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春光:左崽们的武力犯台叫嚣只能帮中共的倒忙

杨春光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8日讯】借着神五升空,左崽们的武力犯台叫嚣是越来越狂妄了。当我在网上撰文主张两岸的唯一前途是实行民主和平统一时,他们不是充耳不闻,就是大惑不解;不是强硬喊打,就是无理纠缠。其中有一位名叫zyzgy先生的还算较客气和说理地这样反问我道:“杨春光先生:在任何一个国家,当中的某一人提出要自立为王,不受这个国家的法律制约,可以吗?显然,在现在的地球上还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允许出现这种事件。同理,一个人不会出现,部分人也不会出现。台湾要独立,必须获得大陆人民的理解赞成,也是顺理成章的。……”

  这位zyzgy先生,我有两点必须纠正您的是,也是我在主贴中已经讲得很明白的要点(这里不得不重复地说明之),可您看了为什么还要装糊涂呢?

  第一点,祖国与国家是两个概念。前者是作为地缘上的民族传承文化血液上的相连着的每一个民族人的祖辈生存的故乡,后者是作为一个行政权力统辖下的管理统治范围所属的具有该国国籍的当在公民的政权。在您明白了这个基本常识的定位后,您应该清楚地知道,作为一个政权即国家的存在来讲,台湾的民国不仅先于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在前,而且至今并无论其大小也都还是存在着的,也就是说,台海两岸都是作为各自实体的两个国家存在着的,即在行政和司法以及拥有国防军队上也都是完全独立着的,但双方都有一点共同的就是都还承认并实际上皆属于一个祖国——一个祖宗的炎黄子孙的中国(即现在实际上的两个国家一个中国,只不过是当时双方都固执坚持把联合国的席位只让给一个国家占有,而没有选择德国式的比较务实又灵活的两国两席的模式)!这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台湾民国要受台湾民国的法律制约,而且台湾人民从来也没有受到过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制约,反倒大陆却受到过所谓旧社会的民国的法律制约。这正如地球上的原东德与西德、北越与南越和现在还在两国著的并同时都承认著的是一个祖国的南北韩。

第二,台湾人民的要不要独立,首先是台湾人民的自决权的选择,其次才是你大陆中共当局要不要打的余下选择。如果您说到真的要让大陆十三亿人民作出选择的话,那就应该把自由选择权还政在民,而不能只是你中共当局硬说是代表人民就代表的,那就应该是采取自由竞争的多党制的公平选举和在言论毫无一党专制操控的而要在国际监督下的全民公决,即采取如下步骤:一是放弃一党专政的独裁国体,实行台海两岸的所有各族人民共同参与的多党(无论党派大小都有资格)自由竟争的一人一票的总统普选,然后由获胜的总统自然代表其该党的执政纲领选择所实行的制度与体制(包括或是共和制或是联邦制或是邦联制),并交由人民最后公决;二是在此基础上对台湾问题实行或是中央的一个省或是自制的一个区或是脱离祖国独立的全民公决。这也就是台湾历届当局和绝大多数人民的一贯主张的和平统一祖国的好办法与先决条件。这个主张和条件,是在蒋经国先生上台后就开始建议和提出来的,并放弃了蒋介石先生的武力反攻大陆和戡乱时期的主张。可我们的共产党就怕这个,所以就一直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掩人耳目和欲盖泥彰,并一直以来,他们故意把这种民主和平统一祖国说成是“台独”,或说成是“搞一中一台”,并在大陆一党独大的专制宣传机器上,从来不给台湾主流社会和民心所向的这一民主和平统一的主张及其内容向大陆民众披露半丝消息,反而却片面加大力度报道非主流的台独主张,还把李登辉先生的那种接近邓小平先生的“一国两制论”的用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一国两府论”,也说成是“搞一中一台”,甚至把李的这种提法,故意污蔑为“这就是台独”,气得李又抛出“一边一国”的“一个中国各自表述论”,这也同样被中共说成是李的老奸巨滑,还因此文攻武吓。那时,中共大陆大举进行近四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声势浩大的犯台军事演习,造成了两岸人民都不得不信以为真的台海大战一触即发之势。于是,在大陆一边的主流社会和在这种独家媒体的煽动鼓舞下的多数人民,则以为动手打台湾就在明日了;而在台湾一边的主流社会与广大人民,则信以为是地只好做好准备,即以水来土屯、兵来将挡了,为之也不得不做好了走下下策的动议——即不行就“台独”。因为在于台湾的主流国民意识来讲,其实一直都念念不忘自己是一脉相传的炎黄子孙的血液,都愿望回到祖国统一的怀抱里,但共识的一个前提就是必须用民主和平的方式。可是,在大陆当局的这种虎视眈眈的炮口青烟之下、在即已闯进家门动刀杀人之即,台湾人民只有最后走独立之路,即不得已惟有独立,其才能在联合国谋求作为主权国的合法地位,由此才能在紧急时刻要求联合国出兵免于残暴的兄弟肆意闯来以其手足相残、屠戮家门、肉酱百姓,也才能不至于在缺乏法理上单方面靠老美的势力庇护而受眼色之气。就在这种武力威吓下,使其是年的台湾总统换届大选形式结果逆转直下,出现了完全戏剧性的变化,即使本来民意指数一直盘升在前的国民党接任总统候选人连战先生在大选中意外落马,使之坚决主张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的国民党从执政党的宝座上滚落下来,沦为在野党,而却使民意指数期望值并不很高的、并且在纲领上主张台独的在野民进党的总统侯选人陈水扁先生一举获胜,使其民进党由在野党徒然晋升为执政党。当然,除了民进党的长期以来为之争取台湾民主化所做的历尽艰险的功绩和台湾人民不希望一党长期执政的民主平衡意识提高因素的双重原因促成这种结果以外,这里最主要的原因,则不外乎我们大陆中共当局的兴师动武的威吓,以至起到了使之这些原因在还未上升到决定因素时,就突然凝聚起来并骤变为如此中共本不愿看到的结果。这是中共自己给自己帮了倒忙!正如中共当时外交答问辞令所使用的统一口径所说的那样,“我们所不愿看到的意外和震惊……”云云。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说,那是长期以来民进党为之争取民主的原因。是的,这肯定是她的重要原因之一,但绝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要知道,台湾的民主化进程,固然由于在野党主要是民进党和其他民主党派影响下的人民的长期艰苦卓绝的争取为动力的,但执政的国民党内部的从蒋经国先生开始的大刀阔斧的主动改革与放权,这不能不是起到了最直接的关键作用,再加之民进党的台独主张,其也或多或少地抵消了一部分民意对她的应有的支持率,所以国民党才能坐了执政党在位的那么长时间。如果不是中共帮助昔日的老对手而今日的同盟军的这个倒忙,很可能国民党她还会在位十来年不成问题的。结果呢?民进党一执政还执政得挺好的,不但我们老共没敢打她这个她当了政的在我们看来的不费吹灰之力的弹丸之地,而且我们老共还明里暗里派出使节拉拢安抚小扁,说什么,“只要台湾不独立,什么都好谈”,可小扁虽然在自己的党纲上明明也写着台独,但他上台后却顺乎民意,反其道而行之,说是在党章上就不改了,为的是向中共不承诺放弃还可以使用最后一张底牌的权利,而只要你中共不打,我阿扁还是延革老国的“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提法,国号不改,国体不变,反对台独仍是最高宪法呢。因此一来,啊扁政府仿佛是越坐越稳了,也没看出我们老共对付小进比对付老国更起劲,而且在三通问题上比老国当政时期三通多了;不仅老共不再高喊武力犯台,而且具有杀声震天的大规模军事演习也没了,就连这次的名威海内外、声震寰宇和足以使中国领导人扬眉吐气站在宇宙大气层上说话不要疼的神五升空之时,中共控制的大陆主要媒体也没有特别提到可以因此动用武力解放台湾,只是如此这些左崽们和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极端民族主义者的发烧愤青们,偏要不顾主子的驯化之意,而执意在在嘴上会气地、在网上自作多愤地哇哇啦啦地狂妄叫嚣而已。可见这是丧家的乏犬之左,其左到连你们的本家之主将能听到也要回头狠狠痛打你们而后快的,那些愤青们也要等到把他们自己愤成连他们要追随的主人也要回手把他们收拾为臭狗屎而为止的。

左崽和愤青们可能你们有些绝对的不服,但事实就这么残酷和真的对你们这种头脑简单而嘴头绝对发达的人而不公平之!想想当年慈禧太后是怎样利用义和团胡作非为排外仇外杀外,同时以此借他们之手镇压打击并屠戮国内的所谓异己分子的风起云涌的洋务派仁人志士的,最后引来八国联军的把慈喜逐出家门的悲剧,反而慈禧太后先是一边故意放开后门,不与联军和平谈判,而让清军后撤,则让联军与之义军残杀,再后来看自己官府不行了,才被迫签署国耻不平等卖国条约回京,等刚好坐上金隆殿后,又命清军杀掉义军残部……可能你们还会不服,说那是历史,而我们现在可是舒服着呢……是啊,历史和现在怎么会完全相同!现在我们老共中的尤其是军方的鹰派,他们可是喜欢着你们呢,也会宠着你们的,但鸽派能瞧得起你们吗?特别是党内的实力派,他们是不是能够代表你们,或者说得能让你们还有脸面的话,即你们是不是能够代表他们啊,这才是关键的!我们不是喊了那么多年的武装解放台湾了吗?可是,从老毛到老邓再到老江直至现在的小胡时代,有哪一个时代喊了动武,就真的派兵去台湾动起武来呢?!老毛可算是中共有史以来的最强硬的暴君领导人了,可他办到了吗?办到的只是每年不惜耗费人力物力的向人家金门等前线的震摄性的根本不起实际作用的穷要面子的穷捣乱的炮击,意思则无非是我穷,但也不能让你这个兄弟的富日子过得好。老毛在世时,把我们一定要武装解放台湾的口号喊得最响,给老百姓造成明天就能解放台湾了的每时每刻的印象,可他除了蓄谋唆使金日成将军发动了韩战而调美国太平洋第七舰队之虎离开台湾海峡之外,他一生也没有敢派一兵一卒去攻打台湾啊!这可能是因为那时的台湾还在联合国占有席位并代表着一个中国吧?!早在国共第二次合作的延安时期,毛的中共就积极承认了外蒙的独立,还在《新华日报》发表社评抨击国民党当局的绝大多数执政者致死不愿承认外蒙独立的为“顽固派”,说他们“是死硬的极端民族主义的法西斯蒂!”(顺便说明的是,至今的中华民国的地图上还把外蒙划为中国)近早在解放战争时期,林彪将军率领的四野南下解放了海南岛和广东全境,并在近逼香港中英界碑时,也即是在英国殖民者(包括港府港军在内)纷纷逃离、在港共产党员准备迎接解放军入港之际,毛泽东先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命令解放军到此为止!林元帅不解地问毛大元帅为什么?毛答“以防小而吃大啊!”毛可算英明,怕的就是这被英殖民的资本主义制度,将来会把他亲手缔造的红色中国和平演变,真是远见啊,但在外交上,当有外国人问起此事时,毛却说这是故意留下来,为了与之资本主义搞和平竞赛,如其更卓识呀!老毛头在世时,葡当局几次想把澳门管辖统治权交还给中国政府,可是老毛执意不要,说“等机会成熟再说吧”,其怕的也就是这个吧?!中共建政后,所谓毛周外交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不断胜利的实际内容在什么地方?在于承认并割让一切中共非控制领土来换取新中国的所谓安宁。为了朝中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把天池主动送给了金日成。在中缅边界,有相当两个辽宁省之余并几倍于台湾大小的被原在中缅抗日作战时就地留下来的一位国民党将军盘踞的本属中华民国的一个边境地区的江心坡,毛周一看自己难于统治,又怕此地区会成为国民党反攻大陆的跳板,就把此地区当作中缅友谊的礼物拱手送给了缅甸。在中印边界,有一个本属中国西藏的几千里土地的不知多少倍于台湾大小的最肥美地区,并还是在箸名的中印反击战中此地区已被中国军队从印军占领者手中抢回来不久时,随后又旋即被毛周为了中印睦邻友好和反帝大局,反倒重新送回给了印度。只有到了邓公这里,说是远见卓识和智慧超人,不过还算佩服,用了一个“一国两制”的说法,把本来就已经租借到期的并已无法更改的举世公认比大陆社会主义制度还有优越性的社会繁荣发达的香港,在面子上算是接了回来,而绝不是解放或打了回来!钓鱼台就不说了,也让我们的总设计师邓公给智慧超人地“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了!江公时代可算有了老毛头的遗风,在对台问题上好像是走强硬路线,动辄就要大举军事演习,口中一直高喊不放弃诉诸武力解决云云,可实际上,这也是邓公在世时早就在他后台设计好的需要总表演的一部分。邓公为他垂帘听政时,就指示教导他,对待台湾问题,“打是假,维持现状是真,争取和平机会发展经济实力才是长远大计。”因此,江核心假打时,那可真是耀武扬威,等一旦震慑不住后,也就只有无可奈何了!就在江核心从名位上下台之前的1999年,他还与老俄搞了一个中俄边界重新堪界协定,把列宁都承认的海山崴西伯利亚一带,即相当于几十倍台湾大小的一直悬而未决的这个地区,则一次性地正式划给了老俄新主。那里就有我们教科书上明明写着的历史抗俄故事的江东六十四屯啊!眼下到了小胡这里那就要拭目以待了……他好像比前三代当家人更温文而雅呀,何况他手里并没有枪……

说到这时,又有几个左崽和愤青们,越加不服地反问我道,“关键是老美和联合国能同意接纳台独吗?”按照国际法理和国际惯例,一个政体单独存在五十年以上,就可以与她相关的政体独立存在。这一点台湾的条件符合了;第二点,台湾本来就建政在中共之先三十余年,而且无论她从大到小,但作为一个政权她一直是存在着的,所以,她还能够根本不受第一点之约束也完全可以随时宣布独立(因为她实际上并不从属于中共政体,而中共政体恰恰是在从属于她的政体中打出来的、闹独立出来的),也所以才有一个名叫老虎先生的网友这样反讽批评zyzgy 先生道:“zyzgy呀,是谁要独立啊?是井冈山上的大王搞了啥幺子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啊!不要说什么台独了,人家是‘中华民国在台湾’啊。您还是讨论一下‘山独’、‘陆独’吧!”从中可见,在法理上,台独是应该让联合国与老美承认并接纳的,而在情理上,由于考虑到战略平衡关系以及全球格局利益等等,那可能是另外的应急变化问题了。但一般来讲,除非台湾不独立,而一旦她宣布独立,若老美和联合国不帮她,我们中共就更得打死她,那世界大战不就点燃了吗?所以,老美和联合国还是要么就压根就不让她独立(这个前决条件还是中共必须老老实实承认两岸实际分治现状,不能武装犯台),要么一独立就得马上承认事实,为防止黄祸闹大而灾害全球。

在《清见家园评论论坛》上,那个左崽左得顽固不化、愤青一愤到底的新华生先生,竟然在我提出的“为什么一个堂堂大陆有十三亿人口却不敢承诺实行台湾提出的用民主竞选或全民公决的形式来解决中国统一问题呢?反倒要兄弟手足相残动武犯台呢?”这样的明确的质问后,还是文过饰非、颠倒黑白和强词夺理地非常蛮缠地又反问道,“台湾的前途,不,中国的前途,如果要公决,难道不应由十三亿全体中国人一起公决吗?……如果要公决,并且由台湾两千万人公决,视十三亿的大哥为无物,就那么简单?……如果要公决,十三亿人口参加,台湾的‘总统’会同意吗?……”哈!到此为止,我真不知道“愤”是什么意思了。我上面的质问的,不也正是这位先生您所说的这个意思吗?我在上文已经详尽地叙介了台湾当局历来的主张,其就是要这样走民选和全民公决的道路,其也就是要实现真正民主的那一天,那也就是中华民族和平统一的一天!可是大陆统治当局长期以来就怕这个,一谈民主色就变,不敢向民主方向迈出任何一步,而只会搞高度控制媒体的愚民宣传,把你们这些左崽们宣传成了一个个好像当年的小小阿道夫·希特勒,成了其主子的假戏真做的牺牲品与可怜盲从的狂人。你们还没看到,别说是让两岸人民一起参加总统竞选,就是让两岸人民一起参加真正的、完全言论自由开放的是否统一的公决,大陆共党也不敢开这个口子,怕是从此引发不可阻挡的民主浪潮!如果你们这些左崽们真的能够左右你们的主子,不信试一试,你们不立刻帮了中共的倒忙才怪呢!

所以,以上左崽和愤青们的胡言乱语和狂妄主张,对于中共来说真的是会帮了倒忙耶,而却帮了台独的正忙了……

2003年10月24日星期五@(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12-08 1: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