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二三)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4日讯】宿舍楼下传来小孩子的笑声,同事们互相打招呼的声音,和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下班的时间到了。虽然我知道父母此去凶多吉少,但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有一个意外的惊喜,然而电话振铃了许久,一直无人接听。
我挂了电话,走到阳台上,看着下面进进出出的人流,忽然觉得自己成了这个社会的边缘人,抑或世人皆醉惟我独醒。

“如果这场镇压从一开始就没有发生过该多好,”我一边想一边苦笑了一下。忽然间,一个月前我对赵总说过的话映入脑海:“我如果不知道这些事情也就罢了,但是既然我知道了,我就不能假装我不知道。”

外面有钥匙开门的声音,璐璐下班回来了。她把手包随手挂在墙上,走进屋笑着对我说:“今天下班这么早。”我答应了一声“嗯。”看着她灿如朝霞的笑容,我真不忍心看到她脸上再蒙上阴影。我说,“我还没做饭呢,要不咱们晚上出去吃吧。”

“不用了,”璐璐说,“冰箱里青菜是现成的,肉我今天早上化了一块儿搁在冷藏室里。”

我打开冰箱,把化好的肉拿出来搁在厨房的案板上,抬头看着干净整洁的厨房,似乎在脑海中妈妈几天前打扫厨房的样子纤毫毕现。

璐璐看我站在那里发愣,就默默地走到煤气灶前点着了火。

“爸妈去天安门了是吗?”璐璐问我。

“你怎么知道的?”我说。

“看你表情呗,”璐璐说,“下午我给你们家打过一个电话,没有人接,我就觉得他们可能已经去了。”

“嗯,”我说。“我早上在培训,后来中午的时候听到了他们的留言。”

璐璐把油倒入锅里,然后从冰箱里拿出根葱剥了皮,默默地切成几段。

“后来我也去了天安门那儿,”我接着说。

“看到他们了吗?”

“没有。”我说,“不过我算是亲眼看到了警察是怎么打那些举横幅的人了。”

璐璐走过来拿起菜刀开始切肉。

“他们没消息吧?” 璐璐说。

“唉,”我叹了口气,“等等吧。如果抓起来不过夜就放回来,那就是关在了派出所,如果过了夜还没回来,那肯定就是拘留了。按规定我们应该在24小时内接到通知的。”

“姐姐知道了吗?”璐璐问。

“我没和她联系,不过我觉得她应该知道了。”我说。

“今天我在公司看报纸上说,这次日内瓦人权会,美国要求调查中国人权迫害情况的动议又被中国用技术手段躲过去了。”

“形势不容乐观呐,”我说。“我在家想了一下午,一点儿主意也没有。”

“一会儿我托朋友打听打听吧,看看爸妈现在怎么样了。”

“等两天吧,我估计是拘留15天。如果明天还没有什么消息,我们就
去一趟拘留所,至少也得给他们送几件换洗衣服啊。”

※※※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几天以后,我到月坛附近听一个技术讲座,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我打开手机,看到有一条留言,就站在楼道里打电话到业务中心查询,留言是爸爸的声音“我和你妈妈一会儿就去天安门,你们不用惦记我们,自己多保重,”留言时间是上午10:00左右。
  • 】“现在警察还看着你们吗?”我问妈妈。
    “不像春节那几天那么严了,要不我和你爸怎么出得来。”妈妈说。
  • 】“妈,”一直在静静听我们讲话的璐璐说,“杨帆的意思不是不让您去天安门,他是说还有别的办法。”
  • 第十八章
    我没有看到春天降临在北京大地,三月中旬我离开北京去了孟加拉,随后又从那里直接去了尼泊尔。等我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中旬的那个周末下午了。当时联合国正在召开一年一度的人权会议。
  • “师父讲的东西,虽然你看不到,但是可以实践。通过实践就会发现师父讲的是真的。”我想了想说,“你们知道法轮功是怎么传开的吗?我们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媒体,那我们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并了解我们呢?
  • “你问的问题很复杂,我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吧。”我说,“比如说,一块儿上万斤的大石头从山上滚下来,如果一个人正好在石头滚下来的路线上,无论这个人知道还是不知道他会被这块石头压死,他都会被压死。
  • 如果我们现在生活在南宋的话,金人打过来了,大家就忍着做亡国奴得了,何必还起来抵抗呢?干嘛还要把起兵抗金的岳飞当作民族英雄呢?面对邪恶吓得赶紧躲起来,那叫懦弱、叫苟且偷生,能叫忍吗
  • 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在北京召开。天安门前红旗招展,戒备森严,两会代表在从宾馆到人民大会堂的路上都有警察全程戒严护送。我在广场上看到那些置于重重保安下的人民代表时,实在想不明白既然他们来自于人民,为什么对于人民如此惧怕。我甚至感觉他们不过是一些被那个政党劫持和软禁了的人质而已。
  • “谢谢您,赵总。”我说,“我很感谢公司的器重。其实您刚才问我谁能接替张斌的时候,我也是觉得我最合适。但是我的前途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不完全是因为留学的事情,还有一些我私人的问题,牵扯到社会的大环境,那已经超出我的控制范围了。”
  • 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下班时间已经过了。陈薇、曹宁、张剑和刘颖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看见我回来,陈薇问我:“刚才是总裁找你是吗?”“对,”我说,“怎么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