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4)

弱水三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8日讯】开始放春假了,连绵不绝的雨下得人好心烦。我喜欢晴朗的天气,我喜欢阳光。难得的连续假期,哪儿都去不成,对于爱玩的我来说,实在是憾事一件。只好跟我的高中死党何屏到市区逛逛百货公司、喝喝下午茶来打发时间了。

那天和何屏出去压马路回来,妈说:“小秀,下午有个男生打电话找你,他说他住新竹。”

嗯?喔..一定是小田打来的。我翻了翻电话簿,想打去他家,结果打了N通都嘟嘟嘟地响个不停,我心想,他们家的人话可真多啊,一直讲个没完呢!(作者按:直到半年以后我才发觉根本是自己闹了个大笑话,我一直少记了一个数字,却全然没发觉我记的电话号码只有六码而已,真是败给自己了!)

小田家的电话虽然打不成,不过他是一个爱玩的小孩,说不定早回学校去了。于是我拨了他宿舍的电话,这回则是响了好久都没人接,莫非他和他室友都出去玩了吗?试了几次都打不通,令人有点心烦。不是才刚碰过面吗?打电话来会有什么事呢?

因为妈妈说过两天要回外婆家,正好外婆家也在新竹,所以我想等到那儿之后再打过去试试看好了。

到了那天,你猜怎么着?小田家的电话还是嘟嘟嘟地响个不停,宿舍的电话也还是没人接。这个人怎么这么难找啊?我索性就放弃了,反正没再打来的话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才对。

没想到从外婆家回来之后,就接到小田的电话了。

“找我有什么事吗?”我问。

“我是要告诉你我这两天看到的奇景!”小田很兴奋地说。

“嗯?”

“我跟你说喔,我穿过一个山洞,出来的时候看到光芒万丈的天空,感觉好像在做梦呢!”

这时的我,还不习惯小田的跳跃式思考,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到底在说什么。

待他叙述了半天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这两天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到中横去玩,刚刚所说的〞奇景〞,就是他沿途看到的风景。

“那..你打电话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个吗?”我不禁莞尔。

“也不是。”

“啊?”

“我是想问你春假结束之前要不要到新竹来玩。”

我当然想出去玩啰,不过这烂天气…

“可是最近一直在下雨耶。”我无奈地说。

“那我们先约一天,那天早上看天气怎么样再做决定好了。”小田提议。

“好啊。”

到了约定的那一天,我根本不抱希望天气会放晴,可是推开窗户一看,天啊!真的是好风好日耶!我简直感动的快哭出来了。

我坐火车下去找他,到了火车站买好票,我便打电话到他在新竹的住处:“我坐X点X分的火车,O点O分会到新竹。”“好,那我再去接你。”“OK!”

到了新竹车站,他已经在那儿等我了。我对新竹不是很熟,只知道我们是要去北埔镇。

到了目的地,小田把车停在路旁。我们就沿着山上的小径散步著,呼吸著难得的清新空气。走着走着,到了一所废弃的国民小学,我们好奇地进去〞探险〞。那些破旧的教室大概都可列进危险建筑物的名单中,好像不知哪时就会倒塌似的。

可是我却没什么警觉心,还想进去教室里面看看,结果被小田拉住:“喂!不要靠过去啦,多危险!”呃..经过这两次见面之后,我想他一定把我归类为笨笨的女生吧..(当然这不是事实~~)

正当我们要走到国小后面的操场时,小田忽然停住脚步,看着我说:“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没有啊..那里有什么东西?”我往操场的方向望过去。

“那就别看啦。”小田拉着我快步走出那个废弃的校园,我丈二金钢摸不着头脑,难道他见鬼了不成?不会吧,大白天的耶..

“喂!刚刚那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嘛?”我停下脚步,决定问个清楚。

“嗯..呃..有一些野狗的尸体在那里啊,很恐怖的。”

“是吗?”我怀疑地看着他。哼!根本就在敷衍我,不讲就算了!

回到了小路上,有位白发老公公站在校门口,用客家话不知道问我们些什么。妈妈虽然是客家人,不过客家话我不通,只听得懂一点点而已。但是小田却很流利地和老人家交谈起来,他们的对话我也是一知半解,好像是什么:

“前面OOXX……”老先生说。

“是啊,我知道,所以我怕她会看到……”小田说。

边说边回头看看我,老先生还对我微笑,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呆子,只能站在那里傻笑而已。然后两个人不知又哇啦哇啦说起什么来了。

待他们的对话结束,小田问我:“刚才我们说什么你听得懂吗?”我摇摇头,他就很放心地说:“那就好。”然后准备离开那里。

“喂!前面到底有什么嘛?”我站定不走。

“真的没什么啊!有一群没穿衣服的男人在河里洗澡,你想看吗?”小田一脸的促狭。

“才不要..”

“那我们就回去啰。”

“哎呀,你骗人啦!到底有什么嘛?”

禁不起我一再地追问,他终于认输了:“你看,前面不是有一条河吗?刚才有一个人在那里钓鱼,一不小心失足掉进河里淹死了,尸体才刚刚被打捞上来呢。”

我咽了一口口水,真该感谢他拉住我的。

因为是在山区里,所以会见到一些有趣的生物。小田对这方面颇有研究,向我这个城市土包子介绍起一些我不知名的花草鱼鸟。而且我发现他的观察力很敏锐,平常人根本不会注意的东西,他也能从中发现些趣味。

下了山之后,我们骑着车在北埔小镇晃晃。然后在一间小小的庙宇前停了下来。他开始对我叙述有关这间庙的一些典故,有些是真的,有些很显然是他故意胡说八道:

“你看到这些碑文了没?你看得出上面写些什么吗?看不出对吧?我告诉你好了,这是那些凡人用来歌颂我伟大的功德的。你要知道,当一个神可不容易,每天要照顾那么多子民,很辛苦呢..”

每次听到他在胡说,我就送给他一个〞不予置评〞的眼神,不过有的时候我也会附和他,跟着他一起胡闹。

我们在庙里的木板凳坐下歇歇脚。我发现我的长发因为坐摩托车,而被风吹得有些凌乱。我拿出背包中的小梳子,想要把这些不听话的头发梳理整齐。他歪著头看看我,忽然说:“喂,不能这样用力扯啦,不是这样梳的。”

“那不然要怎么梳?”

“这..难道要我示范给你看啊?不会吧。”他忽然显得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小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过梳子,由下而上轻轻地梳着我的头发,结果头发还真的变乖了。

“你看,要这样子,知道了吗?”

我发觉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约一年以前,我用另一个ID在YoShow上发表过这个故事。至于后来为什么换了gwyneth这个ID,是因为我想避开一些熟朋友的目光,放开心去创作。而机缘巧合下,‘学长’出了书,这下子N倍于以前的熟朋友都知道我在这里写故事,另起炉灶也没啥意思了,所以我渐渐地会把那个ID发表的故事移过来。不过在移过来之前我会加以修改,所以也得花些时间。
  • 咏恩学姐和皓皓学长注视对方的眼神是如此热切,像是想要把自己融进对方,我看着看着,都呆了。
  • 知道苏琳和林平伟终于在一起了,我的心中宛如一颗大石落下,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们就像一般热恋中的情侣,自此开始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日子。所以别说我现在很少跟苏琳一起出去逛街压马路,就连一起吃个晚饭的机会也没有了。

  • 昏昏沉沉了两三天,我的感冒渐渐恢复了。

    不过也因为这样,学长就越来越少来找我,好像只要我的感冒好了,他就可以不必再理我似的。

  • 什么!为什么?和谁打架?有没有怎样?”我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呢?
    “你先别急,听我说。”苏琳拍拍我的肩膀:“你知道皓皓学长吗?”
  • 跑回寝室的路上,竟然哗啦哗啦开始下起大雨。

    我没带伞,也不想打电话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将我脑中烦乱的思绪也一并洗去。

  • 学长离开后,我把报告放进透明套子里,然后坐下来继续看BBS的文章。

    “喂,你在干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广末凉子?可爱是可爱,可是长得跟小孩子一样,我就这么没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吗?哼哼…

    啊,算了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苏琳已经原谅我了,而且现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你既然知道学长姐的事,刚才在斗牛士的门口怎么不早说?”我喝了一口热豆花的甜姜汤,然后问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