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一八)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0日讯】“可是我们怎么就能相信他是宇宙的最高规律呢?”陈薇忽然开口问道。

“师父讲的东西,虽然你看不到,但是可以实践。通过实践就会发现师父讲的是真的。”我想了想说,“你们知道法轮功是怎么传开的吗?我们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媒体,那我们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并了解我们呢?我记得师父在99年的中南海事件发生后,在悉尼接见中文媒体记者的时候说了一下这个问题,大概意思啊,我重复不出来原话,就是一个人学了以后觉得好,他就把他身体健康的好转、思想境界的变化告诉他的亲朋好友。比较亲近的人嘛,互相之间都是很信任的,绝不会说我上了个当,我就告诉我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上当,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师父从来没有告诉我们要这么做,都是我们自愿这么做,这种流传比任何媒体报导和广告都有效。好比我妈妈病好了,我看见了,她也对我说法轮功怎么怎么好,给我本《转法轮》,我一看书一炼功,也觉得好,就再告诉张璐。她再告诉她的同学朋友。这种增长是指数增长,当然就越传越快。”

大家都沉默地听我讲。我继续说道,“所以你们不要看师父表面的语言好像听了一会儿也没有什么,因为师父讲法要照顾到各种社会阶层和文化程度的人,只能用非常浅白的语言去讲,但是你体会一下他的内涵是很深的。‘名、可名、非常名’啊,这是老子讲的一句话。”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张剑念了一句。

“什么意思呢?”我问张剑。

张剑想了一下,没有说话。

“老子在传法的时候啊,诸子百家都把自己的东西称为‘道’,但是老子说他的‘道’和别人是不同的。但是老子在讲述超越常人生活经历的‘道’时,却遇到了一个语言障碍。我打个比方说,如果我问你什么叫‘甜’,一个一辈子都没有吃过糖的人,无论你用什么语言解释他也不会明白什么叫‘甜’,因为他根本没有这个概念。老子讲的‘道’肯定是比常人高了,他在《道德经》中说有一个东西,在有天地之前就有了,‘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后面他说我不知道应该管他叫什么,所以就叫他‘道’。‘名、可名、非常名’嘛,我说的意思就是老子在讲‘道’的时候,用了许多人中的名词,但却不是常人中名词表面的概念。师父讲法也是一样,不可能造出一些新名词来去讲法,那样人也听不懂。但是同样的名词,从师父嘴里说出来,它的意义就不一样了。这个需要你们放下心来去体悟才能体悟到的。”

在当今的这个社会啊,尤其是表面上科学的发展,让人越来越沉醉在眼睛看得到,身体感受得到的物欲之中,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许多人就算是能够碰到正法,但是他们却被麻木得没有感觉了。谁要是在这种情况下,发愿说要修炼,这个人都了不起。你看《西游记》的第一回里说美猴王在水帘洞中看到一个老猴子死了,他就说他要出海寻找修道之人,求一个长生不老的法门。吴承恩在这个地方写了一句诗说‘这句话,噫!顿教跳出轮回网,致使齐天大圣成’。美猴王就发了这一念,他就到菩提祖师那里修炼去了,最后成了正果。你看到发这一念很简单,也不是人人都能发得出来的。能发出来的人,在神的眼里看就非常可贵了,那是这个人的佛性出来的。佛教中说啊‘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

我停了一下,又说,“我跟你们讲大法的好啊,不是要让你们一定相信或者一定象我一样的修炼,你们修炼与不修炼对于我来说能有什么影响?只不过我觉得人生一世啊,能碰到正法的机会太渺茫了。你看《西游记》中说唐僧去西天取经,走了十四年,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这才把经取回来。他说‘人身难得、东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人生如白驹过隙,你们谁能记得自己前一世的喜怒哀乐,转生的时候荣华富贵你都带不走的,而且和你亲爱的配偶子女都要分开。人人都想要天长地久的幸福,什么是天长地久的真东西啊?”

※※※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问的问题很复杂,我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吧。”我说,“比如说,一块儿上万斤的大石头从山上滚下来,如果一个人正好在石头滚下来的路线上,无论这个人知道还是不知道他会被这块石头压死,他都会被压死。
  • 如果我们现在生活在南宋的话,金人打过来了,大家就忍着做亡国奴得了,何必还起来抵抗呢?干嘛还要把起兵抗金的岳飞当作民族英雄呢?面对邪恶吓得赶紧躲起来,那叫懦弱、叫苟且偷生,能叫忍吗
  • 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在北京召开。天安门前红旗招展,戒备森严,两会代表在从宾馆到人民大会堂的路上都有警察全程戒严护送。我在广场上看到那些置于重重保安下的人民代表时,实在想不明白既然他们来自于人民,为什么对于人民如此惧怕。我甚至感觉他们不过是一些被那个政党劫持和软禁了的人质而已。
  • “谢谢您,赵总。”我说,“我很感谢公司的器重。其实您刚才问我谁能接替张斌的时候,我也是觉得我最合适。但是我的前途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不完全是因为留学的事情,还有一些我私人的问题,牵扯到社会的大环境,那已经超出我的控制范围了。”
  • 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下班时间已经过了。陈薇、曹宁、张剑和刘颖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看见我回来,陈薇问我:“刚才是总裁找你是吗?”“对,”我说,“怎么啦?”
  • 法律本来的目的是为人服务的,必须体现人道和人性。不能惩恶扬善的恶法只会滋生更多的罪恶和暴行,最后导致整个社会动荡不安。所以那些法西斯战犯一个也没有逃脱惩罚。俗话说,邪不压正,等到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那个下令可以打死人不偿命的人自己都难逃公道,他还怎么保证这些警察不被追究责任呢?”
  • 周末回家的时候,我听妈妈讲到了许多牢房中的感人故事。和妈妈关在一起的有一位老奶奶,已经70多岁了,原来多种疾病缠身,五年之内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切除了五分之四,甲状腺也几乎全切除。
  • 桑塔纳出租车停在了公司的宿舍楼下,我和同事们下了车,然后从后备箱中拿出了我出差用的箱子
  • 我想了一下,接着说,“刘颖的问题很好,在我们师父讲的法中提到过生命的来源,大概有两种。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比较大。”我沉吟了一会儿,“嗯,我说说我的理解啊,也不一定对了
  • “按你这么说,宇宙的大爆炸也是象进化论一样的假说了?”曹宁问道,“我看现在科学好像证实了宇宙的大爆炸理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