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10)

弱水三千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30日讯】继续我们的行程逛了一会儿之后,小田把旅游手册交给我:“小茜,你来看地图吧。”

“好。”

我是个有点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图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认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时我就停下脚步对着地图研究起来:“假如这边是东边的话,那..”

“喂..”小田看不下去了:“地图给你有跟没有好像一样嘛!”他接过地图,看了一下:“往这边吧。”

“哇..好厉害喔!”我笑嘻嘻地拉着他肩上的旅行袋,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边走,好像是个怕走丢的孩子似的。边逛他边跟我说故事,偶尔认真,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在胡说八道。就这么走走看看照照相,不一会儿就下午了。

整个鹿港小镇都被我们逛遍了以后,我们就要打道回府了。可是因为他要回新竹,而我要回台北,所以不知道要坐什么交通工具回去。

“要怎么回去?”我开口询问。小田想了想,却没给我回答。

到了彰化火车站,小田径自到售票口买了两张票。我凑上前一看,两张都是到新竹的。

“为什么买两张到新竹的?”我很好奇。

“先一起回新竹再说啊。”

“噢。”

上了火车,发觉非假日出来玩真好,都没人跟我们抢座位。我们坐在第一排的位子,鞋底贴著墙,半躺着窝在座位里。

“要不要吃?”小田递给我一包梅片,是昨天逛古街的时候买的。

“好。”我接了过来。看着车窗外干净的蓝天,缀著几朵懒懒的棉花糖云。我的心情开始越来越低落,真的不想回去耶。

正当我在发呆的时候,小田偷偷把梅片上的包装标签贴在我的衣服上,上面还标明了制造日期和地点。然后故作神秘地问我有没有发觉自己哪里不一样。我东翻翻西找找,最后总算是让我在背后找到了那张标签。我不甘示弱地黏回去,结果又偷偷被他贴了好几次(作者按:等等..这不是小学生在玩的吗?)。我干脆把那些标签全部撕下来贴在墙上。因为我坐靠窗的位子,所以他一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就会被我看到。

我发现自己也实在太会伪装了,明明心情很不好,还可以嘻嘻哈哈的跟他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胡闹了一会儿,小田睡着了,而我仍旧对着窗外的天空发呆。我一直在想,让我不想离开的,到底是小田,还是这种远离尘嚣的感觉?

到了新竹,小田说:“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吧。”

我们先到三商巧福随便吃了碗面,再到以前去过的一家茶坊聊天。我觉得身心俱疲,已经没有掩饰下去的力量,话开始越来越少,垂著头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

“你怎么心情不好的样子?好像快哭出来了..”小田注意到我有点怪怪的。

“有吗?”我勉强挤出一点微笑。

小田想了一下,竟然问我:“你是不是生理期来啦?”一本正经的样子。

我一愣,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不是啦!神经!”

小田,你这个白痴!

吃完饭后,他送我去坐车。上了中兴号,我在车上对他挥挥手,然后坐在椅子上开始不可抑止地哭了起来,我知道这下我完了。

回到学校,我和小田仍旧保持偶尔的联络,一切都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我想只有我的心情罢。从前,小田对我而言,和其他的朋友并没太大的不同,因此他若即若离、忽冷忽热的态度,我并不以为意。可是现在不一样,要是隔一段时间没有他的音讯,我就会十分沮丧。好不容易感觉被时间冲淡了些,他又会〞适时〞地打电话来。那感觉像在海中浮沉,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再过不久就是我的生日。生日在暑假的人是最容易被遗忘的。不过我并不在乎,我只希望那天可以和小田一起出去玩。但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谁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的生日呢?

在我生日的前一个礼拜,小田打了通电话来:“星期六有没有空?”星期六?那不就是我的生日吗?

“有..有事吗?”我有点困惑。

“我有一些东西要给你看。”神秘兮兮的样子。

“对了,我想你最好带一些盥洗用具和衣服喔。”小田又说。

“为什么?”我越来越糊涂了。

“说不定会用到啊。”为什么会用到?真奇怪。

我忽然觉得小田也许真的会什么魔法也说不定。不然为什么每次我所期望的事,都会成真呢?

到了星期六,我下去找他。坐中兴号在清华大学下车后,便在路边拨了通电话给他,告诉他我到了。

“田浩伟啊?他出去了喔!”耶..明明是他的声音,竟然跟我说不在!

“不在是吧?好好好..那你告诉他,别让我遇到,不然我一定好好修理他!”

“啊..好啦好啦,不玩了,我过去接你。”

“好。”

小田载我到他的住处。他让我看一些他用电脑做的动画,有什么卡通人物的选美比赛、太空船、小人儿跳舞等等。小田说他每次都浪费一大堆时间在这上面,可是仍旧乐此不疲。

他画的卡通很有趣,害我笑个不停。

忽然间,我看到他的电脑旁边放了一张照片。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发长及肩,抱膝坐在草地上,笑得甜甜的。

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那是他以前的女朋友。

现在回想起这件事,都还能强烈地感受到当时的震惊与难过。

我指指照片,故作轻松地问道:“这个女生是谁啊?”

“噢..那..是一个高中同学。”小田似乎没料到我会去注意那张照片。

“你把高中女同学的照片放在桌前?”更何况,小田不是竹中的吗?何来女同学之有?

小田停顿了一下,终于老实地说:“那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啦。”

“你一定还很喜欢她喔?”我把照片拿起来端详。

“嗯?怎么这么说?”

“不然为什么还摆着她的照片?”

“喔..以前很喜欢啦。”小田漫不经心地说。

“现在一定也是啊,不然怎么可能放她的照片?”我发觉我越来越讨人厌了。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Check in之后,老板娘领我们到房间去,原来就在一楼柜台的旁边而已。我们检查了一下设备,该有的都有了,便心满意足地打开冷气打开电视把自己扔到床上。
  • 这个暑假似乎特别炎热漫长,不知道要怎么打发好。本来和阿惠约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却因为她妈妈的一句:“只有两个女孩子去那里多危险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机会,有点郁闷。
  • 了车之后,我们开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后..往哪里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里的公车手册,开始翻起士林区的地图。

  •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 是夜,我辗转反侧,而且怎么等也等不到学长的电话,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看看他到底怎么解释

    该不会他们现在正在一起吧?

  • 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外面住过,这是第一次。

    在家里,爸妈宠我宠得跟什么似的;住进宿舍以后,也一直有苏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 “住好好的干嘛要搬到外面去?”妈听了我的要求,觉得我莫名其妙:“你不是很喜欢跟那个苏琳腻在一起吗?”
  • 林平伟!怎么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着:“吓一大跳吧!”
  • 小琳子,你怎么了?”听到苏琳虚弱无力地说着奇怪的话,我暂时放下了自己锥心的痛苦。
    “平伟昨天晚上打电话来,说要跟我分手。”苏琳的语气平静,可是听起来很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