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28)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4日讯】

《后记》—何谓Happy Ending—

我得先说,看了这篇后记,可能会让有些读者感到“幻灭”,如果你不希望这样的话,可以选择不看。

小田结婚了,可是,新娘不是我。那么,是谁呢?

记忆力好的读者,可能还记得在最终话里,小田曾给过我一封信,信里说:‘…当兵之前,我常常跑出去玩,和一个朋友的感情变得比较好了,至少,能够让我忘记以前的女朋友..其实她没有你温柔呢,还有点暴力,呵..’

没错,就是她,通识课认识的一个学妹﹝不得不让人感叹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呵…﹞。

知道这个消息,大概是在小田退伍后半年左右。

原本只是打电话闲聊的。

“呃…我跟你说喔…”小田有点吞吞吐吐的:“我要订婚了!”

“蛤?”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小田,被我比喻成风筝的小田耶,这么快就要定下来了?

“四月份的时候吧。”

“你干嘛七早八早地被绑住,以后你不是一天到晚都要烦柴米油盐酱醋茶,烦你儿子的尿片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自己都觉得我的语气不太友善。

“哇…你不要再说啦~~~”他好像真的被我吓到了,我再说下去,他可能就要取消婚约了。

“好啦,那你不寄喜帖给我喔?”

“……….”停顿了两秒:“不要啦,我的朋友你都不认识,怕你会无聊。”敢情是怕我去破坏婚礼,任凭我好说歹说都不让我去。

挂断电话,我竟然哭了起来,就这样哭了一个晚上。

哭什么呢?

应该是因为不甘心吧。

后来和好朋友说起小田要结婚的事,都会讲到哽咽,大家都好言安慰。

“好啦,陪你去Pub喝个烂醉!”

“算了吧,是他没福气!”

“心情好点了吗?要不要出去走走?”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礼拜以后,我自然而然地痊愈了。

我说了嘛,只是因为不甘心。

小田果然没邀我参加婚礼,不过在我不遗余力地要求下,他用e-mail寄了一张他和她的照片给我。

一些朋友看了这照片,竟都说:“跟你长得好像喔!”

我再端详了一次:“哪会?乱讲。”

结果小雅﹝谁是小雅?请参考Chapter 2﹞的男朋友看了这照片,竟不假思索地说:“这不是小秀吗?”

阿咧…早知如此,娶我不是更省事?

嗯?你问我伤心吗?不会耶。

因为,不仅小田已经不是从前的小田,我也不是从前的我了。

现在的小田,在杂志社当编辑﹝很适合他的工作﹞,因为很优秀,所以升迁顺利;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预计今年添丁。﹝你们还记得他喜欢小女孩吗?我问他要是生了儿子怎办?他竟说把下面剪掉就好了…果然很像是小田会说的话,呵…﹞

而我,在某天心血来潮时,把这整篇故事都寄给小田看了。

他看完之后,忙着解释当时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却没有太多的讶异。

所以,你知道吗?一直“希望有天他会懂”,到后来发现,其实他懂,他早懂了,只是不说。

为什么不说呢?我想,小田对我,并没有爱情的感觉,但却也很珍惜我和他之间的情谊,如果把一切都说清楚,可能什么都没了。

这对我来说,似乎是有点不公平,但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所以也不用再去多想什么。

比较让我伤脑筋的是,感觉上小田以为我还喜欢他,其实并没有,好吗?

有一个跟我交情不错的同事笑说:“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任谁看了这个故事,都会觉得你实在很喜欢他。”

虽然喜欢的感觉不再,但回想起过去的一些事,也觉得很有意思。至少他让我的学生生活,多了许多色彩。有一点小小的感伤,为了曾发生过的这一切。

也许有的读者为了故事结局并非完美而觉得有些可惜,但事实上我们的人生仍各自往前行进著,往后想想,也许王子和公主不一定要在一起,也可以各自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你说是吗?

谢谢收看。 ^_^

Gwyneth

2001/7/20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开始努力回想高中数学教的概率。“嗯,应该是C 14 取 2 乘以C 12取 2 ...乘到C 2 取2 吧..”除了有些讶异,我还觉得很有趣,竟有这么巧的事
  • 业之后,我过了好几个月很心烦的日子。什么都是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感情方面,我仍旧挂念著小田;而工作,我觉得这家公司不是可以久留之处。我每天都不断地想,我该怎么办?我下一步要怎么做好呢?

  • 我愣了一会儿,幸好房间里黑漆漆的,他看不见我的表情。
  • 后来我们爬上层层阶梯去拜访孔子和岳飞,又碰到那两个印度朋友。小田很热心地跑去为他们解说,大概也可以顺便练练conversation.
  • 马上就要毕业了,我似乎不该再花时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我的前途、我的未来,才是最需要好好考虑的吧。于是我寄了一些履历表出去,开始找工作。但我其实有点犹豫,不知道毕业后该搬回家还是继续留在台北。我问了小田,看他有什么意见,虽然我并没抱太大的希望他会给我什么认真的回答。
  • 我回到寝室,收拾了一些衣物,一副要远行的样子。晓青睁大眼睛看着我:“你要回家吗?”
  • 我带他到附近的饭馆吃饭,那家的小妹长得圆圆的,很喜欢和男生聊天,尤其是那种一个人来吃饭或是和一个女生一起来的。室友的男朋友就曾经有过这样的经验。
  • 寒假到来,班上几个同学约着要去合欢山玩,办个小毕旅。我们租了一辆十一人座的小客车,再借了一辆庞帝克,大伙儿便很兴奋地出发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觉得不太好玩。
  • 轻轻把照片放回原处,我倒在床上,不过眼睛仍睁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愿意再玩这种猜心的游戏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宝宝,捏它一下还会发出〞I LOVE YOU"的声音。不知不觉,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睡着了。

  • 看完电影,我们到便利商店买了几瓶水备用,然后就开始找落脚处。找著了之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