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8)

弱水三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30日讯】

这个暑假似乎特别炎热漫长,不知道要怎么打发好。本来和阿惠约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却因为她妈妈的一句:“只有两个女孩子去那里多危险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机会,有点郁闷。

也不知为何,我曾经想过,如果能和小田一起出去旅行,一定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只不过我从来不曾和男生单独在外过夜,这样的提议好像有点怪怪的,所以我也就一直没有向他提起。

没有补习的时候,我多半在家里看看电视、玩BBS 。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儿来,我想我的情绪低潮期还没过去。

那天上线,我忽然觉得很烦,就随便在计划档上打了一句‘不想当女生了啦’,没想到小田也在,他就找我聊天。

“为什么不想当女生了?当女生多好啊!”

“是啦,当女生有些地方是不错,可是..”我解释道:“如果因为这个女生的身份而不准我做某些事的话,那就不好了。”

“喔..怎么了吗?”

“本来说好要和同学一起去旅行的,可是因为都是女生..所以OOO,然后XXX啦…”真是越想越不甘心。

“这样啊..”小田想了想,问我:“我要去玩耶,你要不要跟?”

“啊?要去哪里?”我吓了一跳,才刚想着和他一起去旅行一定很好玩,没想到他就开口了。不禁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会读心术。

“去鹿港。”

“什么时候?”

“看你哪时可以啊。”

然后我们就开始讨论起来。其实我觉得他好像也没怎么把我当女的看,有时倒比较像是哥儿们。

小田是那种很随兴的人。不喜欢计划东计划西的,觉得出去玩还要担心这考虑那的就没意思了。

自从认识了小田,我的个性有很大的转变。我以前是一个顾虑很多,胆小又怕事的女生,但现在却变成一派乐天,做什么事都勇往直前的乐观主义者了。在许多事情上的价值观,我的想法也做了修正改变。怎么会这样呢?我好像中了他的毒似的。

举个例子来说吧。我从前一直认为平安淡泊就是福,和以前的男朋友在一起时,甚至也有〞乖乖在家当个家庭主妇也不错〞的念头。一直到认识了小田,我发觉整个世界都变了,生活不再像我所想的那么狭隘,多出了许多我从来不曾留心的趣味。也忽然强烈地感受到,人的一生不过短短数十载,不好好把握,多看看这个世界,岂不是白来了这一遭?

小田热爱自然的一切以及古老的文化。他和青翠的山峦、蔚蓝深邃的海洋、一望无垠的星空、庄严肃穆的古寺庙宇似乎是一体的。我想,他是一个落入凡间的精灵,正如一些星座书上对水瓶座的评价。

到了约定好的日子,我背著旅行袋,下新竹和他集合。到了新竹火车站,我打电话告诉他我到了,他就带着行李到车站来找我。

“要坐什么车?”我问。

“随便啊,火车也可以。”小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会有位子吗?”我有点怀疑。因为他不知道我哪时会到,所以也没买预售票。

“有啦有啦,”小田很有信心地说:“又不是什么假日,现在去买也会有位子的。”  

我半信半疑地走到窗口买票,拿起来一看,竟然真的有位子,太好了!

我们坐的是海线的火车,海若隐若现地出现在车窗外。经过某一处海滩,小田说:“这里很好玩喔,沙子白白软软的,好棒的沙滩。”语毕,竟发起呆来,像是陷进记忆的漩涡。我忽然明白了他可能在想的事,可是我却希望我想的是错的。

坐到彰化站下了车,我们转搭彰化客运到鹿港。因为他带了鹿港的旅游手册,所以应该是不会迷路。

坐在公车上,我迷迷糊糊睡着了,头不住地往前点着,不过我还有点意识。忽然我发现他刻意把身体坐正,这样一来我就可以靠到他的肩膀。于是我装作不知情地接受他的好意。

下了车,我们沿着中山路一个景点一个景点慢慢地参观。一直走到鹿港最有名的画灯笼的老师傅吴敦厚家门口,小田说他想要进去看看那些灯笼。我便对里面的一个中年人(后来才知道是老师傅的儿子)颔首致意:“可以进去看一下吗?”“可以啊,进来看吧。”他很客气地招呼我们进去参观。

老师傅的儿子很热心(太热心了,害我们差点走不了)地为我们介绍,并很骄傲地说许多外国访客都大批地订购。小田的台语很不行,不时地问我老师傅的儿子在说什么。正当我们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著的时候,发觉在后厅午睡的老师傅被我们吵醒了。我很不好意思地向他道歉。老先生很和气呢,对我们笑了笑,表示没关系。

正当我们想离开的时候,不意老师傅的儿子发现小田的旅游手册上盖了一个篆刻的章,便问道:“刻得不错,你在哪里刻的?”“我自己刻着玩的。”他就央求小田刻一个给他父亲,还说很多名家都刻给他父亲了。小田半敷衍著答应了他,最后差点仓皇逃离。

“你刚刚都不救我!”小田埋怨著。

“救你什么?”

“他拉着我讲个没完啊!”

“怎么救嘛?不过你倒是不错啊,可以和那些名家媲美了。”我笑嘻嘻地消遣他。

开始了下一段的参观行程。小田看看我的背包,问道:“重不重?我帮你拿。”我摇摇头:“不会啊,我自己背就可以了。”他再看了看我的背包,不甚相信地说:“我拿拿看。”

我把背包递给他,他睁大了眼睛说:“小茜小姐,你带了什么东西来啊?里面放石头吗?这样还叫不重?”

“还好吧…”我伸手想将背包拿回来。

“还是我帮你拿啦。”说着便将我的背包背上。

“不用啦,你自己也有行李啊。”

“你背我的好了。”他把肩上的袋子卸下给我,比我的轻多了,我到底带了什么不必要的东西来啊?好像都是很必要的啊…

鹿港有大大小小数不尽的庙宇,每一间他都很有兴趣,还不时拿出他的Canon单眼相机这里拍拍那里照照。他很擅于与人交谈,经常和庙里的阿桑聊上两句。

有时他会忽然想到什么似地说:“来,你在这里站好,我帮你照一张。”我发觉我拙拙的,不会摆什么好看的pose,倒是他给了我不少〞指点〞:“对了对了…头再转过来一点!”、“笑啊,要笑才可爱!”

因为到鹿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所以逛没多久天色就暗了下来,于是我们打算先找一间旅馆放东西。我们随便选了一间小旅馆,问过了价钱,就决定在此歇脚。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了车之后,我们开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后..往哪里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里的公车手册,开始翻起士林区的地图。

  •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 是夜,我辗转反侧,而且怎么等也等不到学长的电话,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看看他到底怎么解释

    该不会他们现在正在一起吧?

  • 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外面住过,这是第一次。

    在家里,爸妈宠我宠得跟什么似的;住进宿舍以后,也一直有苏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 “住好好的干嘛要搬到外面去?”妈听了我的要求,觉得我莫名其妙:“你不是很喜欢跟那个苏琳腻在一起吗?”
  • 林平伟!怎么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着:“吓一大跳吧!”
  • 小琳子,你怎么了?”听到苏琳虚弱无力地说着奇怪的话,我暂时放下了自己锥心的痛苦。
    “平伟昨天晚上打电话来,说要跟我分手。”苏琳的语气平静,可是听起来很虚。
  • 出了车站,我们坐251 到公馆的东南亚去看电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还不错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无妨。

  • 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吗?我是说..“爱”噢...

    ‘咑......咑......’我的食指下意识地敲著space 键,百无聊赖地浏览著BBS上某个板的文章。这是个星期六,一个仍有寒意的初春夜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