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专访:小酒吧经营者的困惑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21日讯】采访时间:11-2-2003
采访对象:简妮
采访记者:月怡

采访对我来讲,也是个挑战,原来也没有做过。当得知被采访的简妮在中国就是从事新闻工作时,我不禁有点紧张。心想采访完毕后,一定要请她好好指点一下。幸亏她觉得我做的还不错,思路清楚,目标准确。哎,总算对读者也有个好交代。

简妮给我的感觉是淡淡的,没有想像中在酒吧工作的人的那种豪放的感觉。

月怡:请问您什么时候来加拿大的?
简妮:1999年底。

月怡:请问您为什么要开酒吧?

简妮:生活环境所逼吧。在这里,找工作,除了背景、学历还要机遇。给别人打工,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上。我还是想自己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小生意,主要是从衣食住行做起。我没有生意背景,做传统生意会比较容易上手。而且从投资,回报来讲,酒吧是比较好的选择。

月怡:请问您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简妮:我个人理解,其实中国人是不适合做酒吧的。这里的酒吧文化和中国的不同。中国人喝酒,是为了休闲,有文化内容,去酒吧是朋友们约好一起去的。而在这里,酒吧对层次高的人是社交场所,对层次低的人是休闲场所。人们通常是去找朋友,找人聊天。所以最大的困难是文化上的不理解。

比如:你知道,我们华人经营的酒吧主要都是面对中下层次客人的。我一直很迷惑,客人们明明收入不高,甚至是依赖社会救济生活,却把钱都花在酒吧里;还有照我们的理解,西方人是比较讲信用的。但出入低档酒吧的人不同,他们也喜欢欠账,他会很理直气壮地对你说:我没有钱,想要喝酒。

有时他们手上明明拿着二十元,也要欠账。你要是问他:你有钱,为什么还要欠账?他会说:这是我吃饭的钱,你怎么能把我吃饭的钱都抢去?我觉得哭笑不得:你都没有钱吃饭,为什么还要喝酒?还说我抢你的钱。还有的人,这分钟刚把欠的钱还来,又要欠账喝酒。我就问他:你不是刚还了钱,为什么又要欠?“因为我还了钱,有信用了,当然可以再欠。”

这种思维方式,我有时真的接受不了。说得不好听一点,如果不是看在讨生活的份上,才懒得答理他们。

月怡:您喜欢目前的职业吗?

简妮:从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决定这个角度讲,是挺喜欢的;但从和人打交道的角度讲,我是不喜欢的。不过和我过去做新闻工作时一样,每天都有新鲜事,每天都有挑战。

月怡:您觉得这一行的前途如何?

简妮:小酒吧竞争很激烈,但也有生存空间。大部分人最多做3、5年也就转手了。

月怡:您觉得如果要从事这一行业的人应该具备什么素质?

简妮: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从事这一行的。首先:语言要好。酒吧是个社交场所。与人接触很多。小酒吧,很多时候都是靠回头客,所以和客人之间的交流很重要。客人喝多了酒,很多时候是失去理智的。看我脸上的伤,就是客人喝多了酒时,用烟烫的。

酒吧出状况的时候比较多,要想解决的好,语言就显得更重要。我知道我们有些中国人因为语言障碍,出了问题,不知道怎么表达,结果客人认为你怕他,会更加为所欲为。

还有客人之间也会出现问题,如果沟通的好的话,你也可以及时处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保证酒吧里有一个相对平静的气氛。所以应变能力也很重要。

还有就是要懂得和法制机构配合。很多人以为警员来了就是坏事。其实是没有理解这里的员警所担当的角色,他们是酒吧经营者的保护人。出现问题的时候要及时和他们联系,会给自己少惹许多麻烦。这一点和在中国是不一样的,不是见到警员和税务就有麻烦。他们即使下班喝了酒说:我是警员,也一样要付账的。当然如果你违法时,警员还是会追究你的责任的,会罚款的。

月怡:您对现在新移民感觉生存压力大有何看法?

简妮: 我觉得其实所谓生存压力,在哪里都一样。在中国也有,只是自己不太意识到。我们每个可以移民来到这里的人,在中国时,是不会担心生存的问题,但升官发财的压力,社会上攀比风也是一种压力。在这里,生存还是很容易的,社会福利很好,打一份普通的工也很容易。

只是,我们每个人的背景不一样,要换角色,换环境,需要有一个重新认识的过程。我们中国人主要还是关心如何发展,我想不要制定过于宏伟的目标,计划发多大财,当多大官。自己能做自己觉得还行的事情就可以了。有句俗话说:“命中只有8格米,走遍天下不满升(注:旧时是以升作为计量单位)”。每个人能否升官发财是命运使然,不是有钱的命,也不会折腾出什么结果的。@

(大纪元独家专访,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络加拿大大纪元时报416-298-1933)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新移民聘请律师办理身份时要小心,有的律师是无照经营。你聘请的移民律师是否有州律师协会颁发的律师执照, 一般的人办移民时很少会考虑这个问题。
  • 欧洲联盟委员会11月11日通过一项方案,以应付欧盟明年5月1号扩大后将面临的新边境守卫、新移民潮和难民潮涌入等问题。
  • 欧洲联盟委员会星期二通过一项方案,以应付欧盟明年5月1号扩大后将面临的新边境守卫、新移民潮和难民潮涌入等问题。 欧盟委员会星期二通过成立欧洲边境管理局的方案,该管理局的全称为“边境合作行动管理局”,将于2005年1月前成立。欧盟设立边境管理局的宗旨是确保和协调欧盟明年扩大后新边境(包括海、陆、空边境)的控制和检查,确保欧盟实现新边境的统一化管理。 *边境控制问题日趋严重*
  • 加国某市,一位地产代理带着一名中国移民去看房子,在闲聊时,谈到中国的腐败禁而不止。该名新移民指出,在中国精英界,几乎有一种共识,即在中国社会发展的初级阶段,腐败乃是不可避免,也就是说腐败是一种必要之恶。
  • 澳洲新移民将会受惠于政府的新一轮、旨在加强由地方政府主管的社区服务项目的拨款,这一消息是近日由联邦国籍及多元文化部部长Gary Hardgrave披露的。
  • 中国赴加拿大留学申请人数明显下降。加拿大移民部表示,加拿大欢迎外国留学生的政策没有改变,并将创造条件,鼓励外国留学生移民加拿大。 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馆公布的数字显示,今年前三个季度,共收到10,363份赴加拿大留学的申请,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约40%。大使馆签证处官员马丁估计,下降的原因可能同外界误传加拿大收紧外国留学生签证政策有关。加拿大移民部长科德尔近来一再重申,加拿大于去年六月实施的新移民法只是为保证加拿大的国家安全,对学生签证申请人增加了一些审查项目,但欢迎外国留学生的基本政策并没有改变。科德尔说:“我们需要外国留学生,我们准备把外国留学生的人数增加一倍,这是我们的目标。” 科德尔并表示,加拿大还欢迎国外留学生在加拿大学成之后,定居在加拿大。他说:“对于那些希望留下来的留学生来说,我们现在的新移民法允许他们可以在加拿大境内申请移民。”科德尔认为,这一作法对加拿大有利。他希望外界对移民部的一些新审核措施不要产生误解。
  • 在美国的中国人之间聊天时﹐很多人都提及美国人很天真﹐很单纯﹐甚至“很容易上当”﹑“很好欺骗”等等。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真的是很天真或“很好欺骗”吗﹖从另一方面来讲﹐新移民们也普遍报怨有些美国人不喜欢外国人﹑不能深交﹑排外﹑甚至“歧视”中国人。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 本来近期主要准备采访经营生意的朋友,但泰格的经历实在精彩,让我觉得必须先和他谈谈。而且能找到他挺不容易的,他这次是从美国回来拿枫叶卡的。他在短短的三年里,几乎实现了移民的大部分梦想,找到专业工作,被派去美国公司进修培训,很快又要派回中国工作。
  • 参加英文课程能系统地、较快地提高英文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自己阅读也能提高阅读能力,可往往需化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而且还不得要领。各学校对不同程度的学生都有相应的阅读教材,加上老师的指点,情况就大不相同,进步就会较快而且有系统性。英文写作则更需老师的指导,自己经常写,经老师批改后,找出自己易犯的错误,然后改正。这样不断写,不断地改正错误,就会越写越好。
  • 儿子下学回来,兴奋地对我说,“妈妈,明天是Diwali,我们庆祝一下好吗?”。刚开始我不知道孩子在讲什么,让他重复两次,后来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说明天是印度教的灯节。还好笔者曾经有印裔同事,曾听说过Diwali,否则孩子会觉得母亲孤陋寡闻。后来我让孩子给我解释一下Diwali是做什么的。他一本正经得说,“Diwali是印度新年的开始,每家每户里里外外都点上蜡烛或灯,迎接他们的幸运女神”。真佩服这里的老师,能把各种文化传统的节日融入教学之中,也觉得孩子真是幸运,有机会了解各种宗教和文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