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 学长(16)

弱水三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8日讯】“什么!你再说一次!”今晚我的心情就像坐云霄飞车一样,起伏太大了。

“你没听错,真的是这样。”苏琳笑着说:“那天晚上,皓皓学长到寝室来找我学长,见到世杰学长坐在那边,就忍不住要挑衅…”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皓皓学长跟晋霖学长修同一门通识,因为跷了几堂课,就过来借笔记。

我学长当然不喜欢他啦,所以见到皓皓学长进来,头都没抬一下,就看自己的书,再打开随身听听自己的音乐。

皓皓学长也很不识相,既然大家彼此不顺眼,不要理对方也就相安无事了嘛,但那天不知道他哪一根筋不对,他就是讨打地说道:“徐世杰,你很没礼貌喔,看到学长也不会打声招呼啊?”

我学长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又把随身听的音量调大了些。

于是皓皓学长走过去,把我学长的耳机扯下来说道:“你们那家的人都是同一个死样子,没大没小没礼貌,看了就叫人不爽。”

学长闻言,站起身来问他:“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还有别的意思吗?”皓皓学长冷冷一笑:“我就是在说你那个没家教的学妹,怎样?”

“怎样?…”学长恼火地说:“就是这样!”语毕,一拳挥了过去,击中皓皓学长的下巴。

学长的力道很大,皓皓学长被他一打,整个人往后退跌坐在地上,撞倒了一张椅子,发出很大的声音。

“你敢打我?”皓皓学长站起身,愤怒地打中了我学长的右脸颊。

“可恶!”我学长又冲了过去,于是两个人扭打成一团,从寝室内打到寝室外,引来别间寝室的围观。

最后,被其他的学长将他们硬是拉开,才结束了这场闹剧。不过,因为两个人都毫不留情,所以都被打得蛮惨的。

听苏琳说完这件事,我真的不知要做何感想了。

“你觉得有人会为了一个学妹,跟学长狠狠地打上一架吗?”

“我怎么知道…”

“你当然知道了,傻瓜,这样他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苏琳戳了一下我的额头。

“也许他就是看皓皓学长不顺眼,早就想打他了,所以抓到这个机会就猛打…”

“你!…”苏琳一副没力到极点的样子:“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毕竟你才是最清楚这一切的人,不是吗?”

这天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想了很久,想起和学长相处的点点滴滴。忽然间,非常想念他。

奇怪,刚刚才见过面的不是吗?我自嘲地抹去颊边的眼泪。

可是,我再也不想忍受这些了。于是我拿起手机,拨了电话给学长。

“喂。”电话那头传来学长的声音。

“学长。”

“若宁吗?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见你。”

他沉默了几秒随即说道:“好啊,什么时候?”

“现在。”

“现在?”

“对,就是现在。”

“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喔。”学长提醒我门禁的时间快到了。

“管他的,反正明天又不用上课。”我停了一下,又问:“我很任性对吧?”

“没错。”学长莞尔一笑:“可是我喜欢。”

“真的喜欢吗?”

“真的喜欢。”

“有多喜欢呢?”

“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学长加重了语气:“超乎你想像的喜欢。”

“那我怎么感觉不出来?”

“那是因为你笨呀。”

当我发现我们竟然已经开始了彷如恋人们间无意义的呢喃絮语,心中有一股暖暖的感觉。

“太晚了,明天再说吧,好不好?”

“好。”我温顺地说:“那你明天要给我Morning Call,我想快一点见到你。”

“我会的。”

这一夜,我做了一个非常甜美的梦。

※ ※※※※

隔天早上十点,我被放在床旁的手机铃声吵醒。

“喂~”我的声音中仍有浓浓的睡意。

“起床了,懒猪。”是学长。

“现在几点了啊?”

“十点多啰。”

“蛤?”我忽然清醒:“那你怎么现在才叫我啦?”

“我是不忍心太早叫你起床,”学长说:“降太残忍了。”

“骗人!”我赖在床上翻了个身:“一定是因为你自己也起不来对不对?”

“喂!真是枉费我一片好心!”学长抗议著。

“好啦,我们一起去吃Braunch吧。”

“什么Braunch?”

“Breakfast and Launch合在一起吃,不就是Braunch了吗?最适合我们这种晚起的懒猪了。”

“你喔…好啦,二十分钟以后在宿舍门口等我,我去找你。”

“Yes Sir!”

时间一到,我便很准时地着装完毕站在宿舍门口等著,心中充满了兴奋与期待。

学长也很准时,没多久便出现在宿舍门口。

“你来了。”

“对啊。”

学长牵起我的手,好像一切都是那么地理所当然。

看着他,忽然发现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我对学长的恋慕,其实是有迹可寻的。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始放春假了,连绵不绝的雨下得人好心烦。我喜欢晴朗的天气,我喜欢阳光。难得的连续假期,哪儿都去不成,对于爱玩的我来说,实在是憾事一件。只好跟我的高中死党何屏到市区逛逛百货公司、喝喝下午茶来打发时间了。
  • 大约一年以前,我用另一个ID在YoShow上发表过这个故事。至于后来为什么换了gwyneth这个ID,是因为我想避开一些熟朋友的目光,放开心去创作。而机缘巧合下,‘学长’出了书,这下子N倍于以前的熟朋友都知道我在这里写故事,另起炉灶也没啥意思了,所以我渐渐地会把那个ID发表的故事移过来。不过在移过来之前我会加以修改,所以也得花些时间。
  • 咏恩学姐和皓皓学长注视对方的眼神是如此热切,像是想要把自己融进对方,我看着看着,都呆了。
  • 知道苏琳和林平伟终于在一起了,我的心中宛如一颗大石落下,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们就像一般热恋中的情侣,自此开始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日子。所以别说我现在很少跟苏琳一起出去逛街压马路,就连一起吃个晚饭的机会也没有了。

  • 昏昏沉沉了两三天,我的感冒渐渐恢复了。

    不过也因为这样,学长就越来越少来找我,好像只要我的感冒好了,他就可以不必再理我似的。

  • 什么!为什么?和谁打架?有没有怎样?”我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呢?
    “你先别急,听我说。”苏琳拍拍我的肩膀:“你知道皓皓学长吗?”
  • 跑回寝室的路上,竟然哗啦哗啦开始下起大雨。

    我没带伞,也不想打电话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将我脑中烦乱的思绪也一并洗去。

  • 学长离开后,我把报告放进透明套子里,然后坐下来继续看BBS的文章。

    “喂,你在干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广末凉子?可爱是可爱,可是长得跟小孩子一样,我就这么没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吗?哼哼…

    啊,算了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苏琳已经原谅我了,而且现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 “你既然知道学长姐的事,刚才在斗牛士的门口怎么不早说?”我喝了一口热豆花的甜姜汤,然后问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