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3)

弱水三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8日讯】出了车站,我们坐251 到公馆的东南亚去看电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还不错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无妨。

我走向售票口准备买票,却发觉小田把皮夹掏了出来。

我对他说:“我是地主啊,还是让我请客吧!”

他却用一种很促狭的表情答道:“地主吗?这地是你家的呀?”

这下我倒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基本上这地不是我家的,我甚至不是台北人。

“可是..”我迟疑着:“还是应该由我来请客啊..”

他看我似乎颇为坚持,便笑说:“来猜拳吧!”我点点头。

于是我们在售票口前猜起拳来。

“剪刀石头布!”我赢了!

可是小田却耍赖地说:“好,那就输的付钱吧!”然后他就不由分说地跑去买票了,那我也就乐的让他请啦。

我看电影一向不喜欢拘束自己,即使旁边有不熟的朋友亦然。当我看到那段军校的黑人班长,用唱rap 的速度满口粗话的教训新兵时,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是夸张,肚子都痛了!

小田转过头来看看我,又好奇又想笑地拍拍我的头:“你还好吧?怎么笑成这个样子?”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试图止住笑来回答他,结果变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奇怪,看两次都在同一个地方笑个不停。”

他带着一种研究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我是外太空来的生物似的。

看完电影之后,我带他到我们学校走走。天空,还是阴阴的,一直飘着绵绵不绝的细雨。我们只好撑著伞,在校园里晃来晃去。逛著逛著到了山上的教室,忽然发现身后有一大群流浪狗跟着我们,那“壮观”的情景,让我不禁冷汗直流。不是我疑神疑鬼的,只是山上也不只我们两个人啊,为什么就只跟着我们咧?它们从文学院开始尾随着我们,直到男生宿舍了还在我们四周打转。

我发觉小田好像很怕狗,紧抓着我的衣袖说:“我看我们还是赶快下山好了。”

我点点头:“嗯..可是为什么只跟着我们呢?我们手上又没拿吃的。”

“咳!”他忽然正色道:“你知道吗?有些人的身上会散发出一种神的光辉,让这些动物不由自主地跟随过来!”

我傻住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这样的话咧。

下了山,发觉走得好累,小腿都快走成大腿了。于是我就带他到学校附近的茶坊坐坐。我点了一杯珍珠奶茶,他说饿了,所以想叫厚片吐司。

“嗯,草莓、花生、奶油、巧克力..哇!都好好吃噢,不知道要叫哪一种才好..”他专注地看着menu,那表情就好像一个小朋友。

我笑笑说:“我看你干脆每种来一份吧!”

最后他终于下了决定。等东西送来之后,我们就一边聊天一边吃。后来他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对我说:“对了,这是要送给你的。”他指指放在一旁的画卷。

正当我想伸手去拿的时候,笨手笨脚的我竟然把珍珠奶茶给打翻了,不但泼了整桌,还洒到他的吐司上!我觉得好糗喔,第一次见面就这么丢脸,我只好频频道歉。服务生见状,过来帮我们清理。我很不好意思地对小田说:“再点一份吧,把你的吐司弄湿了,对不起。”

他却笑笑说:“不用啊,还可以吃嘛。”我看看他的〞食物〞,有点不能置信。那玩意儿真的还能吃吗?湿掉的吐司耶…

“呃..你不要客气啊,再点一份好了。”

他摇摇头说:“真的不用啊!倒是你,要不要再点一杯?”然后就著那份惨不忍睹、盘子边还缀著几颗〞珍珠〞的吐司吃了起来。

“不..我也不用了。”

快吃完的时候,他忽然抬起头对我说:“你的那杯珍珠奶茶,有一半到我的肚子里去了哦!”然后拿小叉子戳著散落的珍珠玩。我噗嗤一笑,心想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我认识的朋友中,好像还没有人像他一样有趣的。

等我们从茶坊出来,天都黑了。于是我们就去吃晚餐。我看他还是很饿,就带他到一家便宜又大碗的餐厅去吃饭。点的客饭一送来,小田马上露出感激的神色:“好好吃喔~~”正准备开动时,我却不小心被竹筷子的屑屑扎到手,又一件蠢事,害我只好忍着痛装作没事。

吃饭的时候他问我:“如果现在你在地上捡到了一百万,你会把它送到警察局,还是据为己有?”

一百万?那可不是个小数目,不能开玩笑的!于是我不假思索地说:“我会把它送到警察局吧。”

小田却说:“不可能!那是因为你现在并没真的捡到钱。你再仔细想想吧,一百万耶,是一百万喔!那可以拿来做很多事呢。而且又没人看到,你确定你真的不会拿?”

这下我有点困惑了,我真的不会据为己有吗?如果在他面前说“会”,好像显得太没品;如果否认的话,又好像有点假道学。正当我很努力地在思考时,一抬眼,我忽然发现他用一种很有兴味的眼神等着我的回答,好像在做某种人性的观察和实验。这家伙竟然拿我当白老鼠!于是我随便答道:“不知道啦,反正又不可能真的有一百万让我捡嘛!”

吃完饭他又想付钱,莫非他有大男人主义不成?这回我根本不理他在一旁耍赖,径自去付账。他还嚷道:“你怎么这样啦!”

因为隔天开始放春假,所以我们都打算回家,就一起坐公车到火车站。很幸运地还有位子,我们就把自己扔进坐椅,有点懒懒地闲聊。

聊著聊著,小田渐显疲态,好像快要睡着了。他还很礼貌地问:“我可不可以把眼睛闭起来说话?”“当然可以啊。”然后他就闭着眼睛和我聊天,直到睡着了为止,看来他昨天大概熬到很晚才睡吧。

因为很无聊,我索性跟着他一起闭目养神,可是我并不真的睡着,不然等一下到站了都不知道。忽然,我发觉他的头渐渐地靠在我的肩上,我吓了一跳,这个样子让别人看到了多奇怪!

可是如果我把他叫醒的话,一方面打断了他的睡眠,再则好像是嫌他吃我豆腐似的。我只好闷不吭声,直到终站才轻轻拍拍他的头:“喂!到站啰!”

他忽然惊醒,这才发觉他已经靠着我睡了好久。他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怎么不把我叫起来呢?”我注视小田的眼睛,不像是在骗人,那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应该是刚睡醒没错。

于是我耸耸肩:“没关系啊,看你睡得这么熟,不忍心把你叫起来嘛。”

到了车站,小田打算坐中兴号,而我是习惯坐火车的。他说:“我先陪你一起等车好了。”

买了票,我们到地下月台候车,坐在椅子上随便聊聊天。然后我发觉刚才的竹屑还没弄出来,便低头去玩我的手指。

“怎么啦?”小田问。

“没有啊,刚才吃饭的时候被筷子刺到了。”

“我看。”他执起我的手,认真地端详起来,然后很努力地想帮我挑出那根竹屑。顿时我无所适从,看着他专注的神情,使得我不好意思把手抽回来说:“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来!”

不过,就日后我对小田的了解,这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火车来了,我起身对他摆摆手:“拜拜。”“路上小心。”他笑着目送我离去。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吗?我是说..“爱”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识地敲著space 键,百无聊赖地浏览著BBS上某个板的文章。这是个星期六,一个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