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7)

弱水三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9日讯】上了车之后,我们开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后..往哪里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里的公车手册,开始翻起士林区的地图。

“太好了!你有地图!”小田很高兴地说。

我们就在路旁研究了起来,然后慢慢摸索,走错了好多路。小田还情有可原,不过我就太丢脸了,真是路痴一个。没办法啊,北区不是我的地盘嘛!

最后,好不容易(一点也不夸张,真的是〞好不容易〞啊)我们终于找到了士林夜市,觉得非常地欣慰。

我们在路边看到了卖烤章鱼丸子的摊子。小田问我:“你吃过吗?”我摇摇头。

“那你要不要吃?”

“可是天气好热喔,我吃不下。”

“不然这样好了,我们一人吃一半?”

“嗯。”

我们买了一盒烤章鱼丸子,到金鸡广场的露天座位吃。我用竹叉叉起一个放到嘴里,还没咬到我又赶快拿出来。“怎么啦?”小田问。“烫..好烫喔。”后来我学乖了,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结果也不是很优雅,松松的烤章鱼丸子散得乱七八糟。

小田忽然停下动作看着我。

“干嘛?”我手里拿着一个破碎的丸子,一脸尴尬。

“看你吃啊。”

“不要!你这样看我哪吃得下去啊!”真是的,分明就是故意看我出丑嘛!

解决了那盒烤章鱼丸子后,我们起身去逛夜市,结果却什么都吃不下了,真不知道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我们呆坐在金鸡广场前看人捞鱼,忽然觉得好累好想睡觉,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走吧。”小田站起身来。

“要回去了吗?”我也跟着起身。

“看你啊。”

“你住得比较远,应该是看你方便才对。”

“坐中兴号很快的啦。”

我发现其实我们两个都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只是这样下去讨论到天亮也不会有结果。我们以前出去玩,大概都是到六点、七点吃完晚餐以后就说拜拜了,但这一次却觉得好像还没玩够。

“那..要不要去看电影?”小田提议。

“看哪一部?”

“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看的?”

“没有耶。”

“那看Brave Heart 好不好?”

“Mel Gibson演的?”

“对对..”

上了公车,我想这次可没问题了,反正在西门町下车准没错,那边一堆电影院,总有一家在演吧。

“那我要先睡一下喔。”小田说。     

“你睡啊。”

“那你呢?”

“总不能两个人都睡着吧,那不然等一下谁叫我们下车?”

“没关系啊,”他说:“大不了多坐一圈不就绕回来了吗?”一脸认真的表情。

“神经..没关系啦,你睡你的,反正我在车上睡不着。”

小田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越睡越沉,到最后又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对着车窗外发呆,打了个呵欠。华灯初上,满街都是人,好不热闹。这就是台北的夜。

中山北路的路况似乎不很好,不但塞车,且路面颠簸不平,坐公车比坐云霄飞车还刺激。忽然一个很大的震动把小田惊醒了,他睁开眼睛,好像还搞不清楚情况。我笑说:“路面不平而已,你继续睡吧。”他愣了一会儿,然后拍拍我的肩,好像拍枕头那样,倒下又睡着了。

到了西门町,我把他叫醒。下了车之后,东张西望地看哪里在演Brave Heart 。一抬头,发觉马路对面的总统戏院刚好在上映这一部。我们很高兴地穿过马路,到了戏院门口。结果一看时间,不妙,这部电影太长,等看完就十一点多了,我怕会赶不上门禁,开始犹豫了起来。

“怎么办?”小田问我。我很无奈地答道:“我是想看啊,可是这样我会来不及回去,难道要我睡在马路上啊?”

“不会啦,”他思索了一下,说:“看完要是来不及,你可以坐火车回家,或是到我那里去也可以。”

我睁大了眼睛瞪着小田:“你是说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啊,”小田理所当然地说:“解决的方案有很多嘛。不然我还可以先坐计程车送你回学校,再坐回车站啊。”不知道他这么想看这部片子,刚才还累得要死,一说到看电影什么精神都来了。

“那好吧,反正大不了回家就是了。”

Brave Heart 应该有很多人看过吧?讲的是William Walter,一个苏格兰的民族英雄,为了争取自由、反抗英格兰暴虐无理的统治,起身领导革命,最后惨烈牺牲的故事。

我本来就爱哭了,一看到这样的电影更是哭得乱七八糟,可是被小田发现的话就太丢脸了,所以我都很小心地掩饰著。

出了电影院,已经十一点多了。我很少这么晚还在外〞游荡〞,所以也不知道236 还有没有车,心想干脆回家算了。于是打算和小田一起走到火车站坐车,顺便把早上寄放的东西拿出来。   

路上小田问我:“你刚才有没有哭?”

“没有!我怎么可能会哭呢?”脸上还装出一副〞开玩笑,你问这什么问题〞的表情。

“骗人,哭得淅沥哗啦还敢说。”什么嘛,原来还是被看到了,那他还故意问我,真是的。

时间很晚了,路上没什么人,暗暗的有点恐怖,幸好是两个人一起走,不然还真令人有点毛毛的。

走到重庆南路的时候,我发现路口竟出现了一辆236 ,真的是又惊又喜!我拉拉小田说:“看,有236 !”我举起手用力地挥了挥,虽然不在站牌边,不过司机先生还是很好心地停了下来,他大概也能谅解,这么晚了叫车不方便。

车门开了,我跳上车,对小田摆摆手:“那我回去了,你路上要小心啊!”小田忽然想到什么似地急嚷说:“钥匙..钥匙啊!”

啊!对后!他的外套和漫画..车门要关上了,我隔着车窗对他喊著:“明天..明天我来拿!”小田无奈地笑了笑,对我挥挥手。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 是夜,我辗转反侧,而且怎么等也等不到学长的电话,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看看他到底怎么解释

    该不会他们现在正在一起吧?

  • 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外面住过,这是第一次。

    在家里,爸妈宠我宠得跟什么似的;住进宿舍以后,也一直有苏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 “住好好的干嘛要搬到外面去?”妈听了我的要求,觉得我莫名其妙:“你不是很喜欢跟那个苏琳腻在一起吗?”
  • 林平伟!怎么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着:“吓一大跳吧!”
  • 小琳子,你怎么了?”听到苏琳虚弱无力地说着奇怪的话,我暂时放下了自己锥心的痛苦。
    “平伟昨天晚上打电话来,说要跟我分手。”苏琳的语气平静,可是听起来很虚。
  • 出了车站,我们坐251 到公馆的东南亚去看电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还不错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无妨。

  • 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吗?我是说..“爱”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识地敲著space 键,百无聊赖地浏览著BBS上某个板的文章。这是个星期六,一个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