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二八)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9日讯】
“法轮功?”斯万和莉莉安互相看了一眼说,“没有听说过。”

“你们都知道《圣经》里面说善良的人会进天堂,邪恶的人会下地狱。其实每一种真正的正教都叫人做好人。法轮功要求修炼的人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修炼。我们尽量使自己的说话做事都符合这三个字的要求。”

“‘真善忍’,”斯万重复了一句,然后笑着说,“这个原则我很喜欢。”

“可是你知道吗?”我说,“在中国,如果你信仰和传播这种原则就会有被捕的危险。”

“你在开玩笑吗?”斯万说,“怎么会呢?”

“是真的,”璐璐接过话说,“从去年7月开始,政府禁止我们再信仰法轮功了。”

“为什么呢?”斯万说。

“可能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吧。政府调查说全国有一亿人在修炼法轮功,这已经超过XX党员的人数了。”

“人多又怎么样呢?”莉莉安说。

“当权者就妒忌吧,”我说,“另外所有的XX党国家对于意识形态都控制得很严格,他们管这叫做‘统一思想’。这么多人在信仰有别于当局宣传的思想,他们就觉得失去对这些人的控制了。你知道中国对于人的管理是很严厉的,XX党的组织一直扩展到最基层,而且垄断了一切社会资源。因为他们不是民选政府嘛,他们就担心老百姓会组织起来形成一股可以和他们对抗的政治力量,危及他们的权力。其实他们不懂什么叫信仰,什么叫修炼,如果他们懂了,知道修炼的人要放下对名利地位的执著,他们也就不害怕了。但是他们恰恰不懂得这一点,而且经常是犯了错误还一条道跑到黑。”

“可是信仰怎么能限制呢?你想什么他又不知道。”斯万问道。

“法轮功讲‘真、善、忍’,所以至少要说真话。你知道中共的宣传机器给我们造了很多谣言,非常的离奇,完全是颠倒黑白。有许多从法轮功中受益的人,他们就要去向政府反映情况。谁去就抓谁。而且象天安门那儿的警察还会盘问过往的行人炼不炼法轮功,因为修炼的人都不说谎,如果我们说炼,那么就抓走。”

“噢,不、不,这太坏了,”斯万说。

“你跟我们说这些对你有危险吗?”莉莉安关心地问我。

“现在还好,”我说,“中共最在乎的是面子。目前去天安门广场请愿的人很多,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注意我这样在私底下讲真相的。”

“杨帆的爸爸和妈妈现在已经都被关在监狱里了,”璐璐说。

“噢,不。他们做了什么呢?”莉莉安问。

“法轮功除了有几本阐述自己原则的书之外,还有一套功法,就像瑜珈打坐有益健康一样,法轮功的功法对袪病健身非常有效。我妈妈炼功后从重病中康复出来,她和我爸爸就想去和政府说说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儿,所以就被抓了。”

“那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斯万问。

“我不知道,”我说,“象我们这些在监狱外面的人都没有信仰自由这样的基本人权,监狱里面的人就更没有了。想起这个,我就觉得很难过。我父母临行之前,特意到我和璐璐住的地方帮我们把家收拾了一下,他们确实很关心我们。昨天我看着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家,忽然想起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在院子里教我认字和算算术题的样子。如今好端端的一个家就给拆散了,我真觉得很悲哀。”

“杨先生,”斯万说,“我的心在为你和你父母哭泣。”

“我们能为你做点什么吗?”莉莉安说。

“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中共不停止镇压的话,这样的悲剧就会一直演下去。在当权者的眼里,人民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死了多少人,拆散了多少家庭在它们的眼里仅仅是一堆无意义的数字。我知道拘留所里的条件非常恶劣,还有人因为不放弃信仰被打死的。其实无论是被打死的还是被关押的都是象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他们和我们一样有他们的社会关系、个人经历、喜怒哀乐的感情,也和我们一样有着光荣与梦想。他们的亲朋好友会为他们的不幸奔走呼号,为他们的遭遇而悲伤落泪。如果他们是因为做了坏事而经历这一切我无话可说,但是他们却仅仅为了说真话做好人。要从根本上制止这场悲剧,那就需要全世界一切正义的力量联合起来,一起对中共说不,让它不能再这样蛮干下去了。”我停了一下说,“斯万、莉莉安,我非常感谢你们的理解,这对我们已经是很宝贵的支持了。如果你们想帮忙,那我就请你们和你们的政府、你们的朋友说,‘在中国,当权者正在镇压一群信仰法轮功的好人。’”

“我们一定会的。”莉莉安说。

※※※
(待续)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和璐璐站在潭柘寺的正门前,请璐璐的两位瑞典朋友给我们合了个影,我让他们一定在取景时照下我身后墙上的八个字“法轮常转,佛日增辉。”
  • 我们报了父母的名字后,这个小伙子说“好像有点印象。”他随手拿过桌子上的一个本,查了一会儿说,“一个关在了24仓,一个是14仓,都是十五天拘留。”
  • 当天晚上,爸爸妈妈仍然没有消息。我打电话到岳各庄的派出所找管片民警陈光,他敷衍我一阵子之后,让我到丰台的拘留所去查一查。
  • 丹顶鹤又叫“仙鹤”,它的身影翩翩、姿容华丽,给予人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印象,尤其在日本积雪盈尺的北海道里,更觉出尘脱俗。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我和璐璐结束打坐睁开了眼睛,相视一笑。“璐璐,”我说,“我刚才打坐的时候忽然间明白个事儿。”

  • 宿舍楼下传来小孩子的笑声,同事们互相打招呼的声音,和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下班的时间到了。虽然我知道父母此去凶多吉少,但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有一个意外的惊喜,然而电话振铃了许久,一直无人接听。
  • 几天以后,我到月坛附近听一个技术讲座,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我打开手机,看到有一条留言,就站在楼道里打电话到业务中心查询,留言是爸爸的声音“我和你妈妈一会儿就去天安门,你们不用惦记我们,自己多保重,”留言时间是上午10:00左右。
  • 】“现在警察还看着你们吗?”我问妈妈。
    “不像春节那几天那么严了,要不我和你爸怎么出得来。”妈妈说。
  • 】“妈,”一直在静静听我们讲话的璐璐说,“杨帆的意思不是不让您去天安门,他是说还有别的办法。”
  • 第十八章
    我没有看到春天降临在北京大地,三月中旬我离开北京去了孟加拉,随后又从那里直接去了尼泊尔。等我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中旬的那个周末下午了。当时联合国正在召开一年一度的人权会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