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27)

弱水三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日讯】不知在湖边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许入夜后的凉意,下意识地拉紧了外套。

“来,把手给我。”学长说。

我顺从地伸出双手,学长则用他温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你的手很冰耶,”他说:“我看我还是送你回去好了。”

“也好。”

到了我木新路上的住处,学长忽然问:“这学期怎么不搬回去和苏琳她们一起住?”

“不了,我现在已经很习惯一个人的生活,自由自在的没什么不好。”

“看来你独立多了。”

“还不是拜你所赐。”

“哈,你这是在骂我吗?不过,这种感觉真令人怀念…我每次骑车经过木新路,都会不由自主地看一看你住的地方,猜想你现在正做些什么…”

“真的吗?”

“是啊。”

我想问学长,要不要上来坐坐,可是开不了口。

“那我先回去啰,你自己小心。”学长戴上安全帽,准备回去。

而我竟然真的就这样看着他越骑越远,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前。

晚上,小琳子打电话来,问我家聚的情况,我便告诉了她。

“真没想到林平伟这么搞怪!”苏琳在电话那头忍俊不禁。

“你才知道咧。”

“我学长今天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唷。”

“感谢天!他终于采取行动了!”

“什么啦,他说的是我们四个人一起去玩。”

“他在打什么鬼主意?”我怀疑地问道。

“我哪知道。要不要去嘛?”

“去哪里?”

“好像是去基隆,先去和平岛玩,晚上再去庙口吃东西。”

“听起来不错…”

“去啦去啦,别硬撑了,我知道你很想去的。”

咳!小琳子真是太了解我了。

※※※※※

到了出游的那一天,我和苏琳一身轻便的装扮站在校门口等我们的学长。

不久,他们也来了,扔给我和苏琳一人一顶安全帽。

出发了,坐在学长的机车后座,觉得有些小鹿乱撞,或许是家聚那晚的相处,像一颗石子丢进了我原本平静的心湖,激起了一些涟漪罢。

我们走滨海公路到基隆,骑在海边,任凭海风吹乱了我们的头发。

到了和平岛,大家都脱了鞋子下去玩水。赤着脚踩着冰冰凉凉的海水,追逐著神出鬼没的小螃蟹,我们玩得不亦乐乎。

我想很多人都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吧,看着广阔无边际的大海,会觉得自己的烦恼其实是很微不足道的。然而,等离开了海边,通常烦恼还是在那里等着我们,并不会因此而消失不见。

不过,我好久没有玩得这么开心了,也忘了自己多久没有发自真心地笑过。

在和平岛看了美丽的夕阳西沉后,我们踩着金黄的余晖准备离开这里。

骑上摩托车回到了基隆市区,华灯初上,庙口夜市的人也开始越来越多。

也不知怎么,我忽然灵机一动,把学长拉到一旁说:“不如我们给苏琳和晋霖学长一个自强活动的机会吧!”

“对后!”学长有同感地说:“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就让他们两个多一点独处的时间好了,说不定很快就能擦出火花咧!”

我们两个对于自己的反应机灵感到相当得意。顺着拥挤的人潮,我们很”自然”地和苏琳他们走散了。

我和学长一起吃了好几摊,什么天妇罗啦,奶油螃蟹啦,一家也不放过!还庆幸著:“还好分开来走呢,不然一次要等到四个空位实在是太难了。”“就是啊!”

逛到九点多,也差不多该回台北了。

“学长,你会不会觉得很奇怪,他们两个怎么都没打手机找我们呀?”我忽然问。

“咦?说的也是…”学长掏出手机一看:“还真的咧,没有未接电话显示喔…”

“哈哈哈…晋霖学长一定早就存心不良啦!”

“这小子,认真起来也很有一套嘛。”

“那不然我们先回去好了,九点多了耶。”

“也好。”

走回停车处,发现晋霖学长的车子已经不见了,却在学长的车上发现一张小纸条:‘你们两个不要再ㄍㄧㄥ了啦,再ㄍㄧㄥ下去也是没有意义的,哈哈哈…’

看了这张纸条,我和学长面面相觑,原来我们都自以为在替对方着想,真是耍宝。

回程,我和学长有点小尴尬,所以就没说什么话。

“会不会冷?”学长略转过头来问。

“还好。”我这样回答。

我知道如果我回答:‘对,我会冷。’,事情的发展可能又不一样了,但我说不出来。

也许是我们两人心中都若有所思,一时之间,没注意到路旁有只小狗冲了出来,等学长发现的时候,已经快撞上去了,学长只好赶快紧急刹车,结果因为速度太快,车子就这么翻了,幸好是滑到路边,如果是滑到马路中央,可能就不堪设想了!

我撑著从地上爬起来,膝盖痛得紧,手臂上应该也有好几处擦伤吧,因为很痛。不过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确定学长是不是平安无事。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虽然心情颓丧,因为我可以预期到学长的表情会有多么冰冷,可是还是得去啊,毕竟是我办的,还得出钱请客咧。
  • 我还有学伴对不对,听平伟学长说的。”
    “呃…是没错…”啧!这学弟真难搞,本来想随便办个单支的家聚就算了,这下可好,我还要和林平伟讨论家聚的地点,真伤脑筋。
  • 说真的,最近还好吗?”
  • 续我们的行程逛了一会儿之后,小田把旅游手册交给我:“小茜,你来看地图吧。”“好。”

    我是个有点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图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认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时我就停下脚步对着地图研究起来:“假如这边是东边的话,那..”

  • Check in之后,老板娘领我们到房间去,原来就在一楼柜台的旁边而已。我们检查了一下设备,该有的都有了,便心满意足地打开冷气打开电视把自己扔到床上。
  • 这个暑假似乎特别炎热漫长,不知道要怎么打发好。本来和阿惠约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却因为她妈妈的一句:“只有两个女孩子去那里多危险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机会,有点郁闷。
  • 了车之后,我们开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后..往哪里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里的公车手册,开始翻起士林区的地图。

  •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 是夜,我辗转反侧,而且怎么等也等不到学长的电话,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看看他到底怎么解释

    该不会他们现在正在一起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