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25)

弱水三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4日讯】

我愣了一会儿,幸好房间里黑漆漆的,他看不见我的表情。

“告诉你有什么用,我的朋友你又不认识。”

“可是我觉得我知道他是谁耶。”

我又愣住了。

“小田,你交过几个女朋友?”我忽然问。

“两个半吧。”这个回答,让我有些不悦。

“你知不知道万恶淫为首啊?”我胡说了这一句之后,就抱着枕头翻过身去不理他了。

“喂,你说什么嘛..”

我发觉我很不能接受他的回答,有点无理取闹的。我一直以为他就只交过一个女朋友,就只爱过一个人而已,没想到..

“睡觉吧。”我用被子蒙住头,这是我那晚说的最后一句话。

隔天我们就动身去参观前一天还没探访的景物。因为前晚的事,我有点没精打睬的。

“小茜,你没睡饱吗?”

“不会啊,我睡得很好耶。”

“可是我看你的眼睛都快要闭起来了。”

“哪有。”我否认。

到了一间不知名的小庙,我们沿着阶梯慢慢爬上去。小田忽然说:“你的眼睛又睁开一点了,这样比较好看,你的眼睛完全睁开的时候最好看。”什么啦,我的眼睛是花吗?还全开的时候最好看咧~

就这样随兴地停停逛逛。后来开车准备离去时,路上经过了一片果园,树上满是结实累累的荔枝。于是小田把车停在一旁,准备下车。

“你要做什么?”我不解。

“我要吃荔枝。”说完就跑到树边,伸长了手很〞客气〞的只摘了两个。

他跑回车上,递给我一颗。

“这是别人种的吧?”我摊开手心,看了看〞赃物〞。

“不,这是野生的。”他发动引擎,很肯定地说。

“那怎么可能?”

结果一路上小田就对着我催眠:“这是野生的这是野生的这是野生的..”

“好啦好啦,这是野生的。”快被他烦死了,只好投降。

“连小茜都说它是野生的它就一定是野生的了。”后,真是会耍赖耶。

等玩得差不多,我们就准备打道回府了。延途还是不时出现一些小状况,像是车子忽然在十字路口熄火什么的。不过我一点都不觉得担心,因为小田总是有办法可以解决问题的。

坐在车内,收音机不晓得什么时候又恢复正常了。小田放了万芳的‘割爱’,我也跟着轻轻地哼著。

“你会唱啊?唱大声一点嘛。”小田笑说。

到了某一首歌时,小田忽然对我说:“你听,这像不像你现在的心情?”他把音量调大了些,好让我能听得清楚。

总是不断到处在飞行          总是拎着一只箱子

打开 关上           掏空再填满 寂寞和空虚

总是短暂停留后离开         总是重复同一种样子

过去未来交错在眼前             今日变昨天

多想放弃这一切            多想你现在会出现

多想逃离这样的感觉              永远不再

总是不断告诉我自己         总是装得不是太在意

是真是假没有人知道           除了自己的心跳

谁能让我将迷惘解开         谁能让我再没有伤害

谁能让我从恶梦里走开          好让我不再飞翔

我沉默不语,小田真的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歌曲结束,他带着一如往常的温和笑容问我:“怎么样,像不像?”他怎么能够这么若无其事呢?

到了车亭休息站,我们停下来歇了一会儿,也顺便吃点东西。临上车前,小田不知哇啦哇啦对我说了一句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我问。

“没有啦。”他想了想,这么回答我。

“哪有人讲话不讲清楚的,说啦。”

小田忽然笑了起来:“我以前的女朋友最讨厌我讲话讲到一半就不讲了。”

“对啊,你这样真是讨厌死了。”

“我是说..你怎么不去交一个男朋友、找一个老公啊?”

“你以为我要交就有吗?”

“你想交的话一定很快吧。”

“那不然我叫我妈帮我安排相亲好了,随便找个人嫁掉。”

“你去相亲的话,一定很快就销出去了。”小田笑嘻嘻地说。

坐上车,我沉默了一会儿,对小田说:“可是我告诉你喔,如果我有了男朋友,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跟你出来玩了。”

他启动车子,说:“你以为要交男朋友这么容易啊?”

刚才,不是还说我要交的话一定很快吗?

“喂,说不定你当兵回来,我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妈了耶。谁知道那个时候我会在哪里呢..也许我会变得让你很讨厌喔..”

“你别尽是胡思乱想好不好。”

“哼,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要证明给你看,在你当兵这两年内,我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然后生一窝小孩。”

“你不要一直说一些口是心非的话嘛。”小田笑说。

我发觉他好像吃定我了。

中山高的景物飞快地从车窗外与我们擦身而过。我忽然说:“这是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这样出来玩啦?”

“什么最后一次,你不要每次都说最后一次嘛,听起来好恐怖喔。”

每次?噢,对了,曾经有一回小田打电话来聊天,我埋怨他:“你不是说秋天的时候要带我去澎湖玩吗?现在你都要去当兵了,骗子!”

“哎唷,说不定到时候我得天天对着澎湖的海咧。”

“嗯?…你是说,抽到澎湖去吗?”

“对啊。”

“哈哈哈哈哈…”我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笑,你还笑,真是的!”

是很有趣嘛,我不苦中作乐还能怎样?那次讲电话我也提及这次的〞毕旅〞也许就是最后一次我和他出去玩了。可是小田却不以为然,乐观地认为将来还有许多机会,不急在一时。可是,未来谁会知道呢?

到了新竹,我停留了一会儿,和他一起去吃冰。我们各自翻著漫画,吃自己的冰。

“你看,这像不像你?”小田指指某格漫画,樱桃小丸子的姊姊正哭得淅哩哗啦的。

“你拿我跟小学生比啊!”我不服。

“你本来就是小孩子,”小田理直气壮地说:“像我就不会这样!”

“你只不过是比较会伪装而已!”

“天啊..你好可怕..”他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干嘛这么聪明啊?”

回到台北之后,可有得我忙呢,就快毕业了,有好多事要处理。有一回无意间和朋友聊到这次的旅行,她们居然很有默契地都对我这么说:“什么叫交过两个半女朋友?我看你就是那半个吧!”因为当时听小田这么说的时候,觉得有点不高兴,所以我也没注意到这点。哈!半个女朋友?比当他的好朋友还不如,那这样我到底算什么啊?我还宁愿是她们说错了。

毕业之后,我搬回家中,也和他断了音讯。我忙我的工作,而小田..我不知道他在忙什么,大概就是在等当兵吧。我试着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已经随着毕业而结束了,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吧!小田不再和我联络,又怎么样呢?反正,时间总是能冲淡这些回忆的,这是我不变的信念。

我又不是小田。

正当我努力地想忘记他的时候,却忽然又接到他的电话:“喂?小笨蛋,你家没淹水吧?这次的台风真是太强了,你家没事就好…”放下电话,我轻叹了一口气。决定权,一直都在他的手里。

不是吗?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后来我们爬上层层阶梯去拜访孔子和岳飞,又碰到那两个印度朋友。小田很热心地跑去为他们解说,大概也可以顺便练练conversation.
  • 马上就要毕业了,我似乎不该再花时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我的前途、我的未来,才是最需要好好考虑的吧。于是我寄了一些履历表出去,开始找工作。但我其实有点犹豫,不知道毕业后该搬回家还是继续留在台北。我问了小田,看他有什么意见,虽然我并没抱太大的希望他会给我什么认真的回答。
  • 我回到寝室,收拾了一些衣物,一副要远行的样子。晓青睁大眼睛看着我:“你要回家吗?”
  • 我带他到附近的饭馆吃饭,那家的小妹长得圆圆的,很喜欢和男生聊天,尤其是那种一个人来吃饭或是和一个女生一起来的。室友的男朋友就曾经有过这样的经验。
  • 寒假到来,班上几个同学约着要去合欢山玩,办个小毕旅。我们租了一辆十一人座的小客车,再借了一辆庞帝克,大伙儿便很兴奋地出发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觉得不太好玩。
  • 轻轻把照片放回原处,我倒在床上,不过眼睛仍睁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愿意再玩这种猜心的游戏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宝宝,捏它一下还会发出〞I LOVE YOU"的声音。不知不觉,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睡着了。

  • 看完电影,我们到便利商店买了几瓶水备用,然后就开始找落脚处。找著了之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 不一会儿,天空乍然放晴,于是继续了我们的行程。
  • 我忽然觉得,往屏东的路好长好长,远得我无法承受。心中的郁结,几乎让我呼吸困难。好想赶快下车,离开这个地方。
  • 这学期小田寄来的信件,有些时候是很认真地和我讨论某些问题。也许他开始认为我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会跟我说一些心里的话。而我也都尽我所能地帮他,回信经常都是一封封长篇大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