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三二)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24日讯】又是一个星期没有父母的消息,中间姐姐又往里面送了一次衣服。

星期五的时候,我正在公司参加一个管理方面的培训,忽然接到父亲公司一位姓魏的主管的电话,告诉我父亲已经被释放了,问我可否去见一下他。

出租车沙沙地奔行在路上,外面刚刚下过一场春雨,气候温暖而湿润。我给璐璐打了个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我见到父亲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里坐着,只穿了一件衬衫,脚上是一双拖鞋。他的精神还不错。

“爸,你还好吧?”我说。

“还好,”爸爸说。

“妈呢?她没和您一起回来?”我问。

“没有,我也不知道她的情况。”

“你们不是关在一起吗?放风的时候能看到她吗?”我问。

“监狱里放风是在牢房后面的院子里,每间牢房的院子之间是隔开的。”

“哦,”我说,“他们打你了吗?”

“还好,在天安门的时候警察抢横幅时打了两下,进了拘留所后就没挨打。”

“他们审了你几次?”

“两次,也就是走走过场,警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妈是不是也快出来了?这可眼看着就十五天了。”

“也许吧,你们还好吗?”

“我们还行,就是担心你们。”

一位中年男子走进了办公室,看到我就和我握了握手,“你是老杨的儿子,是吗?”

“啊,我是。”我说。

“我姓魏,就是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人。”

“你好,”我说。

“老杨在我们公司也很多年了,”魏先生说,“一直是优秀党员。没想到这次给我们公司捅了个大漏子。”

爸爸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他也没干什么,”我说。“请愿上访也不算什么错误。”

“这个事儿比较复杂,我也不和你讨论对错的问题,”魏先生说,

“你五一放假期间能保证你爸爸不去天安门吗?”

“嗯,”我说,“放假的时候我会和他在一起的”。

“我想问你一下,你炼法轮功吗?” 魏先生说。

“炼啊,”我说。“炼了好几年了。”

“噢,这个……你等一下啊,” 魏先生离开了办公室,过了五分钟又回来了。他接着说道:“如果你也炼的话,我们还得重新安排。”他转头对我父亲说,“刚才我去后勤问了一下,他们有一拨人五一要去庐山,干脆老杨你就跟他们去得了。票我也给你订了,你赶快回家收拾收拾东西,今天晚上的火车。”

“哎,刚才不是说好五一让我陪着他吗?”我问。

“你也炼法轮功,你们俩谁看着谁啊?万一你们都去了天安门怎么办,把你爸爸从拘留所保出来的时候我是和他们签了协议的。保证他不去天安门。”

“我爸爸都快六十的人了,有独立民事能力的,您不觉得让您保证他干什么不干什么挺怪的吗?”

※※※
(待续)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张斌在离我三米多远的地方看一份文件。陈薇低声问我,“你没事儿吧。”
  • 我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希望我出事,就像我也不希望我的父母也被关进去一样,不过我非常敬佩那些有勇气说真话的人,他们并不是为了他们自己。
  • 下班的铃声刚刚打过,同事们纷纷站起来关掉电脑的电源,收拾起桌子上的文件准备回家。
  • 你们都知道《圣经》里面说善良的人会进天堂,邪恶的人会下地狱。其实每一种真正的正教都叫人做好人。法轮功要求修炼的人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修炼。我们尽量使自己的说话做事都符合这三个字的要求
  • 我和璐璐站在潭柘寺的正门前,请璐璐的两位瑞典朋友给我们合了个影,我让他们一定在取景时照下我身后墙上的八个字“法轮常转,佛日增辉。”
  • 我们报了父母的名字后,这个小伙子说“好像有点印象。”他随手拿过桌子上的一个本,查了一会儿说,“一个关在了24仓,一个是14仓,都是十五天拘留。”
  • 当天晚上,爸爸妈妈仍然没有消息。我打电话到岳各庄的派出所找管片民警陈光,他敷衍我一阵子之后,让我到丰台的拘留所去查一查。
  • 丹顶鹤又叫“仙鹤”,它的身影翩翩、姿容华丽,给予人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印象,尤其在日本积雪盈尺的北海道里,更觉出尘脱俗。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我和璐璐结束打坐睁开了眼睛,相视一笑。“璐璐,”我说,“我刚才打坐的时候忽然间明白个事儿。”

  • 宿舍楼下传来小孩子的笑声,同事们互相打招呼的声音,和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下班的时间到了。虽然我知道父母此去凶多吉少,但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有一个意外的惊喜,然而电话振铃了许久,一直无人接听。
评论