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一九)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11日讯】
第十八章
我没有看到春天降临在北京大地,三月中旬我离开北京去了孟加拉,随后又从那里直接去了尼泊尔。等我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中旬的那个周末下午了。当时联合国正在召开一年一度的人权会议,上千名来自世界各国的法轮功学员克服重重困难,自费来到日内瓦,在寒风冷雨中集体炼功,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关注并制止在中国发生的有系统的人权迫害。在国外的时候,我每天都浏览人权会议的最新进展,期待着国际社会能够协调起来,制止这场发生在文明社会的骇人听闻的暴行。与此同时,每天都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自发涌向天安门广场,他们打出横幅,继续和平呼吁政府停止镇压,还他们信仰自由的天赋人权。

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亲自飞往日内瓦,旨在希望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谴责并调查在中国发生的对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各种信仰团体的镇压。中国政府除了要求搁置美国提案之外,还动用技术人员对明慧网的服务器进行黑客攻击,阻止人们了解真相。

出租车缓缓地停在了公司的宿舍楼前,我从汽车的后备箱中拿出了随身的行李,抬头看到楼前的一群小孩儿正在便道上嬉戏,临走时还光秃秃的柳树已经是枝繁叶茂了。一位人事部的同事抱着孩子从另外一个单元出来,看到我和我打了声招呼,“这又是出差刚回来啊?”。

“啊,”我笑了笑,“您这是哪儿去啊?”

“带孩子随便出去转转。”

我在楼下站了片刻,刚才在机场的时候还觉得归心似箭,现在忽然平静了下来。

还没有走到家门口,我就听到璐璐在和谁说着什么,我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你回来啦!”璐璐高兴地说,她伸出手接过了我的背包。

“啊,” 我答应了一声,伸手握住了她接背包的手,“宝贝儿,想我了吗?”

“爸妈都来了,” 璐璐赶紧说。

我抬头看见妈妈正拎着块儿抹布从厨房出来,爸爸也到了客厅里。

“爸、妈,”我说,“你们怎么来了?”

“赶上这个周末没什么事儿,我们就过来看看你们,顺便帮你们收拾收拾家,”妈妈说。

“家么,我和璐璐就收拾了,”我一边说一边脱了鞋。

厨房黑白相间的地砖擦得纤尘不染,煤气炉灶上铺上了崭新的锡纸,就连抽油烟机上不起眼儿的角落里的油腻也擦得干干净净。洗衣机正在一旁轰轰作响。

“怎么看着跟要过年似的,”我说,“还有什么活儿,我帮你们一起干吧。”

“已经差不多了,”璐璐说,“你出差刚回来,去休息一会儿吧。”

“不用,我是上了飞机准睡觉,不落地不醒。咱们晚上找个地方吃饭去吧,我请客。”

“好啊,”璐璐说,“带爸妈去吃丽都路口那家韩国馆子吧。”

“不用了,”妈妈说,“反正做饭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去吧,”我说,“你和爸爸也难得来一趟,跟自个儿子还客气什么?”

我们四个人在韩国馆子前下了车,璐璐付了车费。

“这个馆子挺怪的,”我对父母说,“没有名字,也不挂招牌,但是附近的人都知道这是个饭馆儿。他们做的东西,味儿都特地道。”

我们一边说一边走进饭馆儿。由于时间还早,饭馆儿里没有什么人,我们找了个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服务员端上来四碟韩国小菜,我拿过菜单仔细研究,璐璐透过落地长窗看着窗外南来北往的车流。

“他们这儿石锅拌饭不错,辣椒酱特别香,还有海带牛肉汤我也特喜欢,”我一边翻菜单一边说,“爸妈,你们再拿份儿菜单看看你们要点什么?”

“不要点太贵的东西,”妈妈说。

“对,咱们还是多聊聊天,吃什么都行,”爸爸说。

我又随意点了几个别的菜,将菜单还给了服务小姐。

(待续)【正见网】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师父讲的东西,虽然你看不到,但是可以实践。通过实践就会发现师父讲的是真的。”我想了想说,“你们知道法轮功是怎么传开的吗?我们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媒体,那我们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并了解我们呢?
  • “你问的问题很复杂,我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吧。”我说,“比如说,一块儿上万斤的大石头从山上滚下来,如果一个人正好在石头滚下来的路线上,无论这个人知道还是不知道他会被这块石头压死,他都会被压死。
  • 如果我们现在生活在南宋的话,金人打过来了,大家就忍着做亡国奴得了,何必还起来抵抗呢?干嘛还要把起兵抗金的岳飞当作民族英雄呢?面对邪恶吓得赶紧躲起来,那叫懦弱、叫苟且偷生,能叫忍吗
  • 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在北京召开。天安门前红旗招展,戒备森严,两会代表在从宾馆到人民大会堂的路上都有警察全程戒严护送。我在广场上看到那些置于重重保安下的人民代表时,实在想不明白既然他们来自于人民,为什么对于人民如此惧怕。我甚至感觉他们不过是一些被那个政党劫持和软禁了的人质而已。
  • “谢谢您,赵总。”我说,“我很感谢公司的器重。其实您刚才问我谁能接替张斌的时候,我也是觉得我最合适。但是我的前途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不完全是因为留学的事情,还有一些我私人的问题,牵扯到社会的大环境,那已经超出我的控制范围了。”
  • 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下班时间已经过了。陈薇、曹宁、张剑和刘颖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看见我回来,陈薇问我:“刚才是总裁找你是吗?”“对,”我说,“怎么啦?”
  • 法律本来的目的是为人服务的,必须体现人道和人性。不能惩恶扬善的恶法只会滋生更多的罪恶和暴行,最后导致整个社会动荡不安。所以那些法西斯战犯一个也没有逃脱惩罚。俗话说,邪不压正,等到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那个下令可以打死人不偿命的人自己都难逃公道,他还怎么保证这些警察不被追究责任呢?”
  • 周末回家的时候,我听妈妈讲到了许多牢房中的感人故事。和妈妈关在一起的有一位老奶奶,已经70多岁了,原来多种疾病缠身,五年之内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切除了五分之四,甲状腺也几乎全切除。
  • 桑塔纳出租车停在了公司的宿舍楼下,我和同事们下了车,然后从后备箱中拿出了我出差用的箱子
  • 我想了一下,接着说,“刘颖的问题很好,在我们师父讲的法中提到过生命的来源,大概有两种。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比较大。”我沉吟了一会儿,“嗯,我说说我的理解啊,也不一定对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