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 (15)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6日讯】

咏恩学姐和皓皓学长注视对方的眼神是如此热切,像是想要把自己融进对方,我看着看着,都呆了。

“小宁子,你怎么不去跳舞?”苏琳从舞池的那端远远地望见我呆站着,于是暂时撇下林平伟走过来找我。

“你看…”我指指学长的方向。

“噢…”苏琳顿时明白了我的意思,她拍拍我的肩膀,把我往前推了一步:“去,去邀他跳舞。”

“才不要!我是女生耶!”就算我再怎么没女人味,也还是有一点属于女生的小小矜持。

“去啦!”苏琳又把我往前推了一步。

于是我挣扎著走到学长身边,想了想,对他说:“学长,请我跳舞。”

“蛤?”学长回过神来,纳闷地看着我。

“快啦,你不请学妹跳只舞吗?”我一定要强调是他邀我。

“噢,好吧。”

什么”好吧”,好像很勉强似的,嗟!

学长拉着我的手进了舞池,这是他第一次牵我的手,我的心跳得好快。

悠扬柔美的情歌旋律回荡著,而我却什么也听不清楚,只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全身有种被小小电流通过的微妙感觉。

学长不再注视咏恩学姐和皓皓学长,却只是低下头来看着我,然后微笑。

我好想好想靠着他,任何文字都无法形容我心中的感觉。

也许,就这一次,请答应我任性的请求吧。

“学长,我可不可以…”我希望学长,轻轻地抱我一下,一下下就好,别人不会发现的。

话说到一半,却因为学长炽热的眼神,让我无法再说下去。

他慢慢地把我拉近他身边,终于,抱住了我,无视于其他人的存在,就这样拥着我跳舞。

正当我沉醉在这样浪漫的情景时,我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很不好的想法,学长该不会是故意利用我来气咏恩学姐的吧?

我可不是任何人的替身,也不是报复的工具,我就是我。

一想到这个,我忍不住一把把学长推开,逃难似地跑出了会场。

我没有回头,不晓得学长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一直跑一直跑,脑中轰隆隆的,完全没有办法思考,也不知跑了多久,发现我已经越过河堤公园,跑到醉梦溪边了。

我呼呼地喘着气,觉得好累好累,就在溪边蹲了下来。

“学妹,你是怎么回事呀?”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学长的声音,出现在我身后!

“你追过来干嘛!”我生气地嚷着。

“那你为什么要跑呢?”

我无法回答,只是紧抿著嘴,涨红了脸。

“天啊,你跑得好快,我竟然追不上你,我一直叫你你都没听见吗?呼…下次要推荐你代表企管系参加校庆运动会,呼…..”

我还是不说话。

“你很讨厌我吗?”学长忽然问。

“怎么会…”我别过头去。

“那为什么…”

我终于忍不住了,委屈地哭了出来:“我不是任何人的替身,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蹲了下去,掩面而泣。

“你当然不是。”学长跟着我蹲了下来,轻轻地说着:“你就是你…”

我抬起头来看着学长,他温柔地吻去我的眼泪:“无可取代。”

※※※※※

我坐在寝室里,用干毛巾无意识地擦著因洗头而湿淋淋的头发,满脑子都是刚才的事。

在醉梦溪边,学长吻去我的眼泪,然后拉着我站起身,送我回宿舍休息。

回来的路上,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事实上,我头昏脑胀的,一时间也无力去厘清这一切。

对他来说,我到底算什么呢?

大约十一点左右,苏琳回来了。

“怎么这么晚?舞会不是九点就结束了吗?你们又跑哪儿去玩啦?”我淡淡地笑着说。

“没有啦。”苏琳脱下外套:“舞会结束以后,我学长说有话要跟我讲,我就叫平伟先回去了。”她若有所思地。

“干嘛,说什么悄悄话,还要男朋友先闪啊?”

“跟你有关。”

“喔,说来听听。”

“你刚才不是舞跳到一半就跑掉了吗?”

“你看到啦?”我吐吐舌头。

“嗯,我一直在注意你们,我学长也看到了。”

“所以呢?”

“我学长说有些事应该让你知道,但他又不好意思直接跟你说,就想叫我转告你。”

“你说吧,我在听。”

“上次世杰学长打皓皓学长的事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啊。”

“他不是为了咏恩学姐打皓皓学长的…”苏琳带着神秘的微笑看着我:“若宁,他是为了你!”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知道苏琳和林平伟终于在一起了,我的心中宛如一颗大石落下,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们就像一般热恋中的情侣,自此开始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日子。所以别说我现在很少跟苏琳一起出去逛街压马路,就连一起吃个晚饭的机会也没有了。

  • 昏昏沉沉了两三天,我的感冒渐渐恢复了。

    不过也因为这样,学长就越来越少来找我,好像只要我的感冒好了,他就可以不必再理我似的。

  • 什么!为什么?和谁打架?有没有怎样?”我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呢?
    “你先别急,听我说。”苏琳拍拍我的肩膀:“你知道皓皓学长吗?”
  • 跑回寝室的路上,竟然哗啦哗啦开始下起大雨。

    我没带伞,也不想打电话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将我脑中烦乱的思绪也一并洗去。

  • 学长离开后,我把报告放进透明套子里,然后坐下来继续看BBS的文章。

    “喂,你在干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广末凉子?可爱是可爱,可是长得跟小孩子一样,我就这么没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吗?哼哼…

    啊,算了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苏琳已经原谅我了,而且现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你既然知道学长姐的事,刚才在斗牛士的门口怎么不早说?”我喝了一口热豆花的甜姜汤,然后问道。
  • 呃…”我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只好转移话题:“那你怎么会跑到餐厅来找我呢?”
    “你今天挂我电话呀,”学长阁上书本:“早上放你鸽子你一定很不爽,来看看你息怒了没?”
  • 这天,接到了学长的电话,说是要家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