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大陆一个普通家庭的辛酸事

刘惠(中国大陆)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18日讯】几年前,父亲得了肺癌,那时我上高二,弟弟上高一,我们家的经济一下子紧张了。为了给父亲治病,母亲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后来又张罗着向亲戚朋友借,再后来,亲戚们都不愿借了,因为借得太多,他们害怕我们还不起。我们家成了村里最穷的,在当地穷得出了名,而父亲的病情却不见好转,医生说他只能活三个月。

可以说是绝处逢生吧﹐一个偶然的机会,父亲学了法轮功。他的身体日见好转﹐每顿能吃两碗饭﹐全身也不肿了。父亲又开始下地干活﹐把家里欠的债一点一点还完。父亲炼法轮功治好了癌症的事情在我们当地是家喻户晓。

1999年7月后﹐当地政府、派出所多次到我家,强迫父亲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在大街上搜查他的包﹐强迫他按手印。今年2月28日﹐我父亲被大足县万古镇派出所抓走,胁迫父亲说出其他炼功人,父亲没有说。他们就去打另一名学员﹐当时很多人都听见了那位学员的惨叫声。父亲后来成功从派出所走脱。

父亲走脱当日晚上12点左右,派出所约15人闯入我家,要母亲把父亲交出来。他们满屋子乱翻,就连猪圈也不放过。其后几天,天天去人威逼母亲说出父亲下落。

父亲走后的第6天,姐姐、姐夫被抓走了。第8天,有人告诉正在坡上干活的母亲:派出所没抓住你老头,马上要来抓你了,你快逃吧。老实巴交的母亲吓坏了,赶快逃走了。

母亲突然离去,我弟弟在外打工﹐年仅五岁的侄女无人照料。父亲的哥嫂看其可怜,把侄女叫去吃了一顿饭,派出所的人马上到我伯父家要其交出我母亲。伯父说不出来,他们就说:怎么小孩在你家吃饭了?她肯定跟你交待了的。又问伯母:你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你为什么还要给他喂猪呢?伯母说,猪饿坏了,从圈里跑出来,我看到才去喂的。他们死活不依,非逼伯父伯母交人。伯父吓得再也不敢收留小侄女和帮母亲喂猪了。

小侄女在马路上哭,幼儿园的老师看她可怜,就把小侄女叫到她家。派出所的人当晚直奔幼儿园老师家,问她为什么收留小侄女,一定是她奶奶交待了。老师说:她是我学生,我看到她在路上哭,无人管才带回家。小侄女已经睡着了﹐警察又把她叫醒,要她说出奶奶在哪里。后来实在问不出啥﹐他们才悻悻离去。

我家的亲戚及我们的子女无一幸免,他们闯入我弟弟的丈母娘家,我婆家,我的工作单位,到处搜巡我父母的下落。他们连我六岁的孩子也不放过,警察在他上学路上截住他,打听我父亲下落,还别有用心问我儿子是否炼法轮功。

现在﹐我满头白发的老父亲仍流浪在外﹐母亲有家不能归﹐年仅五岁的侄女居无定所。这一切﹐只因为父亲不愿放弃炼法轮功﹐炼这个功治好了他的癌症。在中国大陆﹐现在只要是有关法轮功的事,无人敢过问,无人敢言半字,否则就会被严查严办。警察说﹐他们是执行上级的命令。这世道﹐老百姓哪有说理的地方。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11-18 2: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