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22)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9日讯】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外面住过,这是第一次。

在家里,爸妈宠我宠得跟什么似的;住进宿舍以后,也一直有苏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从此以后我只要一下课回到住处,面对的将是满室的孤寂,我好害怕那种感觉。不过,我不能永远依赖别人,总有一天,或早或晚,他们都会离去,到那时候,我又能靠谁呢?

幸好现在我身边还有学长,要是连他也不再关心我了,我真的会寂寞的发疯!

搬家的隔天中午,学长骑着机车来接我去吃午餐。

在车后座我紧紧地抱着他,像是怕他会跑掉似的。

“小宁你怎么啦?很冷吗?”学长微转过头来询问。

“不会啊,还好。”

“那你怎么抱得那么紧?我快要不能呼吸了耶…”

“对不起嘛…”我把手松开了些,眼角竟莫名其妙地泛著些泪光。

前座的学长,没有察觉我的异样,仍旧骑着车呼啸前进。到了学校附近的餐厅,他先放我下来,然后去停车。等他停好了车回来,我就像无尾熊抱着尤加利树一样,紧紧地黏着他不放。

“你今天怪怪的喔。”学长戳了一下我的额头。

“哪有。”我仍然照黏不误。

进了餐厅,我和学长两人点了三菜一汤,如果是一个人,就不能吃到这么多样菜了。忽然间,我领悟到现在的自己真的是幸福的,可是因为太幸福了,反而好害怕失去。我一向悲观,从不认为有什么能永远留在身边,既然总有一天要承受失去的痛苦,是不是干脆不要开始比较好呢?

正当我胡思乱想着,学长打断了我的思绪。

“你知道昨天苏琳跟阿霖说了些什么吗?”学长挟起了空心菜,边吃边说着。

“说了什么?”这个问题马上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她说她从此以后,再也不愿意认真去喜欢一个人,因为,太痛苦了。”

“小琳子这么说?那晋霖学长…”

“很沮丧啊。听苏琳这样说,他只好把原本要表白的话全都吞回肚子里。”学长叹了一口气:“所以我昨晚跑去陪他喝酒聊到半夜。哎,为什么像他这么好的人,感情老是不顺利。”

“苏琳人也很好,感情还不是不顺利。”

“可是现在有个这么好的人在她面前,她应该好好把握啊!”

“晋霖学长又还没表白,苏琳怎么知道他喜欢她?”

“她都那样说了,谁还讲得出表白的话呀?”

“说来说去都是我害的就对了。”我把脸转向一边,眼泪竟然就掉下来了。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呢?”学长不解地看着我。

我没有办法回答,也无法解释自己的情绪低潮。

“我很不可爱对不对?”我抹去眼泪。

“不会呀,只是有时候我觉得我不太了解你,或许是我太粗枝大叶了吧。”

我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样才好,总之心里乱乱的。

日子就这么平平静静地日复一日,我的世界很简单,只有学长一个人。他有时看我这个样子,也很不放心,会鼓励我多去参加社团活动,或是找些喜欢做的事什么的,可是我真的提不起劲儿去做。

“那我不能陪你的时候你怎么办呢?”学长有时会半埋怨地说:“看你这样我都不能放心去做其他事了,你要学着独立一点啊。”

“跟我在一起你觉得很烦吗?”我开始不安,于是咄咄逼人地问。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压力好大,你不能试着了解吗?”

不了解不了解!我才不想了解!既然喜欢对方,常常腻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对?

“我也需要一点自己的空间啊,难道你不需要吗?”

“我才不需要什么自己的空间,我只知道没有你,所有的事都好无聊!”

“你…”学长好似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地无力。

经常为这个问题争执,使得我们的感情渐渐出现裂痕,只是我尚未发觉它的严重性。

我像是一只驼鸟,拒绝去正视所有可能有碍我们感情的绊脚石。

直到这一天,巨大的问题迎面袭来,我再也躲不掉。

春末夏初,期中考刚结束的一个晚上,学长说晋霖学长有事要跟他谈,于是我只好一个人待在房间,百无聊赖地转着电视,一台接着一台,不知转了几轮,没一个节目想看的。

电风扇嗡嗡作响,有一点点热,我抹去了额上的汗水,倒了一杯汽水喝,这时候,电话响了。

“喂…”

“简若宁吗?”

“对啊…你是?”这谁啊,连名带姓地叫,肯定不认识,要不就不熟。

“我是翁清皓。”

翁清皓?谁是翁…啊!皓皓学长?他打电话给我干嘛?

虽然满腹疑问,不过我还是很有礼貌地说:“学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结果他劈头就问:“你和徐世杰还在交往吗?快说!”

什么态度啊!搞得我也火了:“我跟你很熟吗?关你屁事啊!”

“本来不关我的事,但是他敢再回头来找咏恩,就关我的事了!”皓皓学长十分不客气地说。

可是,他在说什么?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的声音开始变得虚弱,我害怕即将听到的事实。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可以听到电话那端,皓皓学长浓重的喘息声,那表示他正在压制自己的怒气:“马的!这小子敢脚踏两条船,还踏到我的船上来了!”

啪啦一声,皓皓学长把电话挂掉,可是他刚刚说的一字一句,在我脑海不停回荡著,挥之不去。

我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住好好的干嘛要搬到外面去?”妈听了我的要求,觉得我莫名其妙:“你不是很喜欢跟那个苏琳腻在一起吗?”
  • 林平伟!怎么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着:“吓一大跳吧!”
  • 小琳子,你怎么了?”听到苏琳虚弱无力地说着奇怪的话,我暂时放下了自己锥心的痛苦。
    “平伟昨天晚上打电话来,说要跟我分手。”苏琳的语气平静,可是听起来很虚。
  • 出了车站,我们坐251 到公馆的东南亚去看电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还不错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无妨。

  • 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吗?我是说..“爱”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识地敲著space 键,百无聊赖地浏览著BBS上某个板的文章。这是个星期六,一个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