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12)

弱水三千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6日讯】

“什么!为什么?和谁打架?有没有怎样?”我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呢?
“你先别急,听我说。”苏琳拍拍我的肩膀:“你知道皓皓学长吗?”

“知道啊,不就是咏恩学姐的…蛤!难道说…”

“真正的原因究竟是怎样,林平伟也不知道。他只说昨天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听到斜对面寝室一阵骚动,就好奇地跑出去看,结果就发现你学长和皓皓学长两个人在走廊上扭打成一团…”苏琳停顿了一下忽然说:“嗯,你还记得皓皓学长的样子吗?”

我歪著头想了想:“我有见过他吗?”

“有啊。你还记不记得注册那天我学长带我们去吃饭,遇见了几个排球队的学长?”

“记得呀。”

“有一个肤色黑黑的,看起来很健康很爽朗的,就是皓皓学长。”

“有这个人吗?”我嗤之以鼻。

“小宁子,你不要对他们心存偏见嘛。”

“那他为什么要打我学长?还抢他的女朋友!”我忿忿不平地说。

“现在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我们都不知道啊,你先别生气嘛。”

“那林平伟有没有说我学长被打得怎样?”

“皓皓学长虽然高大,但好在你学长也不瘦小,不算太吃亏,我想是两败俱伤吧。林平伟说你学长眼睛被打肿了,嘴角还渗血。”

“哇~那么严重!”

“你别担心啦,后来我学长骑车载他去看医生擦药了。”

“那就好…笨蛋!”我碎碎念著:“又不是小孩子,这么爱打架…”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一直胡思乱想着。脑中不断掠过咏恩学姐流泪的样子,还有学长轻抚她的发丝,再来就是他跟皓皓学长打架…

直到凌晨四、五点,我才蒙矇眬昽地睡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的喉咙好痛,额头也烫烫的。雪特!我一定是感冒了!

“小宁子,起床了!你忘了今天早上有微积分的课吗?”苏琳轻轻摇着我。

“现在几点啦?”

“八点半了喔。咦?你的声音怪怪的。”

“我感冒了,帮我请假。”

“好。你要吃什么?”

“去自助餐随便帮我选两个菜就好了,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的。”

“没问题。”

苏琳离开以后,我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好像听到了电话响,然后同寝的阿娟学姐开门出去,一会儿又关门进来。

“若宁,要不要先起来吃饭?然后再去看医生。”阿娟学姐轻轻把我摇醒。

“吃饭…小琳子还没回来…”我虚弱地说着。

“没关系,你学长帮你送便当来了。”

“学长?…..”我勉强起身:“在哪里?”

“他回去了。他说等你吃完饭,打他手机,他载你去看医生。”

“他怎么知道我感冒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阿娟学姐说:“不过,我没想到徐世杰会对学妹这么好,看他从来都不太理人的。”

阿娟学姐和世杰学长同班,不过没什么交情。

我爬下床吃饭,没想到学长帮我包了好大一个便当,里面至少有五、六样菜。我虽没什么胃口,不过一想到这是学长的一片好意,就一口一口地慢慢咽下去。

身体不舒服,心中的感觉又很复杂,我忽然觉得好脆弱,眼泪开始不听使唤地掉了下来。

吃完饭,我看看时间,已经下课了,便打苏琳的手机告诉她不用帮我带便当了。

“我知道呀,是我告诉你学长你感冒了。”苏琳在电话那头说着。

“蛤?”

“第二堂下课时间他跑到教室门口来找你,我就跟他说啰,他说他会帮你买午餐。”

“噢…好吧,那没事了,你去吃饭吧。”

“嗯。”

不知道有没有听错,我好像听到了林平伟的声音。算了,不管了…

我打给学长,他说他一会儿就到,到的时候会在宿舍门口打电话通知我。

我披上外衣,想直接去外面等他,却一路咳个不停。

大约两分钟以后,学长到了,见我在那里咳咳咳地,便责备地说:“不是叫你在里面等吗?跑出来干嘛?”

“对不起,我…咳咳咳…想直接出来等你,咳…”

“好了好了,不要说话,我带你去看医生。”

我发现学长的脸上果然有瘀血的伤痕,却又不敢提起这件事。

坐上学长的机车,令人有种怀念的感觉,回想起注册那天跟他一起骑车去樟山寺看夜景的情形。

看完医生,学长又送我回宿舍,回程的时候买了一些苹果,然后在宿舍门口交给我。

“多吃点水果,会恢复得快些。”学长交待着:“其它的不用我说了吧,你不是小孩子了。”

“嗯。”我顺从地点点头。

傍晚快六点的时候,学长又托阿娟学姐拿晚餐给我,这次是热汤面。

这回阿娟学姐用很暧昧的语气取笑我:“事情的发展越来越有趣啰。”

“什么呀,听不懂。”我故意装白痴。

晚上苏琳回来了,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

“好点了吗?”她说。

“应该有吧。你去哪里了?看起来好像很愉快。”

“下午不是没课吗?”苏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林平伟约我去故宫看画展。”

“哇,不错嘛!”我捏了她一把:“我在生病耶,你跑去玩!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对不起嘛!”苏琳一急,脸都涨红了:“我是想说你学长会照顾你…”

“开玩笑的啦,”看苏琳那样,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没事的。”

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林平伟一定会越来越喜欢苏琳的。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跑回寝室的路上,竟然哗啦哗啦开始下起大雨。

    我没带伞,也不想打电话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将我脑中烦乱的思绪也一并洗去。

  • 学长离开后,我把报告放进透明套子里,然后坐下来继续看BBS的文章。

    “喂,你在干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广末凉子?可爱是可爱,可是长得跟小孩子一样,我就这么没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吗?哼哼…

    啊,算了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苏琳已经原谅我了,而且现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你既然知道学长姐的事,刚才在斗牛士的门口怎么不早说?”我喝了一口热豆花的甜姜汤,然后问道。
  • 呃…”我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只好转移话题:“那你怎么会跑到餐厅来找我呢?”
    “你今天挂我电话呀,”学长阁上书本:“早上放你鸽子你一定很不爽,来看看你息怒了没?”
  • 这天,接到了学长的电话,说是要家聚。
  • 世杰学长说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当然是没什么意见。我们沿着从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长廊走着,学长说:“这是"风雨走廊",让大家上山下山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屏障。”
  • 我跟苏琳找了个阶梯角落的位子坐下来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说:“你知道吗?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学姐告诉我们总图前的阶梯叫"堕落阶"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