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欣赏《对酒五首》(之二)

龙之台
  人气: 96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2月27日讯】
《对酒五首》(之二)

白居易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随富随贫且欢乐,不开口笑是痴人。

白居易是唐诗中“元和新体”的代表人物。他主张诗作要平易通俗,妇孺皆懂。他的许多诗反映了时局和民情,包含了很多的人道精神,深受后人的景仰传颂。

这首诗的内涵,应是白居易晚年,人生百味尝尽后的体悟。“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纵使功成名就,也只是蜗牛角上的争夺;就算富贵百年,也只是石火光中的一闪。“蜗牛角上”和“石火光中”是何等的渺小短暂?但即使这样,在浮生若梦中的人们,还是苦苦地追求著名、利、情,成也担心,败也担心。然而相信天命、承认天理的人都知道,世上的富贵贫贱,各凭造化,荣禄平庸,早有安排。知晓真相的人,怎么还会为这种事烦恼呢?所以,不开口笑的才是痴人哪!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有人也因此而想起了自己永恒的家,则黄鹤楼也不枉自在江边独立千年了。人有回归的念头,那就是有希望的人。有希望的人心中也就没有那样多烦恼和忧愁了。
  • 墨林漫步:唐诗佳句
  • 这是一首祝酒歌。前两句说敬酒,后两句是祝词。金屈卮是一种古代名贵酒器,用它来敬酒,以示尊重。
  • 在唐代艺术中,小令词的清空,和水墨画的淡远,可说是互为辉映的双璧。而词人又兼画家的张志和,是结合了这两宗艺术的高手。这阙词通篇只有二十七个字,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幅江南水乡泽国的渔歌图。在整个天地间,人、花、鱼,鹭,一切都被斜风细雨所笼罩了,万物都各自消失了他们的边界,而成为浑然的整体,象是古代画的水墨晕染。
  •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当来到水的源头时,不妨席地而坐,仰看白云出岫在蓝天漂浮,一片宁静祥和中,却蕴含了无限的变化,勃勃的生机。一切都是那么玄妙,那么自由,在清风白云间,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其实什么都有了。
  • 】【楔子】“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唐朝文化的灿烂,今人只能透过唐诗与壁画遥想一二。有幸台湾舞蹈界耆老刘凤学,自一九六五年开始,重建失传以久的唐朝乐舞,透过她的寻唐之旅,我们得以突破时空距离,感受盛唐的艺术光芒。
  • 刘禹锡(772-842)是中唐诗人。 由于受王叔文“永贞革新”的牵连,公元805年,他被贬往郎州(湖南常州)任司马。九年后,四十多的刘禹锡才被召回长安。听说玄都观的千数桃花,开得很好看,就和朋友去观赏,并写了首《游玄都观》的诗:“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 乐羊为魏将,食子殉军功。骨肉且相薄,他人安得忠。吾闻中山相,乃属放麂翁。孤兽犹不忍,况以奉君终。
  • 陈陶(约812--约885?)字嵩伯,晚唐著名诗人。其诗“无一点尘气。于晚唐诸人中,最得平淡”[1],《陇西行》为其传世名篇:“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伶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2]。大中时,游学长安,后隐居南昌西山。有诗集十卷,已散佚,后人辑有《陈嵩伯诗集》一卷。《全唐诗》存录其诗二卷[3]。
  • 送杜少府之任蜀川 王勃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