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 希望有天你会懂(6)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9日讯】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他对很多事物都有兴趣,所以也去研究了不少东西。不过〞三分钟热度〞则是他的致命伤。所学的东西在他变得专精之前,他往往已经转移目标,把注意力放到别的事去了。

小田同时也在补习班兼课,一方面可以跟小女孩玩,一方面可以赚钱,多好的一件事!他经常努力的打工攒钱,不过他并不是守财奴,赚来的钱他会有计划的花用。

你想,这样东忙西忙的他,一天二十四小时够用吗?加上他又喜欢到处乱跑,所以有的时候,他真的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到了我几乎要忘记他的地步。

不过有趣的是,当隔了一段时间没联络,他觉得该是见见面的时候了,就会打电话来找我。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多半就是看看电影,或是出去晃晃。因为我在台北没车,外出比较不是那么方便,所以通常都是我去新竹找他。反正小田喜欢到处乱跑,大概没有他不熟的地方吧。

大三下后半学期,我们见面的次数比较少。因为考试或其它杂七杂八的原因,让我们总是凑不到聚聚的时间。但我很喜欢跟他出去玩,在一起的时候,感觉总是那么愉快自然,丝毫不须伪装造作。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在他面前看见自己的可爱之处,这也许就是后来我会喜欢上他的原因吧。

在这段鲜少见面的期间,我认识了另一个人,和小田同校,也是清华的。我们姑且称这个人为A君吧。这位A君是我室友国中同学的大学同学,这关系有点复杂,不过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我要说的是,这段时间因为这个A君,我渐渐淡忘了小田。一方面是因为跟小田很少联络,再则是A君次数频繁地打电话来,占去我不少记忆体空间。

哎,这一场恶梦我还是不太想提,跳过去吧。总之,因为A君,使我有好一阵子心情恶劣到极点,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儿来,就这么到了要升大四的暑假。

那个时候本来想考公务员的,所以暑假经常要补习,于是我申请了暑期住宿。转眼间,我的大学生活就剩那么一年了,大家为了自己的前程,也都各忙各的去了。同学经常都不见人影,虽然明知一定会这样,还是觉得很孤单很寂寞,情绪十分的低落。

这个时候,小田他又出现了。

那天我从补习班回到学校,看到书桌上有张字条,上面写着:‘乱马找你,叫你call他。”没想到小田竟用这个名字留话给室友,弄得室友一头雾水,还问我:“〞乱马〞是人的名字吗?”呵..

我用宿舍地下室的公用电话打给小田,刚好是他接的。

“嗨,找我有什么事吗?”我的心情忽然变得很愉快。

“嗨..”他嚷了起来:“听到你的声音真好!”

这时我觉得心中有一股暖意,好久没和他联络了,听到他的声音我也很开心。这个时候的我,真的需要有个好朋友陪我聊聊。

“我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好啊,去哪里?”

“这个嘛….”

我发现我们两个每次要讨论去哪里玩都是一样的模式-

一、他找我出去玩。

二、我问他想要去哪里。

三、他说他也不知道,礼貌地问我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四、我说都好啊,只要可以出去玩就好。

五、他想了半天做出最后决定。

不过其实他通常都已经有个底了,只是尊重我的意见先问我有没有特别想去哪里,不过我想他大概早就习惯了我说“都好”吧。

“你要不要去看外星人?”小田提议:“在中影文化城那附近有展览。”

那时因为江晃荣说要公开〞解剖外星人的录影带〞,新闻媒体经常报导这方面的消息,因而掀起了一阵外星热。

“好啊,顺便把你的外套和漫画还给你。”

“对后..”他笑了笑:“都快变成你的了。”

“你的外套放在我的衣柜里,一天到晚和我的衣服裙子混在一起,早晚会变成娘娘腔,我看你还是赶快把它领回去吧。”

“是这样吗?那我还真是羡慕我的外套。”

我们约在火车站东三门电视墙旁的候车室。他每次上台北找我,我们都在那里碰面,算是约定的老地方。

带着他的外套和漫画,我觉得真是重得要命,就先把这些东西寄放在地下室的寄物箱,然后再到候车室等他。我百无聊赖地翻阅著杂志。也不知道他哪时来的,来了也不叫我一声,就坐在我旁边的位子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结果我好久以后才发觉,真是够钝的了。

前往公车站牌的途中,小田忽然说:“被人喜欢感觉好奇怪喔。”     

“什么?”我听不太懂。

“最近有几个学姐学妹说喜欢我,我觉得那感觉好奇怪,为什么要喜欢我呢?我想她们大概都误解了我的意思了。”

〞几个〞学姐学妹?在清华耶!我开始重新打量起小田。说真的,他的条件是挺不错的,可是应该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我忽然想起他曾经跟我说过,他的直属学妹在人前人后俨然都把他当成自己的男朋友,害他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啊..对了..

我想我可能找出问题的征结啰。他这个人啊,实在是太温柔了!他体贴的举止让他的异性朋友全都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再加上他在别人面前总是那么开朗的样子,又有能力又有才华,还是系上的风云人物…(这不是我在信口开河呢,我有好几个在清华的朋友都认识他,不认识他起码也听说过他,包括前面提到的那个A君。)

综合以上种种原因,大概就能解释为何他是如此地有女人缘吧。而且我也开始告诉自己,小田并不是只对我好,他对所有的人都一样好,千万别误会了他的意思了。

我们坐公车过去,到了目的地,就买了门票进去参观。里面主要是一些图片和文字介绍,举出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证据来证明幽浮和外星人的存在。另外还佐以一些外星人的模型。

我发觉他在来之前认真地做了功课。他事先翻阅了一些相关的资料,所以一边参观还一边为我解说,然后很期待地告诉我他们等一下可能会放解剖外星人的录影带。

“人啊,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他忽然说:“对方明明还没做出什么伤害你的举动,却老想着要如何把对方消灭。”小田总是这样,不时地冒出一些惊人之语。跟他相处,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是枯躁无聊罢。

参观毕,我们坐到电视机前,等着他们放录影带。在等待的时间里,我们就在那儿说说笑笑地玩着。他突然装出一副吃惊的表情指着我:“你你..你的肩膀上有外星人!”

“蛤?”我转头一看,一只外星人黏胶娃娃黏在我的肩上,这是刚才买票入场时发的小赠品。不知道他哪时放的。

“喂,你哪时放的?”

“我才没有..”小田矢口否认:“你看,我的在这里!”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外星娃娃。

“咦?你什么时候多拿了一只?”

“我没有我没有,你都不相信我!”相信他才怪咧!几分钟之后我发觉我的肩膀上站了两只!

总算是开始放录影带了,可是它只是重播前一阵子三台的一些新闻报导专题而已。像哪里的田地又出现了一些奇妙的几何图形;或是哪里的牛只死了一地,血被抽干,头也不见了什么的。这些我们以前就听说过了,并不新鲜,想看的是那不知是真是假的解剖Gray的历史镜头。但结果发表这段录影的日子是另一天,我们有些失望,所以还没看完就走了。

出了展览场,我们到附近的故宫至善园散步。人不是很多,有一种闲逸的感觉。我们找了个凉亭坐下休憩。有微风吹着,凉凉的很舒服。我们有时没说什么话,就对着池里肥得过分的鲤鱼发呆。那些鲤鱼可真是爱吃,哪里有人丢鱼饲料,它们就蜂拥而至,溅起的水花好不惊人,有点恐怖。

“等一下你想去哪里?”

“嗯?”

“去士林夜市吃东西好不好?”

好是好,可是我们连坐几号公车、在哪里下车都不知道。不过小田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我们就决定慢慢找,心想总会给我们找到吧!   

我们坐上一班公车,开始困惑起要在哪里下车:“ㄟ..刚刚来的时候,不是有一个地方很像士林夜市的?”

“好像有喔….在哪里?”

“还没到吧?”

“等一下,看,是不是那里?”

“对对对..快,快下车!”我们急忙拉了铃,匆促地下车。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 是夜,我辗转反侧,而且怎么等也等不到学长的电话,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看看他到底怎么解释

    该不会他们现在正在一起吧?

  • 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外面住过,这是第一次。

    在家里,爸妈宠我宠得跟什么似的;住进宿舍以后,也一直有苏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 “住好好的干嘛要搬到外面去?”妈听了我的要求,觉得我莫名其妙:“你不是很喜欢跟那个苏琳腻在一起吗?”
  • 林平伟!怎么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着:“吓一大跳吧!”
  • 小琳子,你怎么了?”听到苏琳虚弱无力地说着奇怪的话,我暂时放下了自己锥心的痛苦。
    “平伟昨天晚上打电话来,说要跟我分手。”苏琳的语气平静,可是听起来很虚。
  • 出了车站,我们坐251 到公馆的东南亚去看电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还不错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无妨。

  • 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吗?我是说..“爱”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识地敲著space 键,百无聊赖地浏览著BBS上某个板的文章。这是个星期六,一个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