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 希望有天你会懂(11)

弱水三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2日讯】

小田的眼神移向别的地方,不看着我:“不然要放在哪里?就这么摆着没换嘛。不然你说要放谁的?”

我发觉心开始慢慢往下沉。今天是我的生日,该快乐一点的,哪知道会有这样的surprise!

“好吧。”我不再为难他:“真的很可爱。”
 
曾经听小田提起过一些她的事,好像已经毕业了,在学校当助教。有一次小田告诉我,有时走在校园中会碰到她,每次都让他紧张得手足无措。小田还问我:“要是你碰到以前的男朋友,你会怎么办?”

我只是很冷淡地说了一句:“不能装作没看到吗?”

“对喔..”他似有同感地说:“我那时怎么没想到?”

那次对话之后,我开始感觉到他对她尚有眷恋。只是当时我并不明白,那根本不叫眷恋,而是自始至终都没改变过的爱。

小田也曾经对我说过,自己没有什么本事交女朋友,因为他觉得以他目前的能力,并不足以去照顾自己喜欢的人。我还真的以为那就是他一直独身的原因,而且相信他总有一天会注意到,一直在他身边的我,并不想绑住他,也不需要他费心地照顾。

我错了。

我想我错了。

小田博爱的心足以包容全世界,却只装得下一个人。

“喂喂..你在想什么?我刚刚说的你听到了吗?”小田试着转移话题,可是我已经不记得他说了些什么,只觉神思有些幌忽。

“我跟你说喔,我发觉你的眼睛很漂亮耶。”

“什么?喔..会吗?”他很少会认真地赞美我,不要糗我我就偷笑了,所以我并不确定他是不是又在玩了。

小田很认真地说:“是真的啊,真的很好看,形状大小都不错。”我一愣,倒有些不好意思。他今天吃错药啦?还是看在我生日的份上恭维我一两句?

“学弟,我回来了..”还没见到人,就听到他室友的声音:“咦..这位是?”小田的室友站在门口,困惑地看着我。

“你好。”我转过头对他微笑。

“学长,这个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小茜,是我的同学,算是你的学妹。”ㄟ..连跟别人介绍我都用小茜这个名字!

“学妹你好。那小田就交给你处置啰。”学长开玩笑地说。

“〞处置〞啊?算了,又卖不了几个钱。”我笑着回答。

“喂!你真过分!”小田抗议了起来。

学长走后,我问小田:“你的室友今天都在吗?”“有两个在。”我来了好几次,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室友。

“你要不要看我写的推理小说?”那时小田正迷金田一的漫画,也开始热衷起设计一些悬疑的情节。

我翻了一下,是以他们的实验室为背景,叙述一个利用化学药品密室杀人的事件,他甚至还画了一张详细的地形图参考。

“写得怎么样?给我一些意见吧。”

“好像不太恐怖耶..不过第一次写算不错了。”边看我边犯起老毛病,挑了他一大堆错字。

“怎么你们都这样啦..上次给学妹看她也挑了好多错字。”

“是吗?”

看完他的小说,我们骑车出去散散心。本来打算去看场电影的,却发觉时间没算准。

“我们可以先去别的地方玩,明天再来看。”对小田来说,天底下好像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明天?”我被弄糊涂了。

“对啊,看你晚上要不要留下来。”也不知道他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留下来?我什么都没带耶!”

“我不是叫你带盥洗用具和衣服吗?”

“我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嘛。”

“没关系啦,”小田想了一下,说:“那些东西可以去便利商店买。”

我考虑了一下,点点头,然后问道:“那我睡哪里?”“你睡我的房间,我去跟学长挤。”

逛了一会儿,脚都酸了,于是小田提议:“我们找一家店坐下来好好聊聊天嘛。”

我们找了一家小茶坊,点了饮料之后,小田说:“我有东西要给你喔。”“什么东西?”

小田拿出了一份包装得很好..笑的礼物给我。我接过来,问他:“是CD?”“对啊。”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自己包的喔。”

“嗯,看得出来呀。”我故意闹他。

“你..我可是包了很久耶,这种形状的东西很难包装的!”

“我知道啦。”心里有点莫名的小感动。

拆开一看,是大地英豪的电影配乐。我前一阵子对小田提过,说我怎么都找不到。忽然发现里面还有一张小卡片,用水彩画了一个可爱的娃娃。翻开背面,只有简单的祝福:

     ┌────────────────────────────┐

     │  可爱的小茜:                    │

     │                            │

     │        生 日 快 乐 !           │

     │                            │

     │                       小田^_^  │

     └────────────────────────────┘

“谢谢你。”我把礼物收下,心里却仍不免有些吃惊,他竟然真的记得我的生日。而我只跟他说过一次,那是在半年多前,我们第一次talk的时候,无意间聊到的。

小田拿起了一张menu,在背面空白的地方涂起鸦来,画了一些小恐龙的漫画逗我笑。聊了一会儿,天都快黑了。

回到他的住处之后,我觉得好困,就先在床上小憩一会儿,没想到一下就睡得不省人事。醒过来的时候,发觉小田在旁边很认真地对着电脑,不知在打些什么东西。

“你在key什么?”我坐起身问他。

“嗨,你醒啦?我在打报告。”

“噢。”

小田停下手边的工作,问我:“怎么样,还累不累?”我摇摇头。

“那我们出去吃东西?”

“好。”

生日的最后一刻,快过了。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