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5)

弱水三千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9日讯】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多少?”我问。

“一万。”他很正经地说。

“喂,你抢劫啊?我付不起啦!”

“付不起就先欠著吧。”他笑笑说。

自从春假那次出游之后,我们有好一阵子没碰面,只有寄寄e-mail、讲讲电话,如是而已。每次寄电子邮件或讲电话,我们都是嘻嘻哈哈说一些有的没的,虽然没什么营养,不过也还挺好玩的。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也只不过是刚认识的普通朋友罢了,能说什么深入的事呢?

“喂,你为什么是”不可爱的小茜”?”那次在线上碰到,他这么问我。

“因为我觉得我不可爱嘛。”

“不会啊,我觉得你挺可爱的。”

有一天他打电话来家里闲聊,问我有没有看过“相聚一刻”。这是高桥留美子的另一部作品,内容十分温馨有趣,主角们都只是普通的小人物,就如同你我,而他们追求人生梦想与美好爱情的历程,却十分的动人。虽然我久闻其名,不过倒是没看过。

“那你怎么不去租来看呢?”小田问我。

“我想过啊,可是我每次去漫画出租店都找不到说。”

“我这里有耶,我可以借你。”

“那租金怎么算咧?”我笑嘻嘻地问他。

“嗯,”他想了想:“一天五毛好了。”

“谢谢你喔”

“不客气。”

此后我们就因为借漫画还漫画而见了好几次面。说是说漫画用邮寄的很重很贵,现在想想每次这样出去玩花的钱好像更多咧。
     
有一回要还书(也顺便借新的),我又下新竹去找他。可是那天天气很不好,下着不算小的雨。我们只好待在他的住处。碰巧他的室友都不在,我们就在他室友的房间看电视。

“小茜,你要不要喝什么东西?”小田很有礼貌地问我。他后来都不叫我的名字了,而用漫画中的小茜来称呼我。

“你这里有什么?”我坐在电视前,两手抱着膝盖,抬起头问他。

“有很多啊,柳橙汁、红茶、果菜汁、….”

“那我要喝红茶。”

“好。”他走到他室友的柜子前,从里面取出一盒红茶给我。

“喂,那是你的吗?你拿你室友的东西给我喝啊?”

“没关系啊,我们都把他的东西当自己的。”正经八百的样子。

“好吧…”

“你要不要吃东西?他这里堆了好多。”

“你…”他不会不好意思我都替他脸红咧!

他前一天晚上因为熬夜,所以又爱困了起来。不是我在讲,每次看到我都想睡觉,什么意思嘛!他征询我的同意:“我可不可以睡一下?”

“好啊,你睡吧。”我还能说不喔?

“谢谢..那一个小时后要是我还没起来,你要叫我喔。”

“好。”然后他就倒在他室友的床上睡了,而且不一会儿就睡得很沉。

我把电视的音量调小,继续刚才在看的电影。影片结束后,转到别台,可都没有什么好看的,好无聊。于是我在堆了满地的漫画中,随手拾起一本,自顾自地看着。看了几本,发觉我也好累喔,可是我总不能也睡着吧,不然万一他室友现在回来,看到我们东倒西歪地睡在他那里,那像什么话!

其实时间早就超过两小时了,只是我看他睡得跟某种哺乳动物一样,不太忍心叫醒他。反正外面还在下雨,叫醒了他还不是只能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的。

可是,真的好无聊喔,没电视可看又看不下漫画,不知道要做什么。我站起身,走到窗边往外观望,雨还是淅沥哗啦地下个不停。真是倒楣,要看电视的话还不如在家看呢。

正当我对着窗外发呆时,小田不知道哪个时候醒了过来,竟然悄悄地走到我身后搔我痒!我最怕痒了,被他这么一偷袭可真吓了一大跳,差点没跌坐在地上。

当时的我,对他的举止有一点困惑,只因那个时候我还不太了解他。其实小田对于其他熟一点的异性朋友,也都是这样,并没什么特别的。

看看窗外,雨好像小了许多。我们关在屋里都快发霉了,于是小田提议:“我们出去走一走好了。”“好啊。”

下过雨的天空,十分澄澈,空气中也散发出一种雨后特有的清凉﹝我好爱这种味道﹞。悠闲地漫步在他们的校园里,感觉很愉快。

要回去的时候,小田陪我一起等中兴号,讲了一些鬼故事和笑话给我听,一直到车来了。

临上车前,他说:“车上冷气都开得很强,你穿这样不冷啊?”

我想了想,老实地说:“大概会吧。”

他把夹克脱下来递给我:“先借你穿。”

但这样一来他就只剩下一件单薄的衬衫了。

“可是这样你会冷啊。”我想把衣服还给他。

“我马上要回去了,没关系。”

真是个体贴的人。
          
其实我们并不算太常联络,有时候一个多月也见不到一次面。不过,倒是没有断了音讯,因为BBS 寄e-mail还蛮方便的。

我觉得我们两个在某些方面都还很孩子气,这点看我们寄给对方的信就知道了。我们经常天花乱坠地胡说八道,但也就此慢慢地建立了我们之间的默契。许多事即使不明说,我们也可以了解对方的意思,但在别人的眼中看来也许是莫名其妙的一堆话。

对了,小田很喜欢小女孩,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到了我怀疑他有恋童僻的地步!所以当我告诉他妈妈在家里帮人家带小孩,而且是小女生的时候,他真的是高兴的不得了耶。

“她的名字叫雪儿。”我告诉他。

“哇~好好听的名字喔..小女孩的名字好像都很好听呢!”

有一回,小田打电话到家里来,不过却不是找我(那时也不是假日,我自然是在学校里),而是直接指名要找小雪儿听电话。但很不巧,那天刚好她没来。妈妈当然就觉得很奇怪啰,怎么会有人要找家里的小朋友讲话呢?没想到他就这样和我妈聊起来了。也亏小田这么能言善道,什么不认识的人一下就能混得很熟。因为他和妈妈都是新竹人,都会讲客家话,聊起天来就更有亲切感了。

妈妈一向对我交朋友的事很敏感,不管是什么男生,只要我和他单独出去,她都会怀疑那是不是我的男朋友。有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就会说:“这样就叫男朋友喔?那我男朋友不就一大堆了!”

这次,妈当然也不会忘记追问我和小田之间的交情到什么程度。我照往例和她打哈哈:“还不就是普通朋友嘛,有什么好问的?”不过我看她是不太相信的样子。

认识小田的时间并不算太久,不过我们很合得来,所以也称得上是很好的朋友。只不过,当时的我并未想到,我们之间的关系会演变成后来的样子…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是夜,我辗转反侧,而且怎么等也等不到学长的电话,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看看他到底怎么解释

    该不会他们现在正在一起吧?

  • 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外面住过,这是第一次。

    在家里,爸妈宠我宠得跟什么似的;住进宿舍以后,也一直有苏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 “住好好的干嘛要搬到外面去?”妈听了我的要求,觉得我莫名其妙:“你不是很喜欢跟那个苏琳腻在一起吗?”
  • 林平伟!怎么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着:“吓一大跳吧!”
  • 小琳子,你怎么了?”听到苏琳虚弱无力地说着奇怪的话,我暂时放下了自己锥心的痛苦。
    “平伟昨天晚上打电话来,说要跟我分手。”苏琳的语气平静,可是听起来很虚。
  • 出了车站,我们坐251 到公馆的东南亚去看电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还不错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无妨。

  • 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吗?我是说..“爱”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识地敲著space 键,百无聊赖地浏览著BBS上某个板的文章。这是个星期六,一个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