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19)

弱水三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9日讯】“小琳子,你怎么了?”听到苏琳虚弱无力地说着奇怪的话,我暂时放下了自己锥心的痛苦。

“平伟昨天晚上打电话来,说要跟我分手。”苏琳的语气平静,可是听起来很虚。

“拜托!”这些男生真是气死人了:“为什么?”

“他坦白承认了他有喜欢的人。”

“哪一号人物?我们认识吗?”

“他说是网友…”苏琳开始哽咽。

“这么说见过面啰?”

“我不知道,他叫我不要问这么多,反正也于事无补。”

“雪特!有没有搞错啊!那你怎么跟他说?”

“我说我不要现在回答他,叫他给我一点时间想一想。”

“那他…?”

“我想他也不忍心一直逼我吧。”

“噢。”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若宁,你打来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苏琳忽然问。

“唉,我也不知道我们两个谁比较惨…学长他背着我和咏恩学姐出去…”

“你怎么知道?”

“他妈妈说的。”

“这么说徐妈妈也认识咏恩学姐啰?”

“对后…”我这才注意到:“她还叫学姐”小恩”咧。”

我们两个在电话的两端同时沉默下来,我一想到学长和咏恩学姐不晓得一起出去做些什么,真的都要抓狂了!

“小琳子,我们去KTV唱歌好不好?”我提议著:“我真的受不了了,一定要找个管道抒发情绪,既然不能大声骂脏话,那我总可以大声唱歌吧。”

“这…”苏琳犹豫着。

“好啦好啦,你也一样,心情不爽要发泄出来,不然会得内伤的。”

“好吧。”

于是我骑机车到苏琳家门口去接她,然后两个人直奔市区的KTV。

在弥漫着烟味的小小包厢里,我们两个苦情姐妹花站着大声地唱:

‘我最深爱的人,伤我却是最深,进退我无权选择…紧紧关上心门,留下片刻温存,只怕还有来生,我爱的依然最真,我最深爱的人,伤我却是最深,叫人无助的深刻…点亮一盏灯,温暖我无悔青春,燃尽我所有无怨的认真…点亮一盏灯,温暖我无悔青春,燃尽我所有无怨的认真…’

唱完以后,我和苏琳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一边哭一边笑,像两个疯子一样。

这天晚上,我不断想着待会儿学长打电话来要怎么盘问他。结果我一直等一直等,都没有等到他的电话,害得我做什么事都不能专心,不管是看电视看书还是听音乐,全都有看有听没有进。

等到十一点半,我终于忍不住了,先打了学长的手机,不过不通。然后也不管是不是会吵到他家的人,就拨了电话过去。我今天不问出个答案,一定会崩溃的!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待我心虚地想要放弃了,这时学长终于把电话接起来。

“若宁?这么晚还不睡啊?”

“你今天晚上怎么没打电话给我?”我耐著性子问。

“我今天比较晚回来,想说你可能已经睡了,就没打。”

“你明明知道我没等到你的电话是不会睡的,再不然你在外面也可以先用手机跟我说一声啊。”

“手机没电了,抱歉。”

“你今天去哪里了?”

“你的口气好像在对犯人问口供似的。”学长不太高兴。

“那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说呢?”

“我跟朋友出去了。”

“什么朋友?”

“我拒绝回答。”学长火了:“我不喜欢你这种口气。”

“你如果没做亏心事,干嘛不敢说?”

“我不是不敢说,我是不想说。”他的语气冰冷:“再见!”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天啊!这算什么!做错事的人是他,他还敢挂我电话!

虽然已经三更半夜很晚了,可是我实在忍不下这口气,决定写一封长长的E-MAIL把他骂到臭头。

信key到一半,BBS站的视窗开始哔哔哔地响,有人在page我。我记得我是把pager关上的,而我的好友名单里也只有一个人,就是JFY。

他来的正好!我准备对他大吐苦水一番。

JFY﹝必得如此﹞:‘你又换昵称了,怎么了吗?’

CRN﹝恨你一万年﹞:‘还不是浑蛋学长,我好生气喔!’

JFY﹝必得如此﹞:‘干嘛,他有了别的女人啊?’

CRN﹝恨你一万年﹞:‘我也不知道算不算,他和以前的女朋友出去!’

JFY﹝必得如此﹞:‘那他有没有向你解释?’

CRN﹝恨你一万年﹞:‘还说咧,他竟然挂我电话!有没有搞错啊!他挂我电话!’

JFY﹝必得如此﹞:‘冷静冷静,我看你快失控了。’

CRN﹝恨你一万年﹞:‘啊~~~我好想咬人!’

JFY﹝必得如此﹞:‘哈哈哈,看在网友一场的份上,我让你咬好了。’

CRN﹝恨你一万年﹞:‘好啊,那你现在从萤幕里跳出来让我咬啊。’

JFY﹝必得如此﹞:‘明天约个地点让你咬如何?’

CRN﹝恨你一万年﹞:‘蛤?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JFY﹝必得如此﹞:‘就是约你出来见面的意思。’

我愣住了,他还真坦白,那我要怎么推辞才好呢?…不过,转念一想,学长可以跟前女友出去,那我为何不能跟别的男生出去呢?基于一种报复的心理,我决定答应JFY。

CRN﹝恨你一万年﹞:‘你是哪里人?我看你住哪儿再决定地点。’

JFY﹝必得如此﹞:‘约在新竹方便吗?’

CRN﹝恨你一万年﹞:‘不会吧?你也是新竹人喔?’

JFY﹝必得如此﹞:‘那明天下午两点清大门口好吗?’

CRN﹝恨你一万年﹞:‘好是好,不过我要怎么认出你?’

JFY﹝必得如此﹞:‘凭直觉好了。’

CRN﹝恨你一万年﹞:‘神经病,不行啦!’

JFY﹝必得如此﹞:‘相信我,没问题的。’

也许是看他如此自信,我就不再坚持,到时找不到人,我就自己去闲逛好了。

隔天下午,我骑着我的爱车到清大门口。把车停放好之后,我就在那儿等著JFY。为了避免无聊,我还带了一本口袋书来看,心里好奇着他到底要怎么认出我来。

“CRN,我没认错你吧!”忽然有个人站在我的身后这么说着。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出了车站,我们坐251 到公馆的东南亚去看电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还不错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无妨。

  • 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吗?我是说..“爱”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识地敲著space 键,百无聊赖地浏览著BBS上某个板的文章。这是个星期六,一个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