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28)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日讯】我走近学长,他却躺在地上,没有起身。

“学长,你还好吧?”我蹲下去轻轻拍拍他。

竟然没有反应!我真的是吓坏了,又怕他哪里摔著了不敢动他,只好再试着喊一次:“学长,你没事吧?不要吓我啊…”

正当我想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时候,学长有些颤抖地半坐起身。

“后!还好戴了安全帽,不然这一摔可就惨了,我的头好昏啊…”学长脱下安全帽甩甩头说道。

“天啊!幸好你没事!”看到学长是平安的,我就这么蹲在大马路旁,忍不住地掩面大声哭了起来。

“小宁…”学长呆呆地看着我哭,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挤得出一句:“对不起…”

他勉力站起来,然后伸手拉我一把,然而我还是哭个不停,没有办法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

“你有没有受伤?来,我看看。”

学长检视了一下我手臂和膝盖上的伤痕,然后就带我去医院擦药。

“幸好你没什么大碍,不然我一定不会原谅我自己。”离开医院的时候,学长这么对我说。

到了我木新路上的住处,学长放我下车,然后准备回宿舍。

“好了,那我…”

“今天晚上可不可以留在这里陪我呢?”也许是因为惊吓过度,到现在我都还有些微微地发抖。

“可是…这样好吗?”我想我知道学长在犹豫些什么。

“我已经没有办法去想这样到底好不好了,我只知道现在我不能让你离开我的视线…要是下一秒钟你就不见的话那怎么办!我真的无法想像这种可怕的情况…”

我从来也不知道,原来学长在我心里,竟是这么地重要。

于是学长点了点头,跟着一拐一拐的我一起上楼。

“好令人怀念喔。”开了门,进了我的小房间,点亮了温暖的灯光,这里的摆设,一直没变过。

“喏,拿去。”我拉开抽屉,翻翻找找地拿出了一套换洗衣服给学长。

“哈,我都忘了我还有衣服放在你这里。”

“是啊,你够狠心,一分手什么都忘光光了。”

“哪有!不过说真的,”学长环顾著四周:“这里很有一种家的感觉…”

“为什么呢?”

“因为这里有你咩!”学长捏了捏我的脸颊:“懂了吗?”

“后!好痛喔!你这个呆子!”我拿起一个大抱枕丢向学长,快狠准地击中目标。

于是我们两个”伤患”很幼稚地玩起了枕头仗的游戏。

到后来,觉得累了,便瘫坐在地上,喘嘘嘘的。

学长坐近了我,轻声说:“我现在很想抱抱你,可以吗?我想确实地感觉一下你的存在,不然我觉得这一切好像很虚幻,像做梦一样,我竟然又在这里了。”

我靠在学长的肩上,以此做为回答,于是学长轻轻地揽住了我:“其实我真的不懂,既然我们对彼此都这么重要,那为什么要分开呢?”

“我也不懂。”我靠他更近了些:“不过经过这些日子,我觉得我们那时分开是对的。”

“怎么说呢?”学长似乎不解。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想我永远也学不会怎么独立。”我笑笑:“所以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总不能老是等著别人来给我幸福吧?”

“小宁,你真的长大了喔。”学长摸摸我的头。

经过今天晚上这件事,我们更加了解在彼此心中的地位,握紧了的手,是再也不愿意放了。

※※※※※

隔天,因为我行动不便,学长来接我去上课,然后送我到教室门口,看着我找到了位子才离开。

“我看到了喔!”苏琳跑到我的身边坐下,很高兴地说:“昨天放你们鸽子果然是放对了!”

“还说咧…”我故意怨怪地说:“我们昨天摔车了啦。”

“什么!”苏琳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

于是我把昨天晚上的情况跟苏琳说了一遍。

“这个就叫患难见真情…”苏琳知道我们两个都没事后,松了一口气说道:“懂吗?”

“现在我对这句话有很深的体会。”我叹了口气:“席慕蓉的散文集里有句话,”爱是不能独善其身的”,我终于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了。”

“你们能对对方用情这么深,其实我是很羡慕的。”苏琳诚恳地说。

“说到这个…”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你学长昨天晚上有没有什么表示啊?”

“什么啊?”竟然装白痴!

“什么什么啊!”我用手肘顶顶她:“在我面前装蒜是行不通的喔!”

“哎呀,老师来了!”

嘿嘿,以为这样就能逃过我的拷问吗?

台上教统计学的教授,哇啦哇啦地讲解著一堆公式,数学不好的我听得超痛苦的。不过,反正现在我和学长、苏琳都和好了,不怕没人教我。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我马上把苏琳拉到教室外的走廊上。

“你干嘛这样贼贼地笑啊?”苏琳K了我一下。

“你很不够意思喔,快点快点啦!”

“昨天我们走散以后,我学长载我去兜风,我们聊了很多,让我对他有更进一步的了解…”苏琳红了脸:“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气氛很浪漫的关系,那个时候我忽然觉得他真的是个可以依靠的人…”

“喂喂喂…是谁说”靠山山倒,靠人人倒,靠自己最好”的啊?”我故意调侃苏琳。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嘛…”苏琳急着辩解:“我想说的是,他是个值得信赖的好人。”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知在湖边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许入夜后的凉意,下意识地拉紧了外套。

    “来,把手给我。”学长说。

    我顺从地伸出双手,学长则用他温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虽然心情颓丧,因为我可以预期到学长的表情会有多么冰冷,可是还是得去啊,毕竟是我办的,还得出钱请客咧。
  • 我还有学伴对不对,听平伟学长说的。”
    “呃…是没错…”啧!这学弟真难搞,本来想随便办个单支的家聚就算了,这下可好,我还要和林平伟讨论家聚的地点,真伤脑筋。
  • 说真的,最近还好吗?”
  • 续我们的行程逛了一会儿之后,小田把旅游手册交给我:“小茜,你来看地图吧。”“好。”

    我是个有点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图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认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时我就停下脚步对着地图研究起来:“假如这边是东边的话,那..”

  • Check in之后,老板娘领我们到房间去,原来就在一楼柜台的旁边而已。我们检查了一下设备,该有的都有了,便心满意足地打开冷气打开电视把自己扔到床上。
  • 这个暑假似乎特别炎热漫长,不知道要怎么打发好。本来和阿惠约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却因为她妈妈的一句:“只有两个女孩子去那里多危险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机会,有点郁闷。
  • 了车之后,我们开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后..往哪里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里的公车手册,开始翻起士林区的地图。

  •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