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二九)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21日讯】下班的铃声刚刚打过,同事们纷纷站起来关掉电脑的电源,收拾起桌子上的文件准备回家。

我把给警察写的那封7000多字的长信从电脑中调出来,加了几句话,说明这是我在父母被捕后亲手交到拘留所的一封请愿信。在收件人一栏中,我填上了销售部全体人员以及其他部门我认识的所有人的email地址,然后对着电脑沉吟了半分钟。我感到心里很紧张,手指上也渗出了冷汗,但还是按下了“发送”键。

第二天早上,在我骑车上班的路上,忽然间手机响了。

“喂,你好。”

“杨帆啊,我是张斌。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正在上班的路上,一会儿就到办公室了。”

“你先不要到办公室,直接到销售部第一会议室,我在那儿等你。”他说。

“好,一会儿见。”

我走进会议室的时候,看到张斌正独自坐在桌子旁,手里拿着我广播出去的信仔细看着。

“经理早,”我说。

张斌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杨帆,”张斌一边想一边字斟句酌地说,“我们认识已经快七年了吧,我一直拿你当兄弟看待的。你来公司的时候,我也在培训部,那个时候你才二十岁,聪明能干,嘴也特贫。我可以说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的信仰,也一直把它当作是你个人的问题,所以也从来都没有找你谈过。我想只要你自己注意安全就行了,而且我相信你会权衡利害的,没想到你会把这样的信扩散到全公司,这对你的安全是非常不利的。”

“经理,谢谢您。本来我做这样大的决定之前应该和你打个招呼的。”我说,“我们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彼此算相当了解了吧。因为你能力强,对下属要求又严格,同一个办公室的其他同事甚至比较怕你,但是我知道你一直很照顾我。也就因为这个吧,我知道如果和你打招呼,肯定会被你阻止,我就自作主张了。”我沉吟了一会儿说,“我当然也很在意我自己的安全,更在意我太太是否幸福,不过和真理相比,这些都只能放到第二位了。”

“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张斌说,“有许多事儿是没法讲理的。有的时候受了委屈,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我和咱们公司的这些人都一样,谁也不希望看你出什么麻烦。”

“我理解。有许多事情,在做决定的时候是很难的,其实这封信也许在去年七月份就应该发出去了,但是我也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权衡,也一直在担心,不过我从镇压发生的第一天起就知道我有一天会做这样的事情,即使不是发这封信,也会用其他办法把这些真心话讲出来,因为我是有信仰的人。”我顿了一下说,“我知道在许多人眼里,我们的行为他们不能理解,就好像我在94年游览罗马竞技场的时候也不理解基督徒的殉道一样,因为我那时候没有信仰。如果说不相信神的存在,那么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只要能这一生活着舒服,谁还管别人怎么样啊。但是我修炼了,也知道神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那么我的思维方式就完全不一样了。”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转眼之间到美国已经有两年半了,回忆起临行之前和亲朋好友告别的场景还清晰得宛如昨天。父亲到机场给我们送行的时候很沉默,我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什么是真正的“妻离子散”。
  • 接下来的事情顺利得难以想像。我和璐璐在美国大使馆的签证处一起拿到了签证。那个签证官甚至连“你为什么要出国”这样最起码的问题都没有问。跟我们聊了几句天儿,就准备撕小黄票让我们领签证了
  • 从劳教所出来,我有些沮丧地回到公司,习惯性地打开和国外功友联系的电子邮件信箱看看有没有当天要做的工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