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21)

弱水三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1日讯】

我带他到附近的饭馆吃饭,那家的小妹长得圆圆的,很喜欢和男生聊天,尤其是那种一个人来吃饭或是和一个女生一起来的。室友的男朋友就曾经有过这样的经验。

我本来还半信半疑,心想在学校这几年我也不知道来吃过几次了,怎么她就不跟我聊天?今天正好带小田来做个试验。

结果还真的,我们刚坐下,小妹把菜单递到我们面前,便开始向小田搭讪:“你是什么星座的呀?”小田愣了一下,看看我,我努力忍住笑,看看会有什么有趣的发展。

“水瓶座。”小田简单地回答。

“真的?我也是水瓶座耶!”小妹显得很兴奋。

“啊?”

“那你告诉我水瓶座有什么特质?”小妹越聊越起劲了。

我忽然有种感觉,在她眼里我是不存在的,可是我没有任何不悦喔,我只是觉得好好笑,真的。

小田有点受不了,向我望过来,带着求救的眼神,我才不管他咧。

好不容易那小妹去忙了,小田这才松了一口气。我们开始聊了起来,因为心境的不同,我的语气、态度,在在看来都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以一种再普通不过的心态来对待他,和我其他的异性朋友都没啥差别。

“我觉得你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小田看着我说。

“有吗?哪有什么不一样?”快乐一点就是和以前不一样?由此可知我前一阵子有多么的〞悲情〞了。

小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你最近有没有偷偷喜欢谁?”这什么问题!喜欢就喜欢,还问我是不是〞偷偷〞喜欢,天啊!

“我哪有喜欢谁。”我只淡然地说。

“我好饿喔。”小田忽然说:“怎么这么慢啊?”

“那不然你叫小妹过来陪你聊聊天解闷吧。”我笑嘻嘻地调侃他。

“不要,我看到她就饱了。”

吃完晚餐,我们各自去忙。他到屏风,而我去补日文。

我一直在想,如果小田没有考上研究所,那么他就得去当兵,若真是这样,那么这一切,大概就会随着毕业而结束了。

有一天,在台中念书的妹妹忽然跟我说:“姊,要是我是你,我一定不会跟你一样!”“什么?”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我觉得你还在等那个小田学长。”她直截了当地说。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我有点好奇。

“姊,我先告诉你一个故事吧。”

“你说。”

“有一个女孩子,她就像那位学长一样不能定下来,她有很多男的朋友,跟他们的感情也都很好。其中有一个男孩子很喜欢她,一直都在她身边等待着。不管那个女孩遇到了什么挫折或是不愉快的事,他都站在她这边,静静地听她说。但是其实他每次听到那个女孩告诉他,她和其他男孩子在一起的事,他都很痛苦,只是一直都没说出来。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受不了了,才告诉那个女孩子:‘其实我根本不想听你说这些事!’那个女孩子才惊觉,自己无意间带给对方这么大的伤害..”妹妹停了一下,说:“那个女孩子就是我,而那个男的是我学伴。”妹妹是水瓶座的,而她的学伴竟然这么巧也是处女座的。

“你是要说我和小田学长的关系就像你们这样吗?”

“嗯。”

我想了想,不无道理,可是..

“可是,现在你知道你学伴喜欢你了,你还是不能接受他对吧?”

“这倒是…”

“所以呢,我就算告诉小田我的想法,事实也不会改变的。”

“嗯..”妹妹想了一下:“我学伴人是很好,可是我觉得他太无趣了。”

“你是在暗示我小田学长可能会觉得我很无趣?”我笑了笑。

“这..我也不知道..”

唉,喜欢一个人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

某日,小田打了一通电话给我,让我如坠五里雾般,没有头绪。

“小茜,你是我的好朋友,也可以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很高兴能认识你。”

“嗯?”

“但如果我们两个改变了彼此的关系,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么亲近了。”

“为什么?”这句话什么意思?我不清楚。

“因为这样我们就要顾虑很多事,怕伤害对方,有些话反而就不能讲了。”

“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我真的是弄糊涂了,没头没脑跟我说这个干嘛?

那天的对话我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知道挂掉电话后我才忽然觉得我应该生气。他对我说这些话,莫不是又嫌我碍着他什么了?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啊!

后来上站,又看到他的一封信,叫我要为了朋友,尤其是他,好好保重自己,不要做什么傻事。看完之后我更是不悦,越看越觉得他认为我还有意想改变些什么,我很不平,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事!

于是我赌气地回了一封信给小田,告诉他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他误会的事,那么是我不好,不过我真的想不起来我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要是他觉得我造成了他的麻烦,那么我可以在他面前永远消失。

过了两天,收到小田的回信,轻描淡写地带过我的疑惑,我至今仍不懂他当时在想什么。小田说:“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比较喜欢Mulder和Scully的那种感情(作者按:就是X 档案的男女主角啰)..还有啊,我也很高兴身边有个这么爱挑我语病的人..”

我的怒气顿时转为无奈,这样一来,我倒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了。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寒假到来,班上几个同学约着要去合欢山玩,办个小毕旅。我们租了一辆十一人座的小客车,再借了一辆庞帝克,大伙儿便很兴奋地出发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觉得不太好玩。
  • 轻轻把照片放回原处,我倒在床上,不过眼睛仍睁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愿意再玩这种猜心的游戏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宝宝,捏它一下还会发出〞I LOVE YOU"的声音。不知不觉,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睡着了。

  • 看完电影,我们到便利商店买了几瓶水备用,然后就开始找落脚处。找著了之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 不一会儿,天空乍然放晴,于是继续了我们的行程。
  • 我忽然觉得,往屏东的路好长好长,远得我无法承受。心中的郁结,几乎让我呼吸困难。好想赶快下车,离开这个地方。
  • 这学期小田寄来的信件,有些时候是很认真地和我讨论某些问题。也许他开始认为我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会跟我说一些心里的话。而我也都尽我所能地帮他,回信经常都是一封封长篇大论。
  • “你懂我的意思吗?”苏琳看着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达心里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学长,他却躺在地上,没有起身。

    “学长,你还好吧?”我蹲下去轻轻拍拍他。

  • 不知在湖边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许入夜后的凉意,下意识地拉紧了外套。

    “来,把手给我。”学长说。

    我顺从地伸出双手,学长则用他温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虽然心情颓丧,因为我可以预期到学长的表情会有多么冰冷,可是还是得去啊,毕竟是我办的,还得出钱请客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