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20)

弱水三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1日讯】

寒假到来,班上几个同学约着要去合欢山玩,办个小毕旅。我们租了一辆十一人座的小客车,再借了一辆庞帝克,大伙儿便很兴奋地出发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觉得不太好玩。

风景很美。站在三千多公尺的高峰上,强风噗噗地拍打着我们的大衣。天上的云,很迅速地一朵朵从我们头顶溜过,离天空,好像很近很近似的..同学们拿起相机到处留影,我也跟着他们喧笑了起来。旅行,就该放松心情、开开心心的不是吗?

但我觉得怪怪的,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为什么班上同学说的话,都让我觉得很无趣呢?我忽然开始希望在我身边的,是小田。跟他一起去旅行的时候,不管到哪里都好玩,是真的!

就这么闷闷地玩了三天,回程的时候,我和一个很好的朋友小婕两个人坐在最后面的位子,各自沉思了起来。她是这趟旅程中最能了解我心情的人,因为她也有同样的感受。

“我希望和我一起出来旅行的是学长。”小婕幽幽地说。她的故事,是另一个难解的爱情习题。我一直都认为,像小婕这样聪慧善良重感情的美丽女子,不该在感情的世界中遭遇这些,苦苦等候的,竟是这么一个毫无责任感的人。

不知道有多少次我苦口婆心地劝她放弃,心中却也明白那有多不容易做到,或许这都是命吧。

我们两个各自望向窗外,也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忽然,我的眼泪开始像洪水般决堤,停都停不住。我没发出一点声音,没有人知道车后座的我心情的变化,除了小婕。

她的眼光从窗外移回车内时,看到我正默默地哭着,睁大眼睛愣了一下,随即递给我几张面纸。不过,她没说什么话。

我哭了一会儿,觉得发泄够了,便擦干眼泪,发起呆来。

“你是不是又在想他了?”小婕问我。

“嗯。”我点点头。

小婕了解地笑了笑。

旅行结束后不久,就是小田的生日,好些天没见,蛮想看看他的。于是我拨了通电话给他,问他那一天是否有空,想把生日礼物拿给他。但我没想到他生日的那天正好是考预官的日子。他犹豫了很久,最后说:“没准备去了也考不上;如果我这样去考还考上,准被人打死咧!再说,不当预官又没有什么关系,当兵没有想像中那么恐怖啦。”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见面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出乎异常地平静,没有什么喜悦的感觉,分别时也没有什么不舍,淡淡地说笑着,不再像从前一般为他大喜大悲。

一切,似已云淡风轻。

寒假糊里糊涂地过去,转眼就是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学期了。回首来时路,我发觉自己这一年来过得好辛苦,但是我所得到的,远比失去的多。

一些知情的好友,像惠、何屏和小婕,经常耐心地倾听我诉说和小田之间的种种,并给我莫大的支持和鼓励。至今我仍心存感激,没有她们,那段宛在海上浮沉、攀不着浮木的日子,我真不知道要如何走过。

那阵子正好流行着范晓萱的‘深呼吸’,我总爱轻轻地哼著,然后再深深地呼吸。它所传达的情境,不正是我和小田的写照吗?

早知道爱你注定是无尽的忧郁    我却不知该如何收回我的情意

不能说出的故事          一场美丽的相遇

直到你对我说你的心        已被人占据

深深深呼吸            不让泪决堤

我最爱的你            深锁在心底

深深深呼吸            回头不看你

有你的往日            一幕幕涌上眼底

心碎 在扰嚷的街         我的伤悲你没发觉

心碎 下着雨的夜         整个世界都在流泪

雨不怕风吹            梦不醒最美

你在我的心轻轻的飞        就让爱是一场不悔的沉醉

就让我永远都学不会        离别

最后一个学期,我们也都确定了自己的方向。小田对戏剧很有兴趣,希望将来能够成为一个编剧。我大概也能了解他为什么想走这条路,一来他有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可以发挥;再则,他那爱好自由的天性,是不适合乖乖当个上班族的。

一旦决定了自己的方向,小田也剑及履及地逐步朝梦想前进。他先在屏风表演班找到了一个打工的机会,然后打算去考中文研究所,以充实自己的文化涵养。

为了理想不顾阻碍地努力前行,这是我十分佩服小田的一点。他在学校也已修了中文辅系,还说念中文比念本科系快乐多了,成绩也较高。我虽然非常希望他能完成自己的梦想,却也不禁暗暗替他担心起来。他总是无法专注在某一项特定事物上,这会影响他原可能达到的成就。不过,除了默默祝福,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而我,做了最简单的决定-出去工作。我竟然开始迫切地期盼毕业。我想,不是为了考试的压力或是那永远也做不完的报告,而是因为,我想要完全地逃离这个生活圈子,我想过一种新的生活,让自己重新开始。至于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却仍在茫然困惑中。

“你不是真的那么想要毕业吧?..”小田在寄来的e-mail中说道:“像你现在这么像个小孩子,出社会以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竟然感叹了起来?呵..

我忽然发觉,活泼开朗的小田,内心其实要比我脆弱多了。他看似能勇于接受未来任何不可知的挑战,实际上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在逃避某些东西。

我认为,我比他坚强。

这最后一学期我们见面的机会非常少,因为小田不但兼了补习班的课,还要到屏风打工;更重要的是,他得挪出时间来念书。为此,小田连网路都很少玩了,经常一两星期不见人影。

想起他的次数说真的是比较少了,但也不可能完全忘掉。

屏风表演班在兴隆路上,说穿了就在我们学校附近。小田来打工的时候,偶尔会和我联络。他曾抱怨过我好几次,说是每次打电话来找我我都不在,一天到晚乱跑。有一回甚至叫室友晓青留话给我,她啼笑皆非地留了一张纸条在我桌上:

‘某人留言:

       小笨蛋,不知道你又溜到哪里去了!’

我去哪儿了呢?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在忙些什么。这就是典型的大四生吧,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不过,小田哪有资格怪我呢?他不也是这样?何况我不是为了等待他而活的。

那天在线上难得碰到小田,他说他一会儿要上台北屏风,问我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我就和他约在政大的校门口碰面。

因为刚好是下班的尖峰时间,所以塞得一塌糊涂,小田迟到了好久。好不容易他终于来了,一见到我,拉拉我的头发:“你怎么剪那么短?快把它留长!”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轻轻把照片放回原处,我倒在床上,不过眼睛仍睁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愿意再玩这种猜心的游戏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宝宝,捏它一下还会发出〞I LOVE YOU"的声音。不知不觉,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睡着了。

  • 看完电影,我们到便利商店买了几瓶水备用,然后就开始找落脚处。找著了之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 不一会儿,天空乍然放晴,于是继续了我们的行程。
  • 我忽然觉得,往屏东的路好长好长,远得我无法承受。心中的郁结,几乎让我呼吸困难。好想赶快下车,离开这个地方。
  • 这学期小田寄来的信件,有些时候是很认真地和我讨论某些问题。也许他开始认为我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会跟我说一些心里的话。而我也都尽我所能地帮他,回信经常都是一封封长篇大论。
  • “你懂我的意思吗?”苏琳看着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达心里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学长,他却躺在地上,没有起身。

    “学长,你还好吧?”我蹲下去轻轻拍拍他。

  • 不知在湖边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许入夜后的凉意,下意识地拉紧了外套。

    “来,把手给我。”学长说。

    我顺从地伸出双手,学长则用他温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虽然心情颓丧,因为我可以预期到学长的表情会有多么冰冷,可是还是得去啊,毕竟是我办的,还得出钱请客咧。
  • 我还有学伴对不对,听平伟学长说的。”
    “呃…是没错…”啧!这学弟真难搞,本来想随便办个单支的家聚就算了,这下可好,我还要和林平伟讨论家聚的地点,真伤脑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