五、六个小时再打一次。

不得不承认今天的运气真背。

也没心情吃晚餐了,学长大概早忘了和我有约。我只好振作起精神,再走回PC教室找找,如果没有,就直接在那里再打一次好了。

我回到原本的位子上,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份报告,只好认命地坐下来再打一次。

PC教室里收听着ICRT的频道,此时正播放着温柔的情歌,听着听着我忍不住掉下眼泪来,幸好我坐在角落,大概不会有人看见。

“学妹,你是怎么啦?真搞不懂你。”

学长?我不敢相信他这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转头一看,真的是他!

“你怎么来啦?”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还说咧,不是约好六点在校门口吗?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学长伸出手,让我看他的手表,已经六点半了。

“我想你是不是玩BBS和人家聊天聊过头了,忘了和我有约呢。”

“才不是。”

“啊!该不会是我上次跟你说错了时间,所以你故意耍我吧!”

“我才没有。”

学长察觉我有些反常,定定地看着我,睁大了眼睛说:“你刚哭过吗?”

“哪有。”我转过身继续打报告。

“骗人,眼睛红成那样,还肿肿的。”

“真的肿肿的吗?”我一惊,赶紧从袋子里掏出镜子来看:“还好还好。”

只见学长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我,一副等着我解释的样子。

“因为报告掉了嘛…”我随口胡诌。

“这个?”学长递来一叠纸,我定神一看,那可不是我的报告吗?

“你在哪里捡到的?”我赶紧接过来。

“图书馆。”学长逼近了我:“你的报告怎么会掉在那里?”

妈呀,怎么会掉在图书馆,没有比那里更令我尴尬的地方了!

我转过身,用最快的速度关机,把报告塞进袋子里,然后起身边跑边嚷着:“学长掰掰!”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广末凉子?可爱是可爱,可是长得跟小孩子一样,我就这么没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吗?哼哼…

    啊,算了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苏琳已经原谅我了,而且现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你既然知道学长姐的事,刚才在斗牛士的门口怎么不早说?”我喝了一口热豆花的甜姜汤,然后问道。
  • 呃…”我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只好转移话题:“那你怎么会跑到餐厅来找我呢?”
    “你今天挂我电话呀,”学长阁上书本:“早上放你鸽子你一定很不爽,来看看你息怒了没?”
  • 这天,接到了学长的电话,说是要家聚。
  • 世杰学长说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当然是没什么意见。我们沿着从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长廊走着,学长说:“这是"风雨走廊",让大家上山下山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屏障。”
  • 我跟苏琳找了个阶梯角落的位子坐下来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说:“你知道吗?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学姐告诉我们总图前的阶梯叫"堕落阶"喔。”
  • 】“小宁,你们学校到了耶。”妈慈爱地摸摸我的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