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二六)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8日讯】“这人都关起来两天半了,我们是唯一的亲属,连个电话也没接着。”我说。

女警察刚要说什么,从机房里走出来一个小伙子,身穿便装,看上去干干净净的。

“你们要查谁的名字?”他问。

我们报了父母的名字后,这个小伙子说“好像有点印象。”他随手拿过桌子上的一个本,查了一会儿说,“一个关在了24仓,一个是14仓,都是十五天拘留。”

“谢谢您啊,”我们朝他笑了一下,“预审科在什么地方?”

“在二楼,跟法轮功有关的都是二科在审,”那个小伙子很和善地说。

“谢谢,”璐璐说,“再见啊。”

“咱们还是去一下预审科吧,也许警察看了信能对抓进来的功友好一点。”我出了办公室说。

我们一行三人上了二楼,楼道里黑的,宽度似乎只能容下一个人行走。我们看着门上的牌子,鱼贯走进了预审二科。

屋子里摆了四张床和一张办公桌,两个警察分别躺在门口左右的两张床上,一名胖胖的中年警察正坐在办公桌旁抽烟。

抽烟的警察看到我们进来,就问“你们找谁?”

“请问是这个科审法轮功学员吗?”我问。

“对呀,什么事儿?”警察的态度倒是不凶。

“我父母前天都是因为法轮功的事儿拘留在这儿的。我想政府和法轮功之间有些误会,所以我就写了封信想解释一下。”我一边说一边把信递过去。

那个警察接过来后,认认真真地开始看。

“你们都炼法轮功吗?”过了一会儿,门口一个躺着的警察用玩世不恭的腔调问。

我犹豫了一下,听到姐姐说,“炼啊!”

“都炼啊?”他又重复著问了一句。

“对。”我也点点头。

“得,又是仨法轮儿。”警察半开玩笑地说。

“我们希望您看完信后能把它转给您的领导看一看,这些都不是什么坏人。”我说。

那个看信的警察没有吱声,抬头看了我们一眼。

我们仨沉默地站了一会儿,互相对望了一眼说,“我们先走了。”

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我们仨在街上站了一会儿,我问姐姐,“你现在去哪儿?”

“我回公司宿舍,” 姐姐说,“你们呢?”

“正好开着璐璐公司的车,”我说,“我送你一下吧。”

“不用了,你们忙你们的,”姐姐说,“我坐公共汽车就行了。”

“我们也没什么事儿了,跟公司请了一下午的假。”我说,“璐璐有两个瑞典的朋友明天早上到北京,我们想带他们到潭柘寺去。趁著现在天没黑,先把你送回家,然后顺便去探探路。”

“这几天,你们当心点,”姐姐说,“原来警察都不知道我们在炼功,现在我们也算挂号儿了。”

“没关系的,”我说,“这一段时间赶上4.25事件一周年,每天去天安门的弟子都很多。我估计警察肯定在忙活那头儿,因为管片儿里有没有人去天安门跟他们奖金是挂钩儿的。真要是找咱们麻烦也得等过了五.一的。我趁这两天把我能告诉的人都告诉一遍报纸电视里是怎么给法轮功造谣的。”

(第十八章完)

(待续)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天晚上,爸爸妈妈仍然没有消息。我打电话到岳各庄的派出所找管片民警陈光,他敷衍我一阵子之后,让我到丰台的拘留所去查一查。
  • 丹顶鹤又叫“仙鹤”,它的身影翩翩、姿容华丽,给予人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印象,尤其在日本积雪盈尺的北海道里,更觉出尘脱俗。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我和璐璐结束打坐睁开了眼睛,相视一笑。“璐璐,”我说,“我刚才打坐的时候忽然间明白个事儿。”

  • 宿舍楼下传来小孩子的笑声,同事们互相打招呼的声音,和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下班的时间到了。虽然我知道父母此去凶多吉少,但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有一个意外的惊喜,然而电话振铃了许久,一直无人接听。
  • 几天以后,我到月坛附近听一个技术讲座,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我打开手机,看到有一条留言,就站在楼道里打电话到业务中心查询,留言是爸爸的声音“我和你妈妈一会儿就去天安门,你们不用惦记我们,自己多保重,”留言时间是上午10:00左右。
  • 】“现在警察还看着你们吗?”我问妈妈。
    “不像春节那几天那么严了,要不我和你爸怎么出得来。”妈妈说。
  • 】“妈,”一直在静静听我们讲话的璐璐说,“杨帆的意思不是不让您去天安门,他是说还有别的办法。”
  • 第十八章
    我没有看到春天降临在北京大地,三月中旬我离开北京去了孟加拉,随后又从那里直接去了尼泊尔。等我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中旬的那个周末下午了。当时联合国正在召开一年一度的人权会议。
  • “师父讲的东西,虽然你看不到,但是可以实践。通过实践就会发现师父讲的是真的。”我想了想说,“你们知道法轮功是怎么传开的吗?我们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媒体,那我们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并了解我们呢?
  • “你问的问题很复杂,我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吧。”我说,“比如说,一块儿上万斤的大石头从山上滚下来,如果一个人正好在石头滚下来的路线上,无论这个人知道还是不知道他会被这块石头压死,他都会被压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