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 学长(17)

弱水三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8日讯】

高三的时候,我在补习班认识了一个叫小光的男孩。

他总是坐在角落的位子,有些时候认真地听课,更多时候却是在发呆沉思,深邃漆黑的眼眸,透著一种忧郁。有时我有意无意地瞥见了,总是好奇著,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很想进入他的内心世界一探究竟。

小光的话很少很少,在我的印象里,我和他的对话屈指可数。但我就是无法停止注意他。 而自联考完以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这段若有似无的淡淡感情,一直被我默默地放在心底,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过。

学长的感觉和小光很像,深沉而内敛。或许是因为我自己也并非是个属于阳光的女孩,所以容易被看起来不快乐的人吸引吧。

“你在想什么?”学长的声音,将我从过去拉回现在。

“没什么。”我摇摇头,微笑说:“我正在静静地享受这种幸福。”

“真的吗?你真的觉得幸福?”

我飞快在他颊上一啄:“真的真的真的!”

“哇!你!…这件事应该是我主动的,你剥夺了我的权利!”学长哭丧著脸。

“小气鬼,让你亲回来总可以了吧?”

“好啊。”学长停下脚步,定定地看着我:“把眼睛闭起来。”

“现在?”我看着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讶异地说:“这里?”

“对呀,快点啦,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学长认真地说。

“不要啦,我不要当众还…”我急得涨红了脸。

学长见我这样,忍不住噗嗤一笑:“还真的咧,哈哈哈…”

“你耍我唷!”我捏了他一把。

“谁叫你这么好骗!”一边说,学长还是笑个不停。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得这么开心的样子。

晚上回到寝室,不免遭到苏琳的拷问。

“你们两个现在究竟是什么关系,快点给我从实招来!”

“八卦琳…你猜呀!”

“好啊,我猜!”

说着说着苏琳开始搔我痒,还一边贼笑:“快猜到了,快猜到了…”

“好啦好啦,我说我说…”我只有投降:“就像你和我学伴那样。”

“真的?”苏琳握住我的手,很开心地说:“太好了!”

“嗯!”

※※※※※

几天之后,我在PC教室上网时,在线上碰到了JFY。

JFY﹝必得如此﹞:‘你改昵称了,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吗?’

CRN﹝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有啊,我和我学长在一起了。*^_^*’

JFY﹝必得如此﹞:‘真的?恭喜你了!呃…你怎么笑得那么含蓄,这样就不像你了啦。’

CRN﹝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那不然这样好不好?(^o^)/’

JFY﹝必得如此﹞:‘对嘛,这才是我心目中的CRN。’

CRN﹝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有个伴的感觉真的很棒喔,你也快去找一个吧!’

JFY﹝必得如此﹞:‘你又知道我没有了,真是瞧不起人!’

CRN﹝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哪有,我也只是随口说说,你想太多了。’

不待他回答,我看到学长已经下了课来PC教室找我,便又对JFY说:‘不说了,我有要事在身,先告退一步!掰掰!’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Ctrl D跳出来。

“后!和别的男生talk被我抓到了喔!”学长跑到我背后拍了我一下。

“乱讲!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别人talk了!”

“用我充满神力的第三眼!”学长指指自己的额头,然后再举起双臂故作强壮的样子。

没想到他也这么搞笑!

和学长在一起,感觉真的很愉快很自然,我把全副的心思都放在他身上,其余的,似乎都只是次要的了。

就连我最在意的朋友苏琳,我也不知不觉地忽略了她,心想反正她有林平伟陪着,应该也不是那么需要我了。

直到寒假将近的某一天,我发现她一个人在寝室里掉眼泪。

“小琳子,你怎么了?”

“蛤?没有啊!”苏琳见我进门,慌乱地抹去脸上的眼泪.。

“骗人!快说啦!我们不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吗?”我拉着苏琳,担心地问。

“小宁子…”苏琳抱住我,更是哭个不停了。

我连忙伸手从桌边抽了几张面纸给她,再拍拍她的背,希望能缓和一下她的情绪。可是她依旧抽抽噎噎地哭着,根本就没办法讲话。

怎么办呢?我想了想,站起身说:“你等一下喔!”然后从柜子上拿了泡花茶用的薰衣草,再跑去饮水机那里用热水冲了一杯。忘了从哪里听来的,薰衣草可以镇定神经,不是吗?

回寝室之后,我把那杯花茶放在苏琳桌上,对她说:“我就在这边陪你喔,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

薰衣草的花香溢在整间寝室里,好像真有点作用,苏琳渐渐地停止了哭泣。

“平伟好像喜欢上别人了,他刚刚还骂我。”苏琳尽可能平静地说道。

“什么?那个王八蛋!你还不够好吗?他还去喜欢别人?有没有搞错啊!”我义愤填膺地说。

“其实我也不确定啦,只是他最近常常跑去上网,把我丢在一边。可能我是有点不甘寂寞吧,刚才吃晚饭的时候埋怨了他几句,他竟然就生气了,说我太黏人,限制他的自由…天晓得我哪有啊!同校同班,现在一个星期也才见两三次,这样会很夸张吗?”

“当然不会啊!”我摇摇头:“你说他喜欢别人,是网友吗?”

“我觉得是。不然他干嘛一天到晚耗在网路上?”

“是有点奇怪,不过也不一定是这样嘛。”我试着安慰苏琳。

“可是我不小心看到,他的mail box里全是同一个人寄来的信,还全部mark起来,只不过随口问一句,又被他说成是我管他太多,要我不多想也难。”

“这家伙真是可恶!”我不平地说。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什么!你再说一次!”今晚我的心情就像坐云霄飞车一样,起伏太大了。
    “你没听错,真的是这样。”苏琳笑着说:“那天晚上,皓皓学长到寝室来找我学长,见到世杰学长坐在那边,就忍不住要挑衅…”
  • 始放春假了,连绵不绝的雨下得人好心烦。我喜欢晴朗的天气,我喜欢阳光。难得的连续假期,哪儿都去不成,对于爱玩的我来说,实在是憾事一件。只好跟我的高中死党何屏到市区逛逛百货公司、喝喝下午茶来打发时间了。
  • 大约一年以前,我用另一个ID在YoShow上发表过这个故事。至于后来为什么换了gwyneth这个ID,是因为我想避开一些熟朋友的目光,放开心去创作。而机缘巧合下,‘学长’出了书,这下子N倍于以前的熟朋友都知道我在这里写故事,另起炉灶也没啥意思了,所以我渐渐地会把那个ID发表的故事移过来。不过在移过来之前我会加以修改,所以也得花些时间。
  • 咏恩学姐和皓皓学长注视对方的眼神是如此热切,像是想要把自己融进对方,我看着看着,都呆了。
  • 知道苏琳和林平伟终于在一起了,我的心中宛如一颗大石落下,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们就像一般热恋中的情侣,自此开始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日子。所以别说我现在很少跟苏琳一起出去逛街压马路,就连一起吃个晚饭的机会也没有了。

  • 昏昏沉沉了两三天,我的感冒渐渐恢复了。

    不过也因为这样,学长就越来越少来找我,好像只要我的感冒好了,他就可以不必再理我似的。

  • 什么!为什么?和谁打架?有没有怎样?”我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呢?
    “你先别急,听我说。”苏琳拍拍我的肩膀:“你知道皓皓学长吗?”
  • 跑回寝室的路上,竟然哗啦哗啦开始下起大雨。

    我没带伞,也不想打电话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将我脑中烦乱的思绪也一并洗去。

  • 学长离开后,我把报告放进透明套子里,然后坐下来继续看BBS的文章。

    “喂,你在干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广末凉子?可爱是可爱,可是长得跟小孩子一样,我就这么没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吗?哼哼…

    啊,算了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苏琳已经原谅我了,而且现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