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专访:一个电脑工程师找工作的故事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采访时间:11-30-2003
采访对象:大卫
采访记者:月怡

Oracle 资料库管理员, 这是大卫梦寐以求的一份工作,更准确地讲,是一份他很喜欢的职业。自从前不久重新上岗后,忙忙碌碌的大卫好不容易有片刻闲暇接受我的采访。说到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大卫跟讲故事一样,侃侃而谈,我甚至不需要去提问,只要飞快地记录就可以了。

月怡:您是什么时候来加拿大的?
大卫:我是2000年的初春时分来到多伦多的,当时在Downtown(市中心)住了两天,给我的最初的印象不太好,感觉不到加拿大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之一。

月怡:您原来是做什么工作的?
大卫:我大学里读的是化学和电脑两个专业,来加之前是在软体公司做管理工作。我来的那一年,赶上IT泡沫的尾巴,也促使我毫不犹豫地重操旧业。

月怡:请谈谈您找工作的经历?
大卫:我的故事挺有趣。

“水到渠成”――先说找第一份工作中最深刻的体会吧,那是自己在一次面试中的出色发挥。

在一次和公司的高级主管交流时,双方开始便感觉很融洽,我们从技术问题谈到企业文化,从员工素质,又谈到公司前景等等。所以面试未完,我心里知道自己将很快得到这份工作了。当然这次的成功也在于我从语言和技术两方面的精心准备,以及此前多次面试的经验教训。

“拍案而起”――这是说我在第二个工作中的故事,也是我来加拿大后感觉最痛快的一件事。

当前一个公司倒闭后,我在大半年的时间里苦苦寻觅下一个落脚点。在经历了更多的失败后,我更加痛苦和彷徨,认为自己不够出类拔萃,难以在如此恶劣IT环境中生存下去。我一方面需要不断学习和提高,另一方面开始转向化学专业方面,期望有所突破,甚至考虑要回流,在当时真有迷失方向的感觉。然而这时候儿子的诞生打消了我回国的念头,更坚定了我找专业工作的想法。就在化学专业的面试即将有所收获的时候,我却经朋友介绍顺利地得到第二份电脑工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在这家小公司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边干边学,很好地拓宽了专业知识面,并磨练了技术功底。但遗憾的是由于公司财政始终不景气,甚至长期欠发员工工资,这对于我拖家带口的人来说,显然难以接受。然而迫于无奈,自己一方面需要另谋出路,另一方面还需忍气吞声。但终于有一天,我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拍案而起了,这是我第一次用英文宣泄心中的不满,体会到前所未有的舒心……。

事后,虽然双方达成谅解,但毕竟面和心不和。我也知道这份工作到此为止了,不久我主动离开了公司,很惬意地挥挥手,只有解脱,不带有丝毫的郁闷。

“柳暗花明”――找自己喜欢的工作。

虽说自己主动离岗,思想上有准备,但行动上还差的远,当时我并不知道自己要去何方。
果然不出所料,两个月的尝试,我基本打算放弃了。因为公司没有帮我交EI(失业保险,下同),我也申请不到EI,还有房子要养,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幼儿。我开始找LABOUR(体力活)工。在我和众多本地白人竞争后,得到一个大公司的仓库搬运工的工作,并准备上班的时候,我的一个牌友把我推荐给他的老板,经过一轮面试和很煎熬的一星期的等待后,我终于得到了OFFER(应聘)。现在看起来这个公司还挺稳定的,我也很喜欢目前的职位。

月怡:经历了IT行业的潮起潮落,您觉得找专业工作的最重要因素是什么?
大卫:有一个很好的人际网路。先找朋友,再找工作。我是很喜欢玩的人,喜欢踢球,打牌等等。我总是尽可能把失业的消息传送给每一个我认识的人。当然平时我也是乐于助人的人,所有许多人都能记得我。其实,我这些朋友基本上都是在这里结识的。当然,基本的条件也得具备啦,比如有一个能让人记得的简历,基本的英文水平。提供确实有效的REFERENCE(推荐信)等等。很多人觉得我很幸运。其实,你看我也不算什么幸运。我找到工作是不错,可实际上这两年我穷得很,省吃俭用的。车子还是来的时候2500元买的旧车。

月怡:您觉得您找工作中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大卫:主要有两方面吧。从硬体方面来讲,一个是自己技术功底不够扎实。我曾经有过几次面试机会,都是因为考试没有通过而失败;还有一次因为对方只要找一个中级水平的,我又说过了,结果别人觉得是OVERQUALIFY(超过应有资格的),也拒绝了我。

还有就是语言方面还是有待提高。我申请的职位都是SENIOR(资深)的,对语言的要求相对就比较高。比如我申请过一个系统分析员的职位,虽然在技术上,我还是挺MATCH(相配)的。但象这样的位置,与别人交流的机会更多,你必须让别人了解你,接受你的想法,所以没有好的语言交流能力是不可能得到这样的工作的。

另外更不好把握的是一种软体的东西。在面试时,怎样可以短时间的去了解到对方是怎样的人,可能会欣赏那种类型的人,你必须尽可能让自己符合对方的口味。比如这次的面试之前,我的朋友就告诉我对方是很NICE(和蔼)的人,但性格比较内向,话不多。这样在面试,我就采取比较主动的态度,当他介绍完公司以后,我根据自己以往的经验,提了一些很专业的问题,让他可以感觉到我的技术功底和经验。我看得出他很满意我的这一点。

月怡:您对新移民现在找工作困难有什么想法?
大卫:饭一口一口吃,路一步一步走。首先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半年找到工作的是幸运的,一、两年找不到工作也大有人在。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觉得第一不能急,急会让自己准备不足,容易遭受挫折;其次,不能拖。拖的话,容易消磨自己的意志,由于对自己信心不够,不敢迈出第一步,以后就更难。“不怕慢,就怕站”。这两点,都不是好现象。

找工作,也要有节奏感,一张一弛,平衡得当。比如我找专业工作碰了钉子,又急于要养家糊口,必须去打工。其实,打打工挺好的,打工给你的感觉,就是必须更努力地找专业工作。当然在打工时,也可以发现机会。关键是不能陷在打工的旋涡中,不可以长期在打工的环境中消磨自己的斗志。

还有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专业工作实在难找,也可以考虑别的选择。我有两个朋友,原来都是搞电脑的,现在一个成了专业的空调安装工程师,他动手能力很强,现在干的也不错,我看他也是很ENJOYING(感到愉快) 他的工作的;还有一个自己买了部冷藏车,专门给各种咖啡店,杂货店,送乳制品,收入也不差于做电脑的。也不象做电脑工作,真的要活到老学到老。

最近收到朋友的耶诞节卡,他写了很有意味的一段话:“原来葡萄是这样吃的……,悲观的人从最酸的那粒开始吃,结果到最后那粒还是酸的;乐观的人则选最甜那粒开始,吃到最后都还是甜的。又是落叶飘零,白雪霭霭,我们嘴中的那粒葡萄,是甜?还是酸?原来……是取决于心境!”@

(大纪元独家专访,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络加拿大大纪元时报416-298-1933)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降标用油能省钱。高标号汽油是为了适应高压缩比的发动机而生,而压缩比又是为节能而生。高压缩比的车意味着更高的动力性能和节能性,但前提是选用高标号汽油。一辆汽车出厂,其压缩比是注定的,所以应选配的汽油标号也是注定的。实验资料表明:同等车型,该使用93汽油而却选用91汽油,其油耗将增加5~8%,这一损失与表面上节约的油钱实际上基本持平,但如果再加上因用油不当造成的车体损伤而多出的维修费用,就不是省钱而是花了更多的冤枉钱!
  • 在中国,多数老百姓都是公车族,没有私家车。因此对汽车维护、包养知识近乎为零。移民加拿大后,绝大多数都会买个车,哪怕二手车,一则是大环境的影响,看人家都有车;二则确实有车方便多了;还有一个根本的原因,二手车价格不贵,加国苛捐杂税少,没有什么养路费、管理费等等什么的,只有一项保险费。所以,家家有车就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了。
  • 大纪元记者林逸芳多伦多报道/近年来﹐华人新移民不断增加﹐部分移民其中大多数为女性移民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而被迫选择到制衣厂工作。11月20日﹐家庭工人联谊会和平权会多伦多分会邀请了关注华人制衣工人处境的学者在多伦多举行了一
    次研讨会﹐探讨制衣工人工作现状和解决方法。
  • 以上的学校均需付不少学费,这里还有另一个地方可不付学费也能学英文的。这就是各教育局(School Board)开设的成人继续教育课程(Continuing Education Program for Adults),又名成人高中(Adult Learning Centre)。因为加拿大的中、小学教育是免费的,这个课程是为未完成中学教育的成人开设的,所以它也是免费的。但是这个课程是为完成中学学业的,不是专门的英文课程,一但参加就必需学其他一些高中课程。其实,学其他课程的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学英文的过程。
  • 简妮给我的感觉是淡淡的,没有想像中在酒吧工作的人的那种豪放的感觉。
  • 新移民聘请律师办理身份时要小心,有的律师是无照经营。你聘请的移民律师是否有州律师协会颁发的律师执照, 一般的人办移民时很少会考虑这个问题。
  • 欧洲联盟委员会11月11日通过一项方案,以应付欧盟明年5月1号扩大后将面临的新边境守卫、新移民潮和难民潮涌入等问题。
  • 欧洲联盟委员会星期二通过一项方案,以应付欧盟明年5月1号扩大后将面临的新边境守卫、新移民潮和难民潮涌入等问题。 欧盟委员会星期二通过成立欧洲边境管理局的方案,该管理局的全称为“边境合作行动管理局”,将于2005年1月前成立。欧盟设立边境管理局的宗旨是确保和协调欧盟明年扩大后新边境(包括海、陆、空边境)的控制和检查,确保欧盟实现新边境的统一化管理。 *边境控制问题日趋严重*
  • 加国某市,一位地产代理带着一名中国移民去看房子,在闲聊时,谈到中国的腐败禁而不止。该名新移民指出,在中国精英界,几乎有一种共识,即在中国社会发展的初级阶段,腐败乃是不可避免,也就是说腐败是一种必要之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