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9)

弱水三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30日讯】Check in之后,老板娘领我们到房间去,原来就在一楼柜台的旁边而已。我们检查了一下设备,该有的都有了,便心满意足地打开冷气打开电视把自己扔到床上。

“我先去洗澡好了。”

我拿了盥洗用具和衣物进了浴室,发觉门有点怪怪的,好像锁不起来,便用力地去推锁的开关,才把门锁住。可是锁住之后,忽然又觉得不对,等一下该不会打不开吧?便试着开门,竟然真的打不开了!

我有点紧张,拍著门说:“小田!怎么办?门打不开了。”

小田匆匆跳下床到浴室门前说:“要不要找人来帮忙?”

我手忙脚乱地扯著锁,总算是给打开了。

小田检查了一下锁,提醒我:“不要关得太用力啊,会拉不出来的。”“好。”

等我洗好澡出来,小田竟然抱着枕头裹着被子睡着了!这还得了,这下他不睡到天亮才怪!才八点多耶,又不是到鹿港来睡觉的!于是我用力掀开他的被子:“起来啦,不要睡了,去洗澡!”

他还是赖著不肯起来,缩成一团嚷道:“好冷喔,被子还我啦!”

“不还!快点起来!”

结果他还是蜷在那里说什么也不肯起来洗澡。我索性把他的枕头抽掉,伸手用力想把他拉起来,可是拉起来之后两秒钟他又倒下继续睡。我就拿枕头打他:“起来啦!”他也不甘示弱地搔我痒,最后我们干脆打起枕头仗来了,闹成一团。

后来他总算认输,整理换洗衣物洗澡。几分钟以后他洗好出来,把衣物用具放进袋子,然后又很好奇地瞥了一下我的背包:“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啊?我可不可以看一下?”

“不行!”要是真的被他发现了什么〞废物〞的话,不被他笑死才怪咧!

看了一会儿电视,小田提议去吃东西。我们拿了钱包,正想锁门的时候,才赫然发觉老板娘没给我们钥匙!

于是我们到柜台询问:“老板娘,我们想出去一下,可以把钥匙给我们吗?”

“不用啦..”看起来很豪爽的民宿老板娘说:“没人会拿你们的东西,我就在这边看着啊。”

忽然让我联想到夜不闭户的大同世界理想生活。呵…

走出旅舍,街道上还有几间店没打烊,行人不多,大概是小镇的人习惯早睡吧,四周有种静谧的感觉。我们穿着简单舒服的T恤和短裤,步履悠闲地慢慢散步著。夜晚的微风徐徐吹来,小田在我的身边说说笑笑的。我忽然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希望这是一条永远走不完的路。

“你要吃什么?”小田问我。我四顾张望了一下,可选择的也不多。

“随便吧!现在不是我们选食物,是食物选我们!看看哪家还没打烊就去哪家吃啰。”

然后我们决定去吃炒饭,我们两个点了一样的虾仁炒饭。饭一送来我便开始认真地把葱给挑出来,头越来越低,几乎都碰到盘面了。我的思绪开始起伏,我为我这样的心情而感到不安。

“小茜,你累了啊?”

“嗯?没有啊。”我笑着摇摇头。

用餐完毕,我们走回旅馆,习惯性地又打开电视找电影看。冷气的威力很强,我们缩在被子里,靠着枕头看电视,结果越睡越成懒人姿势,到最后几乎躺平了。跑来跑去玩了一天,不累才怪呢!

“我觉得你戴眼镜比较好看耶。”小田忽然说。

因为我盥洗完毕之后,都会把隐形眼镜换下,而戴上普通的眼镜,所以这会儿我是戴着我那副有点老气过时的眼镜。小田这么一说倒让我觉得他连审美观好像都和别人不一样,从来没人说我戴这副眼镜比较好看咧。

“是吗?”我怀疑地问。

“真的啦!看起来很有气质、很聪明耶!”小田很认真地说。

“什么叫做〞看起来〞?只有〞看起来〞有气质、〞看起来〞聪明吗?”我捏了他一把。

小田连忙解释:“没有啦没有啦,我不是这意思~~”

我们一直打打闹闹到很晚,后来发觉时间不早,该就寝了。再不睡的话,明天大概就会看到两只熊猫呢!

我跳下床关了电视、电灯,并检查一下房间是否上了锁,然后就准备睡了。

可是〞就寝程序〞虽然已经完成,我们却还是吱吱喳喳地讲个没完。聊著聊着我发现小田越挨越过来,便嚷道:“喂!我快要被你挤下床了啦!过去一点!”边说边用力将他推到另外一边。

“好嘛..”他把被子和枕头拉过去,那一小床棉被经他这样一拉,我就快没得盖了。

我坐起身:“你抢我被子喔!”然后用力把棉被全拉回我这里,他便在一旁瑟缩,故作可怜状地说:“好冷喔~~”   

(作者按:我每次想到这一段,都还忍不住笑个半天,我们两个真是够幼稚的了:))

“好啦好啦,分你一点好了。”我拨了棉被的一小角给他,转过身又自顾自地睡了起来。

“呜…小茜小姐,这样太少了啦。”小田埋怨起来。

“好吧,”我把一半的被子还给他:“可是你要答应我不能再吵了喔,不然我们都不用睡了,明天就会很惨的。”

“好..那现在开始约好都不能说话了唷。”

“好。”

安静了一会儿(唉,就那么一会儿)之后,小田又开始吵了:“小茜,我睡不着。”

“为什么?玩了一天你还不累吗?”虽然我这么问他,可是其实我自己也睡不着。虽然我真的是很累了,可是这样的旅行经验对我来说真的好新鲜喔,所以让我高兴地阁不上眼。我猜小田大概也和我一样吧。

“不知道啊..”小田说:“大概是出来玩太高兴了。”

然后我们又开始聊天,过了一会儿我忽然想到不是约好了不能说话的吗?怎么还是讲个不停咧?

“不能再讲了啦!半夜三点多了耶!”这回真的得睡了。

隔天我们一直睡到早上九点多才起床。我醒过来的时候,小田已经在盥洗了,我就再赖了几分钟床。

等小田从浴室出来,就换我进去。他把电视打开,有了许多人的声音,整个房间因而〞活〞了起来,精神好像也稍稍振作了一点。

盥洗毕,我站在镜子前扎起辫子,小田则很好奇地在一旁看着。

等整装完毕,我们就要开始未竟的行程,还有好几个地方没参观过呢。等都参观完了,我就得回学校去,隔天要补习。

可是,我并不想回去。

注:这段行程后来成了‘永恒的交叉线’这个故事的缘起。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个暑假似乎特别炎热漫长,不知道要怎么打发好。本来和阿惠约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却因为她妈妈的一句:“只有两个女孩子去那里多危险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机会,有点郁闷。
  • 了车之后,我们开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后..往哪里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里的公车手册,开始翻起士林区的地图。

  •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 是夜,我辗转反侧,而且怎么等也等不到学长的电话,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看看他到底怎么解释

    该不会他们现在正在一起吧?

  • 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外面住过,这是第一次。

    在家里,爸妈宠我宠得跟什么似的;住进宿舍以后,也一直有苏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 “住好好的干嘛要搬到外面去?”妈听了我的要求,觉得我莫名其妙:“你不是很喜欢跟那个苏琳腻在一起吗?”
  • 林平伟!怎么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着:“吓一大跳吧!”
  • 小琳子,你怎么了?”听到苏琳虚弱无力地说着奇怪的话,我暂时放下了自己锥心的痛苦。
    “平伟昨天晚上打电话来,说要跟我分手。”苏琳的语气平静,可是听起来很虚。
  • 出了车站,我们坐251 到公馆的东南亚去看电影。Tom Hanks 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而且Forrest Gump也还不错看,所以我想再看一次也无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