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22)

弱水三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4日讯】

马上就要毕业了,我似乎不该再花时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我的前途、我的未来,才是最需要好好考虑的吧。于是我寄了一些履历表出去,开始找工作。但我其实有点犹豫,不知道毕业后该搬回家还是继续留在台北。我问了小田,看他有什么意见,虽然我并没抱太大的希望他会给我什么认真的回答。

没想到小田真的帮我分析了一下,还列出好几点叫我留在台北的理由。最后一点最好笑了:“因为这样朋友可以到你那里去玩(This is for myself)”然后还不忘提醒我:“你妈问起可别说是我讲的喔!”真是的。

这之后隔了好一段时间没见到他,连e-mail连络都少了。我知道他正在准备研究所,也衷心希望他好好加油,能够如愿以偿地考上。我没再与他主动联络,一切都顺其自然,日子平平淡淡的,自有另一种乐趣。

某个星期六的早晨,我还在家里睡觉,忽然接到小田的电话:“喂?我现在就在你家附近,过去你家看你好不好?”

原本睡眼惺忪的我,被他这么一惊睡意全消:“什么?你说什么?现在吗?”

“对啦,你就出来站在你家门口让我看一下会死啊!”后..什么话嘛!一点都不觉得他真的想来看我。

我告诉小田路要怎么走,他说他一会儿就可以到了,等到了之后再打电话给我,我去路口接他。

挂掉电话,我还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怎么忽然说来就来,也不早告诉我呢?我跟妈妈说:“等一下小田要过来喔。”“啊?”连妈妈都吓了一跳咧。

小田是开车过来的,他把车停好之后,就到路口找我。他本来没打算进来我家的,可是后来我们两个待在车上,实在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于是我说:“我想..你还是进来坐一下吧,不然等一下我妈会怪我没招待客人。”

“可以吗?那好吧。”

到家之后,我向妈妈介绍小田,其实这很多余,他们两个早就认识了。

家里的两个小朋友雪儿和宇婷见到陌生的小田,一点都不怕生,马上就拉着他玩起来了。小田被这两个小鬼缠着,玩得不亦乐乎,到最后都快精疲力竭了。

“太皮了!”这是小田的结论。

两个小家伙去睡午觉之后,我们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妹妹也在。

我和小田跟往常一样,讲一些幼稚的话,斗一斗嘴有时还转过头叫妹妹评评理,但她用一种大人似的语气说:“天啊!我不要跟你们讲话!”

聊著聊著,小田指指肩膀说:“这里好酸喔,帮我捶一下。”“喔。”

因为我们一向都是这个样子,也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只是我一时忘了是在家里,都没发觉妹妹在旁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们。

妈妈对我的朋友都蛮好的,对小田自然更不例外,一直拿东西出来给他吃,吃到最后小田都撑了。我就说:“妈,你未免也叫人家吃太多了吧。”

“男孩子耶!有什么关系!”妈妈理直气壮地说。

“你的家人都好好喔,”小田说:“你妈妈煮的东西好好吃;你爸爸比我老爸好一百倍咧!”我看,是因为〞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吧。

自从这次之后,妈妈更不相信我们只有普通朋友的关系,妹妹更是半开玩笑地嚷着姊夫姊夫。是真的也就算了,问题是实在不是那样啊!最后我索性不理她们,反正事实胜于雄辩。

也许是因为准备研究所考试而带来的压力让小田心烦吧,他有时打电话给我,声音听起来都不太有精神。

“要不要出去走一走?”这时我会这么问。

“嗯?”

“因为我觉得你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果然知我莫若小茜!”他笑了起来。

我是不能不管他。

终于到了要考研究所的时候,我不知道小田自己有几分把握,可是我总是觉得理工背景的他去考中文研究所是很吃亏的,考上的可能性似乎不大,但我仍希望他尽力而为。

放榜时,我并不急着看有哪些同学考上会计所或企研所,而是先找中文研究所的榜单。可是,我没有看到小田的名字。

会不会是漏看了呢?我再仔细地查了一次榜单,还是没有。

我心里有数了,可是又不敢直接问他,完全不闻不问也不对..

正当我在犹豫时,小田寄了封e-mail来:“..差了十几分呢,要去当兵了..也好,总算了了我一桩心事..”语气淡淡的,似乎并不太伤心,我好像比他更难过,但有谁知道那是不是又一次的假象?

我和小田很久以前就约好毕业之前要再一起去旅行一次,我想,算是我们两个人的〞毕旅〞吧。小田总是提醒我别忘了这件事,但是因为我们两个都忙,时间很难敲定。现在他考完了,我的工作也大致底定,就约好在毕业典礼的那一个星期找两三天去玩,但确切的日期还没决定。

“这一次我们不要做任何计划,不要去挤那些人多的地方,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这样才刺激!”小田说。

“好啊。”话说回来,我们何时做过计划啦?

那一阵子我尚在为我的毕业论文烦恼,做最后的挣扎,因此我始终不敢给小田一个明确的时间。后来临时多出了两天的空档,我心想选日不如撞日,干脆马上去吧!我已经受够了一天到晚做这个专题,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还要提心吊胆怕毕不了业,我一定要先离开几天,让自己喘一口气。

正想通知小田,就碰巧在线上遇到了,我告诉他明后两天有空,于是他问:“那你什么时候要过来?”

“等一下就过去!”我冲口而出,那时是傍晚五点多。

“等一下?”小田吓了一跳,还真是随兴啊。

“Too crazy?”我想我可能真的有点冲动。

“不是..。嗯,好,那你等会儿把东西收拾一下就过来吧。”

“嗯。”

“可是..”小田有点迟疑:“你现在这样过来让人有点担心耶。”

“不会啦,我哪有那么笨啊!”而且其实也不是太晚啊。

“就是有我才担心嘛!”这小田,不糗我他大概会睡不好吧。

我隐隐有种预感,这大概会是最后一次了。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回到寝室,收拾了一些衣物,一副要远行的样子。晓青睁大眼睛看着我:“你要回家吗?”
  • 我带他到附近的饭馆吃饭,那家的小妹长得圆圆的,很喜欢和男生聊天,尤其是那种一个人来吃饭或是和一个女生一起来的。室友的男朋友就曾经有过这样的经验。
  • 寒假到来,班上几个同学约着要去合欢山玩,办个小毕旅。我们租了一辆十一人座的小客车,再借了一辆庞帝克,大伙儿便很兴奋地出发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觉得不太好玩。
  • 轻轻把照片放回原处,我倒在床上,不过眼睛仍睁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愿意再玩这种猜心的游戏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宝宝,捏它一下还会发出〞I LOVE YOU"的声音。不知不觉,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睡着了。

  • 看完电影,我们到便利商店买了几瓶水备用,然后就开始找落脚处。找著了之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 不一会儿,天空乍然放晴,于是继续了我们的行程。
  • 我忽然觉得,往屏东的路好长好长,远得我无法承受。心中的郁结,几乎让我呼吸困难。好想赶快下车,离开这个地方。
  • 这学期小田寄来的信件,有些时候是很认真地和我讨论某些问题。也许他开始认为我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会跟我说一些心里的话。而我也都尽我所能地帮他,回信经常都是一封封长篇大论。
  • “你懂我的意思吗?”苏琳看着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达心里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学长,他却躺在地上,没有起身。

    “学长,你还好吧?”我蹲下去轻轻拍拍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