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29)

弱水三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日讯】“你懂我的意思吗?”苏琳看着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达心里的感受。

“嗯。”

经过和林平伟那一场错误的恋爱,苏琳现在想要的,不过是一份平稳踏实的感情,再不要什么轰轰烈烈、惊涛骇浪般的恋情。

“其实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像我学长那么好的人,竟然会没交过女朋友呢?”苏琳转过身,望向远方的操场,忽然感叹道。

“因为他在等像你这样的人咩,这是他的宿命。”

“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个宿命论者?”

“现在你知道啦。”我笑说:“经过和我学长的这些事,让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是很奇妙的。”

上课铃响了。

“那你到底跟你学长在一起了没?”我赶紧拉住想逃进教室的苏琳。

“笨蛋,你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还问!”语毕,一溜烟地跑进教室。

太好了,我衷心地替这两个好人高兴!于是,虽然是讨厌的统计,我还是微笑着进教室上课。

※※※※※

日子平凡但愉快地进行着,然后,这一年的圣诞节又到了。去年此时,我刚和学长开始交往,不知不觉,一个年头就这么过去了。

圣诞节的前两天,我和小琳子在老地方喝茶聊天,聊著聊著,不经意往窗外一瞧,竟然看到林平伟在马路那头向我们挥手。

苏琳好讶异,用来搅拌咖啡的小汤匙都掉到地上了。

他随即过了马路,推开店门进来。

“你们两个果然在这里。”他笑着说。

“什么事呀?”我好奇地问。

“这个…”他把两封圣诞卡放在桌上。

“谢谢…不过,你不怕女朋友会生气吗?”我问道。

“当然怕,所以我得告辞了。”他对我们点点头,就要走出店门。

“呃…谢谢。”在林平伟拉开店门之前,苏琳终于说了一句话。

他们彼此露出了会心的一笑,里面有谅解与宽容。

林平伟离开后,我和苏琳拆开卡片来看。

我的卡片是扮鬼脸的小女孩的图案,看起来很淘气。林平伟在里面写着:

‘我永远不会忘记北区迎新那天,我说了惹恼你的话,你瞪着我看的表情。如果那个时候我不说那些话,你对我也许就不会有反感,事情的发展说不定就不一样了呢!呵…不论如何,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很特别的一个女生,我真的希望你能过得幸福,要加油喔。’

而苏琳的卡片则是头上顶着光环的美丽天使,他对苏琳说:

‘小琳,一万个对不起也不能表达我的歉意,请相信我真的不是故意要伤害你,虽然…最终我仍然让你伤心。你真的是很好的女孩子,不论外在或内在,这是无庸置疑的。我想是我自己没这福气。你和你学长的事我听说了,我很替你高兴,发自内心的祝福你。也许有一天,我们还能是好朋友吧。’

看完了卡片,我和苏琳相视而笑。

“其实你早就不生气了对不对?”我问苏琳。

“有什么好气的呢?若不是他让我早早领悟,我也不会跟像我学长这么好的人在一起。”

“说的也是喔。”

又坐了一会儿,我们两个的学长兼阿娜答来接我们了,待会儿要去看电影。

我很快乐,好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

我愿意相信,只要付出你的真心,一定能得到幸福的,祝福大家。

~The End~

后记

‘学长’这个故事已经连载完毕,这期间谢谢所有喜欢这故事的读者的支持。

这几天我会再开始由另一个人,也就是女主角的学长的角度来看这整个故事,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喔。

再次谢谢大家。

By Gwyneth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走近学长,他却躺在地上,没有起身。

    “学长,你还好吧?”我蹲下去轻轻拍拍他。

  • 不知在湖边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许入夜后的凉意,下意识地拉紧了外套。

    “来,把手给我。”学长说。

    我顺从地伸出双手,学长则用他温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虽然心情颓丧,因为我可以预期到学长的表情会有多么冰冷,可是还是得去啊,毕竟是我办的,还得出钱请客咧。
  • 我还有学伴对不对,听平伟学长说的。”
    “呃…是没错…”啧!这学弟真难搞,本来想随便办个单支的家聚就算了,这下可好,我还要和林平伟讨论家聚的地点,真伤脑筋。
  • 说真的,最近还好吗?”
  • 续我们的行程逛了一会儿之后,小田把旅游手册交给我:“小茜,你来看地图吧。”“好。”

    我是个有点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图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认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时我就停下脚步对着地图研究起来:“假如这边是东边的话,那..”

  • Check in之后,老板娘领我们到房间去,原来就在一楼柜台的旁边而已。我们检查了一下设备,该有的都有了,便心满意足地打开冷气打开电视把自己扔到床上。
  • 这个暑假似乎特别炎热漫长,不知道要怎么打发好。本来和阿惠约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却因为她妈妈的一句:“只有两个女孩子去那里多危险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机会,有点郁闷。
  • 了车之后,我们开始大眼瞪小眼的:“然后..往哪里走?”“不知道..”

    我拿出了背包里的公车手册,开始翻起士林区的地图。

  •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