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2)

弱水三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8日讯】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吗?我是说..“爱”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识地敲著space 键,百无聊赖地浏览著BBS上某个板的文章。这是个星期六,一个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小秀..”是妈妈的声音。我猜,她大概是来叫我关机的。

“嗯?”我以蚂蚁似的声音回应着。

“小秀!你可不可以不要玩啦?在电脑前面坐一整天,你不累吗?”

“好啦好啦,我关掉就是了嘛!”我有点不情愿地准备离线。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pager 忽然响了起来,我跳出阅读画面想看看是谁找我,可是我什么都没看见。这个时候pager 又哔哔哔地响了起来,我被吵了好一阵子,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我想一定是我的modem 出了什么问题吧。于是我进了XYZ 选单,在我的计划档上写着:

〞有人在page我吗?对不起,我的数据机有问题,看不到你呼叫我的画面。如果有事要找我的话,请你留mail给我。〞

几秒钟之后,我真的收到了一封新信。我不禁佩服起这个人的耐心,call我那么多次都没回应,他竟然还是不放弃,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事想跟我说呢?

我看了看寄信人的ID,不认识,昵称叫做‘水瓶宝宝’。因为我都大三了,在网路上很少碰到比我老的人,而且他又有个装可爱的昵称,所以我就先认定了他是一个学弟。

他信上说:‘数据机有问题?那怎么办?我们换一站试试看好不好?’

嗯,既然他都这么有诚意了,那好吧。正当我想回信的时候,赫然发觉我连mail都发不出去,实在是很挫败,于是我只好重进XYZ 选单,改了计划档写道〞好吧,那你说要去哪儿呢,‘水瓶宝宝’?〞

他的回信是说到140.114.77.5试试看。那时我还不知道这个地方-枫桥驿站。不过我仍试着连到那儿看看。才刚注册完毕,就听到他又在哔哔哔地page我了。这回我终于看到他在 呼叫我的画面,突破重重难关,总算是能talk了﹝不过现在BBS的规定,注册后好像得过几天才能有交谈的功能喔?﹞。也亏得他不死心不放弃,不然大概就没有后面的故事啰。

他第一句话劈头就问:“你是不是很喜欢高桥留美子的漫画?”我愣了一下,这种开场白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我想他一定是因为我的昵称〞不可爱的小茜〞才知道的。

“是啊,这么说来你也喜欢她的漫画啰?”

原来他根本就是高桥的漫画迷,左一句高桥老师,右一句高桥老师的。难怪他一看到我的昵称就拼了命地page我。聊了一会儿,还算谈得来,也才知道他不是学弟,而是同学,清华的。

“虽然我们同一届,不过我想我还是比你大吧,因为我是晚读生。”我这么说着。

“不可能!你不可能比我大!你告诉我你是哪个星座的!”

“我是处女座的..”

“哈哈哈..那我绝对比你大啦!”真是的,比我老有这么值得高兴吗?

我不太会跟不认识的人聊天,聊到后来,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于是我随口问道:“水瓶座的人都很博爱吧?”因为我认识的瓶子不多,所以只有一些刻板印象而已。

“我们的确是对每个人都很好,”他说:“可是有的人就是无法谅解这一点..像我以前的女朋友,我真的很爱她,可是还是分手了。”

他轻描淡写地带过从前的恋情,似乎一切都已成过眼云烟。但是..

后来知道他很喜欢画画,尤其是画漫画。他告诉我:“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画两张送给你。”

我听了先是很高兴,后来转念一想,才第一次talk,就要把住址给他吗?

我也知道在网路上交朋友要很小心,因为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而且我平常的戒心也蛮重的。但是我觉得跟他聊天感觉很好,算是一种直觉吧,所以我决定相信他,就给了他学校宿舍的地址。

“你好,重新介绍我自己,我是田浩伟。”

“你好,我是杨文秀。”

放完假回到学校,过了几天,还真的收到他寄来的画,用系信封袋装着。一张是相聚一刻里的音无响子,一张是乱马二分之一里的小茜,竟然是用毛笔画的呢!

之后我们就偶而寄寄信或是e-mail联络,在线上碰到的机会不太多。那时在网路上也认识蛮多好朋友的,可是总觉得他似乎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吗?呵..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有的时候他也会打个电话来聊聊,每次都聊得很开心。我发觉他非常地有亲和力,和不熟的人谈话时会有的那种尴尬和隔阂,在和他聊天时,我一点都感觉不到。

放春假的前一天,他说要上台北来找我。

“做什么好呢?”我问。

结果他也想不出什么活动,后来还是决定去看电影。他说他一直想去看当时还在上映的‘Forrest Gump’。虽然我已经看过了,不过远来是客(呃..新竹和台北..呵..),我决定尊重客人的意见,并约好在台北火车站东三门的电视墙前见面﹝现在那边早就没有电视墙了﹞。

“怎么认人呢?”我又问。

“我会拿着一卷画,应该很好认才对。”他这么提议著。

到了那一天,因为室友小雅正好要坐火车回南部,所以我就和她一道过去。小雅也看过小田的画,觉得他很有才华,也因此产生了那么一点好奇心,于是她想陪我一起过去等他。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们四处张望了一下,真的看到有个人手拿一卷图画纸站在电视墙前。普通的身材,带副眼镜,看起来很温文的样子。我便过去和他打了声招呼,并向他介绍了小雅。小雅见到了他的庐山真面目,便笑着说要去等车了。

没想到小田对她说:“我们陪你一起等吧,不然你自己在那里等车好可怜喔。”我看看他,不是开玩笑的,而是非常认真的样子。我有点诧异,不过他都这么说了,我便问小雅:“那要我们陪你一起等吗?”

“不用啦,你们两个赶快去玩啊!”小雅一脸的尴尬。

“没关系啊,又不急。”小田说。

“真的不用啦!”小雅有点着慌。

“那好吧。”听小田这么说,小雅这才松了一口气,去月台候车。

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人,小田所表现出来的态度竟像是认识了许久似的,我发觉他有十分明显的四海一家水瓶座特质。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后记》---何谓Happy Ending---
  • 我们开始努力回想高中数学教的概率。“嗯,应该是C 14 取 2 乘以C 12取 2 ...乘到C 2 取2 吧..”除了有些讶异,我还觉得很有趣,竟有这么巧的事
  • 业之后,我过了好几个月很心烦的日子。什么都是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感情方面,我仍旧挂念著小田;而工作,我觉得这家公司不是可以久留之处。我每天都不断地想,我该怎么办?我下一步要怎么做好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