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26)

弱水三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30日讯】到了家聚的那天,我虽然心情颓丧,因为我可以预期到学长的表情会有多么冰冷,可是还是得去啊,毕竟是我办的,还得出钱请客咧。

准时到了台大校门口,雪特!跟上次一样,又只有我先到,这次不知道要等多久。

等等等,过了二十分钟,我开始火大了,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搞的啊?撇开学长姐不提,连学弟也敢给我迟到这么久,简直是皮在痒!

我气鼓鼓地拨了学弟的手机,响了一会儿,通了。

“学姐,你今天晚上为什么不能来?好可惜喔!”

“蛤?”我顿时一头雾水。

“对啊,平伟学长说你今天晚上有事不能过来了不是吗?”

哇咧…就算以前我对他不好也犯不着这样整我吧!

“叫林平伟来听电话!”我怒气冲冲地。

“简大美女,有事吗?”林平伟接过电话,痞子似的耍赖的语气。

“你还问我有事吗?你这个天杀的,你们现在人在哪里啦?”

“我们现在在士林啊。”

“士林!你!@#$%^&**&^%$#@!﹝自动消音处理﹞”

“好了好了,别气了啦,又不是没人陪你。”

“谁陪我?啊!…”我忽然懂了:“你该不会是把电视上那一套搬到现实生活中来演了吧?”

“嘿嘿,有何不可呢?人家希望你幸福啊。”这林平伟!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嘛!

“你…”我不晓得该怎么接下去:“算了算了,我要回去了。”等下看到学长要我怎么跟他解释啊?搞不好他还以为是我故意安排的咧!

挂断电话,赫然发现学长已经站在我旁边,而且不知道站了多久。

“我第一次听到你骂了那么多脏话。”学长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啊~被你听到了,好丢脸喔。”

“我们被放鸽子啦?”

“看情形好像是。”

“那怎么办呢?”

“要不就做鸟兽散,要不就先吃个饭再回去啰。”第一次家聚就办成这样,还被放荤鸟,我已经开始自暴自弃了。

“那我选先吃饭,我饿死了。”

“好吧。嗯…只有两个人的话,吃合菜好像不太划算喔?”

“会吗?我们以前不是都这样?”学长倒很坦然。

“嗯,那我们就照原定计划去吃川菜好了,我一想到我的宫保鸡丁、五更肠旺,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哇~不要再说了!”

于是饥肠辘辘的两人,直奔川菜馆,点了四菜一汤,然后低头猛吃。

“嗯,很好,跟我分开以后,你都没有食欲不振,食不下咽的症状,实力依然坚强。”

“你少耻笑我,你才是咧,分手之后好像忽然增加一甲子的功力,比以前更会吃了!”

在笑闹声中,从前的感觉又回来了,仿佛我们从来不曾分开过。

不过,吃完晚餐,步出餐厅的那一刻,四周的空气似乎又凝固了。

“你…还想去哪里吗?还是要回去了?我可以送你。”

“我…”老实说,我并不想就此结束这个夜晚:“吃得太撑了,我想去台大的校园走一走、散散步。”

这时候,学长也许会说:‘那好吧,你慢慢逛,我先回去了。’或者是:‘嗯,也好,我也吃得很撑,一起去走走好了。’

我看着学长,期待着他的回答。

“嗯,那就走吧。”蛤?这是什么意思呢?

“走去哪儿?”我似乎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你不是要去散步吗?”

“你也一起吗?”

“不然呢?等下谁送你回去?”

“噢。”

我的心中,有一股暖暖的感觉流过。

我们在椰林大道上慢慢走着,晚风凉凉的,温柔地轻抚过我们的脸颊。

“为什么那天晚上我打电话给你说家聚的事,你的语气听起来这么冷漠?”我终于忍不住地问。

“跟你说一件很愚蠢的事…”学长搔搔头:“一直到你打电话来的那一天,我都以为你和林平伟在交往。”

“为什么?”真是冤枉啊!

“老实说我也忘了我当初为何那么肯定…”学长笑笑:“我听说他交了新的女朋友,直觉就认为那一定是你。”

“你怎么不去求证呢?”

“那多糗啊?去问别人自己的前任女友现在在跟谁交往?我问不出来。”

果然是什么事都放在心底,别扭的个性。

“那后来你怎么知道的?”我好奇地问。

“就那天跟你讲完电话以后,阿霖责备我态度太冷淡,我才忍不住地说出心里的感觉,结果他当场哈哈大笑,说我白白生了这么久的闷气,我才知道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原来是这样…可是,”我继续追问:“我都已经跟你分开了,我跟谁在一起,你都不应该生气的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要做到可不容易,因为…”

“因为?”

“你就不要再问了吧…”学长别过头,不让我看到他的表情。

走着走着到了醉月湖旁,我们就在湖边坐下,有几只鸭子正悠闲地在湖里划水。

“我差一点点就要跑去念台大经济系了喔。”

“还好你没去。”

“嗯?”

“不然我怎么会认识你。”

“我们认识对方真的是件好事吗?”

“绝对是的,至少对我来说是。”

“我想…”我望向湖心:“对我来说也是的。”

待在学长的身边,我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就算此时此刻在湖边睡着了,我也不需要担心,因为我知道,有人会看顾着我。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还有学伴对不对,听平伟学长说的。”
    “呃…是没错…”啧!这学弟真难搞,本来想随便办个单支的家聚就算了,这下可好,我还要和林平伟讨论家聚的地点,真伤脑筋。
  • 说真的,最近还好吗?”
  • 续我们的行程逛了一会儿之后,小田把旅游手册交给我:“小茜,你来看地图吧。”“好。”

    我是个有点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图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认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时我就停下脚步对着地图研究起来:“假如这边是东边的话,那..”

  • Check in之后,老板娘领我们到房间去,原来就在一楼柜台的旁边而已。我们检查了一下设备,该有的都有了,便心满意足地打开冷气打开电视把自己扔到床上。
  • 这个暑假似乎特别炎热漫长,不知道要怎么打发好。本来和阿惠约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却因为她妈妈的一句:“只有两个女孩子去那里多危险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机会,有点郁闷。
  • 了车之后,我们开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后..往哪里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里的公车手册,开始翻起士林区的地图。

  •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 是夜,我辗转反侧,而且怎么等也等不到学长的电话,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看看他到底怎么解释

    该不会他们现在正在一起吧?

  • 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外面住过,这是第一次。

    在家里,爸妈宠我宠得跟什么似的;住进宿舍以后,也一直有苏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