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昏官比贪官更为可怕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22日讯】随着一个个大贪官在反贪部门的重拳打击下纷纷落马,治理“昏官”的呼声又日渐高涨。一些专家甚至提出,昏官比贪官更为可怕!

  重庆晨报12月21报道: 近段时间, 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的罪案引发了社会对昏官现象的讨论, 大量的案例反映了这样一个现实,中国各级干部当中,“昏”者绝非个别,大到省部级高官,小到乡镇长,能称之为昏官者大有人在。“昏”官的一个共同标志是好大喜功。“昏”官现象给社会带来的共同结果是严重的经济损失。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周志忍在媒体撰文提出了“昏官比贪官更可怕”的观点。

  昏官大致可分为真昏和假昏两类。前者是无能无才,或者是缺乏高度的责任心和爱民之心, 这种官本身就是昏的; 而另一种就是明知其可能给老百姓带来损失而故意为之,其目的就是搞自己的政绩工程,树立自己的光辉形象, 是故意昏的。

  王怀忠之流以及许许多多因搞“政绩工程”而昏的官员,他们就绝非真昏。这些官员不但不昏,而且还“绝顶聪明”,只是他们的聪明没有用到如何为老百姓谋利益和发展地方经济上,而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政绩,加重自己的分量,为自己的升官铺平道路。

  黑龙江鸡东县三多村,当年上马建设高标准的示范村。规划建设20栋日本、中南海、俄罗斯式住宅,以及民族经济小区、旅游观光区等。几年后,因种种原因这个名噪一时的“形象工程”成了坑害百姓的“闹心工程”。农民们不但没有住上新房,反而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河南开封县袁坊村1998年投资了500多万元,上马了“万只羊饲养场”和“高效农业示范园”两个专案。由于缺乏科学论证,在上级要求下匆忙上马,农业园当年就赔了20多万元。可笑的是,年终总结报告上却赫然写着“纯利润300万元”!而今这个“县长工程”———占地40亩、拥有168间房屋的万只羊饲养场空空荡荡。

  浙江慈溪有座牵涉到两任市领导的政府“形象工程”———东方娱乐城。这座耗资6500多万元的娱乐城,1996年开始建造娱乐城时就依靠政府的金字招牌大肆非法向老百姓集资,由于有市领导当董事长,老百姓排队、找关系来交钱,最多的出60万元,最少的1万元。结果没有产生预期的效益,债台高筑,负债率高达80%%以上,资不抵债,现在还剩800多万元集资款没还。80多名老百姓的血汗钱有去无回。

  号称“牛城”的黑龙江安达,一些领导要创造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投资上亿元沿街建造299头石牛雕塑、铺设9999块牛图案路面砖。然而,可怜的是当地的养牛农户,饲草严重不足、卖了牛奶长期拿不到钱,被迫纷纷忍痛卖牛,收入急剧下降。

  一些学者提出,政绩工程,归根结底,是昏官强烈的“官本位”意识在作祟。长期以来,那些有“官为贵”思想的干部,一切价值的取向几乎都是以此为标准,这些人为了跑官、买官、保官,总是擅长搞华而不实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他们的价值取向于自己、亲属或小团体的利益。某些所谓人民的“父母官”,为了“政绩”而不择手段,置老百姓的生活安稳于度外,这种唯上、唯我而不唯民的腐败作风应该受到全社会的一致谴责。

专家提出昏官比贪官更可怕,因为昏官比贪官给社会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他拍脑袋决策,拍胸脯保证,盲目办园区、开发区,搞圈地运动,农民遭罪,土地荒芜,决策失误他拍屁股走人,造成的损失却要人民来承担。仅王怀忠一个昏官就为国家造成了数以亿计的经济损失,还不包括一些错误的决策给当地经济带来的缓慢与停顿。在政治上, 昏庸之官往往任用更加昏庸之辈,这就是著名的帕金森原理(人员增加越多,效率越低) 政治清明、才能卓越的人不用,用上无德无才之人。就像一部机器装上了一颗腐朽的螺丝钉,其对政治、经济的损害无可估量。

昏官当治。专家认为,要彻底根治昏官大搞“政绩工程”的现象,改革对干部的考核办法非常必要。要强化公开、平等、竞争、择优的用人机制,切实建立能者上、庸者下的淘汰机制。(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12-22 7: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