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春光:关于陈傻子退出作协声明的声明

杨春光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8日讯】陈傻子的“退出作协的声明”是我在彭争武先生转贴的《诗歌海平面》上看到的,而后我就跑到这里(《诗选刊论坛》)来助阵了。陈傻子的这个行为在中国大陆网络文坛、特别是在网络诗坛(因为他是一位诗人),则引起了轩辕大波。

  为了说明问题,我有必要把陈傻子的《我的退出江苏作家协会和永远不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的一封信》照录如原:“《我的退会决定 》/江苏作家协会:/由于以下原因,从今日起,我决定退出江苏作家协会。 /一、长期以来真正优秀的先锋诗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二、滥竽充数加入协会以获取作家头衔的人越来越多,使我对这个团体失去信任;三、该团体对我的写作从来没有今后也不会有任何帮助;四、从此,我真正可以以一个民间写作者的身份坚持写作,保持自己对艺术的忠诚和一个作家应有的独立品质和自由精神。 /同样,由于以上原因,我决定永远不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陈锡民(陈傻子)/2003年7月14日/(该报告已经在7月15日寄往江苏作家协会创联部) /〔本贴由陈傻子于2003年7月18日07:43:32在乐趣园【诗选刊论坛】发表〕”

现在网上对此七说不一,有的慨以正义支持,有的肖以冷嘲热讽;其有的效妨榜举,也有的为以大骂厥词(甚或有的还汪汪如犬地被哄醒起来替主子疯咬傻子的不愿与犬同伍的愤然离去的背影)……其虞,在于以傻子为代表的不再与犬类为伍的自由主义这边,可见“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夫临怒关,百万未可傍”;另一边反傻子的保守犬儒主义那边,真是“一人腿协,鸡犬翻天”;“一犬吠形,百犬非(吠)声”。

在这里,我作为坚执秉持自由主义理念和行为的诗人之一,我为陈傻子擂鼓助阵,鼓掌喝彩。陈傻子你干得好啊!

陈傻子的行为无疑是一个文人应有的善怜正义的有骨气的反击文坛腐败之举,是我们每个文化学人和诗人应该具有的基本自由主义美德。我们每个文人都应该向陈傻子这样,勇于反对文学腐败,不畏强权利益,跳出投降主义和犬儒主义之狗窝,走自由主义作家和诗人的不受强权胁迫的彻底非政府主义必由之路。

陈傻子的行为是有良知作家的真正道义与骨气的伟大之举。中国各级作协历来是妥协、招安、投降专制主义统治者的帮会行囊,是投降主义与犬儒主义者的犬(拳)养院,或者就叫狗窝,豢养的都是狗崽子,少数不当狗者,随大溜时还得跟着别人瞎嚷嚷,学几声狗叫。若不想当狗的,就得从狗洞里彻底爬出来。人狗不能长久同伍。自由主义作家是不会以与狗同窝而为乐的。自由主义作家是必须反作协的。两者之间应该永远没商量!

众所周知,作协是做功利主义之小鞋穿的,你穿在脚上只能被束缚著走狗的路,而且舒服吗?要想当自由作家,要想舒服,就别穿这小鞋了,而去穿自由主义的天马行空的“大协”吧。这就是自由主义作家和诗人的必由之路。

作家协会要有作为,首先要脱离宣传部的领导,撤销党组建制,走民选之路,彻底把它变成非政府组织。

还是我的朋友、诗评家何必先生对此问题说得好(以下是引用何必在《诗歌海平面》上2003-7-19 18:56:00的发言):“什么叫体制?为什么要改革体制?体制就是一种利益框架,改革就要触动很多人的既得利益。这些既得利益者,你要改他的革,他能愿意吗?长期不变的利益框架显然会慢慢变形,变形之后怎么办,当然要调整了要改革了。改革是什么?就是让另一框架内的人来这个框架内继续享受体制改革带来的好处。作家你生气是有道理的,不生气才没道理。生气的结果是伤了身体,还让一些人说你眼红人家。而体制仍在那里运作,过一百年它可能会有所变化,但那已经与你老人家无关了……”

这里关键是这个专制体制问题。我们在这个反人道、反人(权)学、反个性、反自由的系统组织文学团体(尽管它自己标榜是民间群众组织——其实完全是党同伐异的御用工具)里形同犬卒。我们不退出来,我们还甘愿当一辈子狗奴才吗?!我们不能、不能吧?!为此,我全力声援陈傻子!

我们作协变革的唯一前途就是全国坚执正义自由主义的作家和诗人都退出来,最后让它这个做鞋铺空囊囊,并没人愿穿它的不自由毋如死之小鞋了,它也就自然死(掉)条子了,然后我们成立真正代表作家自由意志和真正符合不同作家理想要求的具有多元体系组成的这样一种完全执行人性而不是犬性游戏规则的大协作组织。一个作协被一个党所统管,并被统管成统犬院,那还叫什么人民文学大协作组织?还不如就叫犬类狗学大妥胁组织(窝——好啦)呢!

当然,陈傻子和我都会知道这样的想法和理想与真正人的“叫嚣”是在多数作家那里实现不了的,因为在这个犬养院里自然是犬们太多了,不是全犬性的也多正学犬的样子叫春呢,因了那里起码是它们舔主人屎能让你舔干净的地方,起码不靠写作本事就能靠了你溜须拍马的本能便可吃屎吃饱啊,所以犬养院犬气很旺啊,其人气是在党管鼻管里出着呢,根本不管犬“人”或“人”犬们的事,即这样下去一万年也甭想非政府了。那陈傻子和我们还跳出来干什么?跳出来就是首先要使自己独立起来,享受一下人的基本尊严的快活,然后尽可能地以其少数人的先锋行为去逐步影响或表示(目前也仅仅是作为表示而已)与之专制政府一元化的这种御用工具组织的非暴力不合作的基本态度与独立立场而已。总之没有一就没有二。在先锋行列里,我会永远站在一的一边而甘愿选择被孤立。因为作家事业就是在广大人群里以少数甚至个性人的先锋声音代表未来多数人的利益的先在醒者事业。为此我为了最终或始终选择站在最广大的弱者一边(引自汉上刘歌语),而首先选择为弱者代言的知识分(疯)子之中的独立、先进而少数的急先锋知识疯(分)子一边。

有同情傻子的人说:“傻子兄你真傻啊。我在费尽心机要入会,你怎么却出来了?到时怪没伴儿的。”傻子真傻吗?傻子不傻呀!你想,傻子如或没有高尚的正义襟怀和超智慧独立精神勇气,是平庸之辈和庸才儒者能做出来的吗?若不的,你也站出来给我瞧瞧?!

有一位罗先生又说:“你们这些臭老九,简直是目无党国,统统抓起来流放西伯利亚,看谁还敢放肆!”好大的阔气呀,但我只能告诉你,傻子脱鞋,不就是目无党国,而遵从自由祖国的需要吗?

有一名叫甘XX先生的网民问道:“我奇怪的是你当初为什么要加入?”我替陈傻子回答说:“人都是要从不成熟到成熟的,当初还没有认清作协的本质是养奴才的,或者说要求加入时还是一个功利主义者呢,而现在要求退出时肯定是不愿做奴隶了!”

有一位旁观者说:“相对于其它省的作协来说,江苏作协的工作还是不错的。想退会,不交会费就是了,何必这样?”我对此必须指出,这不是钱不钱的事,这是人、特别是作为成熟作家与诗人的良知与尊严问题。不错,如此党管的作协的工作再好,那也是犬养院犬养的好,而且犬窝再好,那也不能三个代表(代表先进的创作力、代表先进的自由意志力、代表先进的最广大人民民主的根本利益的基本权力)作为我们人学的家园标准啊。这样作犬协的不如做人鞋的?你不退了还干啥?!

有一位朋友又说了:“退出就退出,无人阻拦,写什么信?”我替陈傻子回帖说:“做人要有态度,做作家更要有态度。退出声明正是作为一个作家的基本人格体现和抵抗权腐的声言,正如人生下来并不都会走,人都有一个觉醒的时候,当初的进去时的功利主义,现今退出来时的非功利主义。这是一个作家成熟的标志。如果对此还要大加讽言,可见犬儒主义的屎场机制之汤还是大有可为之胃口的啊,其对此都要厚非,那才是不可理解的!”

我的朋友、诗评家丁友星先生在回我帖子时说:“作协的问题在某种意义说就是体制上的问题,是体制给予它孳生的腐体。陈傻子退出作协的声明,表现出了一位敢于与腐体决裂的真的勇士应有的一种无畏精神,是值得我们所有不愿做‘ 一辈子狗奴才’(杨春光语)的诗人、作家学习的。我们都在期望中国的未来有一个巨大的发展,但中国的发展基石在哪里?不在专制集权,而在民主政治。惟其如此,中华民族才有希望,才能振兴。这就需要我们每个公民都去奋发努力,推动历史潮流向前发展。只有全民族的民主觉醒,中华民族才能兴旺发达,我们才能不被集权体制麻木地豢养,以至失去知觉。 为此我们必须支持应该支持的一切,反对应该反对的一切。妥协等于死亡!” 丁友星的这句话应该是我们正义、良知和自由作家的人为尺码和道德底线,否则,你当狗都不知道狗是吃什么屎长大的,你还以为你的狗屁比主人的饭还香著的呢。

但值得注意的是,也无庸质疑,我们诗人应该是知识分子的精英,可连我们诗人都不能恪守这条道德底线,并有的诗人不但不能恪守,而且还要公然表示鄙夷或者大加嘲讽,这就不但要为我们整体民族素质堪忧,而且更重要的是首先必须为我们的精英阶层自己堪忧,具体到我们诗人阶层更是痛心不已,其道德沦落更是灾难深重。当今中国权力腐败已经不是当首之患,而精英腐败才是我们民族的最大不幸,其中诗人腐败正是我们自己经历的在场现实。诗人们,如果连陈傻子这样的基本道德行为还不能理解和旗帜鲜明地站出来支持,那我们还叫什么社会的批判者之(知识)弑者之诗人?!

我们应该以次积极行动起来、觉醒起来,跟在陈傻子的后面迅速奔向自由的曙光中,从此我们再不要去做犬儒主义和投降派,不再做奴才和奴隶,像全世界已经真正取得了自由主义的作家那样,去做一个具有高尚独立人格的完全自由派作家与诗人。

让我们再一次振臂高呼老枪先生转贴给我的四句话:
“粉碎腐朽体制!
反对语言霸权!
争取精神自由!
推动诗歌进步!”

这就是我关于陈傻子退出作协的声明的声明。

(本文由杨春光于2003年7月26日至29日在乐趣园【诗选刊论坛】贴发后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12-08 1: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