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在亚特兰提斯(二)

文/舞月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1日讯】四大元素──地、水、火、风是我们星球最基本、最稳定的物质基础,但是居住于亚特兰提斯西部的科学研究者,却为了权利和荣耀妄想控制四大元素,以为自己能够扮演上帝,从而导致了最终的崩溃。

“你啊,迷信科学的那副德性比宗教狂热者还糟糕。”还是老样子,小舞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两人闹翻了的结局今天又重演了一遍。真是的,到底哪根筋不对了?

之三

在亚特兰提斯的世界中,我最喜欢跟麒麟在一起。它们像马一样在田野里吃草;我们彼此间用心灵感应进行交流,它们的思想非常单纯。它们从不伤害任何人,也从来都不会产生坏念头或恶意;它们总是保持着不可思议的平静。当我轻声地对麒麟说“带我去奔驰吧。”它就会回答:“好啊,我们去一起奔驰。”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我那飘逸的金色长发在风中飞舞著。

每当世界处于平衡与和谐的状态,人们彼此接纳、彼此相爱时,麒麟就会回到世上来。

和小舞一小时前的谈话在脑中转了一遍。在这家叫做“梦的彼端”的咖啡厅里,三楼的这个双人座上只剩我一个人喝着苦闷的咖啡;正好这是一个靠窗的座位,窗外灯火通明的现代夜景与故事中一望无际的原野显得不甚搭调。

虽然小舞坚称这些所谓“亚特兰提斯”的梦境是她前世记忆的真实反映,但是,像“前世”啦、“因果轮回”等等这些宗教名词,实在是和我自己的科学专业严重抵触的:这些东西到底谁见到过了?

“唉,科学与宗教之间的恩怨只会有‘怨’而无‘恩’哪…因为‘无神’与‘有神’之分已经注定了二者互不相容的命运;尽管二者都宣称以增进人类的幸福和睦为目的,但在历史和生活的实践中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过程。”我喃喃自语地说着。

小舞虽然也非任何宗教的虔诚信徒,但她始终相信有着全能的天神存在,使得整个世界维持着一定的法则;这也是使我们最容易产生冲突的一点。

还好我也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不然在跟小舞相处的日子里一定会天天指着她是在“贩卖毒害人民的精神鸦片”了;或许自己的观念是比较接近曾经在白宫发表未来展望演说的英国著名天体物理学家,被誉为“当代爱因斯坦”的史蒂芬‧霍金爵士吧,他就称自己是一个“谨慎的无神论者”,就是说“无神”的观念可以有灵活和弹性,并不是彻底地无神。

不过小舞讲的麒麟故事倒有些说服力,印象中以前上国文课的时候,好像也有讲过麒麟出现的时候必然有圣人在位。嗯,我开始有点相信小舞的“前世记忆”了…

之四

我常常去聆听海豚的忠告。它们生活在一个美丽的大湖区,大湖区经由运河与大海相连。它们白天在湖里游泳、嬉戏;到了晚上,它们便回到大海中。海豚是我们的密友和顾问,它们很聪明,是我们社会和谐平衡的泉源;但却只有很少数人会去倾听海豚的智慧。我常常与它们一起游泳,抚摸它们,与它们玩耍,并且聆听它们的建议。

和麒麟一样,我们藉由心灵感应进行交流。海豚也曾告诉我们“末日”正在来临;其实在我生活的时代,我们早已知道亚特兰提斯的世界已走到了它的尽头。此时,“末日预言”也广为传播,然而只有智者知道末日的起因:我们文明的终结是由少数人造成的!

四大元素──地、水、火、风是我们星球最基本、最稳定的物质基础,但是居住于亚特兰提斯西部的科学研究者,却为了权利和荣耀妄想控制四大元素,以为自己能够扮演上帝,从而导致了最终的崩溃。

妄想主宰世界的狂妄导致了文明的毁灭…?怎么和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那么像?虽然没听说现代物质文明的发展把什么样的物质基础还是基本元素搞坏了,可是工业化导致的空气与淡水的污染也确实严重危害到当今人类的生存了。更扯的是在我们现在这个年代“末日预言”也是挺风行的,像诺查丹马斯的《诸世纪》中提到了什么“恐怖大王”啦,还有什么死人将破土而出的预言等等,愈想真是愈觉得毛骨悚然,难不成亚特兰提斯灭亡的教训真是我们人类未来的翻版?

“唉…”我一口气喝完杯中的咖啡,又向街头的繁华望了一眼,仿佛将自己拉回了人生的现实。可是,神话和现实的界线似乎愈来愈模糊…,只是神话流传得久了,生命短暂的人类也就不再相信了。

“神话与传说往往反映了更为真实的历史。”这一次,小舞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真的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中。

不晓得怎么搞的,我忽然昏沉沉地趴到桌上睡着了…

之五

我永远记得这最长的一天、最后的一天、最后的一刻:天塌地陷、地震、火山爆发、四处起火;地球板块剧烈地冲撞著,地球正在崩溃!大楼在上下颠簸,震荡起伏。我被一个人拉至墙边,我们互相抱着;窗外浓烟滚滚,我看见大地岩浆喷发,烈火染红了整片天空。屋内也充满烟雾,我们俩感到窒息;我昏了过去,接下来我只记得我正飞向光明。我向下看到陆地正在下沈,海水汹涌而至,吞噬一切。

人们四处逃散,但不是被大水吞没就是跌入火坑。我仍能听到嘶喊与尖叫声,这时地球就像一个沸水翻滚的巨大开水壶,仿佛一只饥饿的野兽在吞咬着它的猎物。最后,海水淹没了大地…

“小舞!”我大叫了一声,自己也从梦中惊醒了,猛然晃动的手肘也差点推翻了桌上的咖啡杯。怎么会这样?刚刚竟然清清楚楚地看到小舞昏死在自己的怀中,而且她一头乌黑的秀发竟变成了金发!那时她身穿的一袭白色长袍的触感也是那样地真实;在地裂天崩的毁灭中,小舞最后的细语也难以抹灭地在耳边缭绕着:“守护水晶…来世再见了…”

“喂,刚刚那样大呼小叫我的名字干什么?”我失神的大脑中忽然响起了小舞的声音。回头一望,只见她笑盈盈地扶著楼梯扶手向我这边瞧着,难忘的一头秀发自然地散落在她的肩背,和梦中所见女祭司的身影吻合地重叠。

“没有啦,”我装出了开玩笑的样子,“只是梦到和你在亚特兰提斯相会而已。”

小舞走近我的身边,搭着我的肩膀,轻声地说:“哦,那我们现在就是再续前缘啰。”说完后自己咯咯地笑了起来,看来她气已经消了。我想,我们以后大概也不会因为这类事情而吵架了吧。

(参考资料:正见网,《亚特兰蒂斯的生活与它的毁灭(2)》,2001年5月1日)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